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郑落竹

寂静像深海,连落地灯都染上了沉郁的蓝。

南歌趴到书桌上, 侧着头, 微微向上看,虚无的半空像一块幕布, 地下城的岁月在那上面无声放映, 只有她能看见, 是黑白色的默片。

郑落竹长久的沉默。

他无法想象南歌是怎么熬过那些日子的,更没想过南歌会将这些告诉他。

伤口揭开是会疼的, 连皮带肉,鲜血淋漓。

终于,他无声地吐出一口气, 像在纾解压在心里的复杂, 又像下了某种决定:“南歌,你可能不知道, 其实在许愿屋里, 我和老板是有机会彻底离开的……”

南歌过了好几秒, 才懂他的意思,一下子直起身体,满眼都是不信:“不可能。我也在许愿屋里许愿离开了,可它说我的愿望不符合限定条件。”

“不是正常许愿, ”郑落竹解释, “是利用BUG弄出隐藏选项, 然后就可以选择‘彻底离开’。”

南歌:“BUG?”

郑落竹:“具体的我也说不清, 反正是我老板花大价钱买的情报, 卖情报的人当年就是靠这招提前离开的。”

南歌微微发怔。

郑落竹这才意识到什么,忙又宽慰:“你别多想,你进许愿屋那时候说不定还没BUG呢,不算错过。”

和自由擦肩而过,比永远被困还要痛苦,郑落竹真服了自己,深思熟虑,虑了个最差的开头。

“是你多想了吧,”南歌笑着摇头,“我没那么脆弱。你也说了,情报是你老板花大价钱买的,我没买情报的钱,这个机会离得再近,也不属于我。”

她的眼睛很美,淡淡的落地灯光映进去,像秋天吹落一地黄叶,有萧索,亦有平静接受命运的坦然。

“后来呢,”她问郑落竹,“既然有机会离开,为什么不走?”

“走了就不能许愿了,”郑落竹故作轻松,玩笑似的说,“我俩都舍不得那一个愿望。”

南歌想起对战提尔时,唐凛曾说过,他是被人许愿带进来的。

难不成……

“范佩阳的愿望就是带唐凛进来?”直觉告诉南歌,她猜对了,可理智又在一旁说,这简直太荒谬。

以范佩阳对唐凛的紧张程度,他护着唐凛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要放弃离开的机会,反而把人拉进这个鬼地方?

直到郑落竹坦坦荡荡点了头。

“但这是老板的私事,”模范员工·郑先一步表明立场,“别问为什么,问就是无可奉告。”

“……”南歌想送他一首安魂曲。

不过她不相信郑落竹说这些,只为吊她胃口。

四目相对,无言半晌。

郑落竹忍不住了:“你怎么不问问我许了什么愿?”

南歌叹口气:“你铺垫这么久,一共就铺垫出来两个愿望,你老板的还无可奉告……”

郑落竹抬手,委婉示意后面不用说了。

他现在就切入正题行了吧。

“我许的愿望是找人。”他答得利落,却没意识到,自己的语速带着不同寻常的快。

越是在意的,越想装得不在意。

南歌低声问:“找谁?”

“一个朋友。”郑落竹向后仰,整个人陷进沙发里,出神地望着天花板,“你要是不困,我给你讲讲我的事儿……”

南歌微怔,看他晦暗不明的侧脸,又顺着他的目光,去看天花板。

什么都没有。

那是只属于郑落竹的幕布,放着只有他能看见的过往。

“我小时候吧,一直以为自己是捡来的,虽然我爸妈一口咬定我是亲生,但我不信,”他说着,自己都乐了,“那时候傻,觉得亲爸亲妈哪能对我那样呢……”

“你别看我现在身强体壮的,小时候就是根儿豆芽菜,总吃不饱啊,还见天儿挨打,身上没一块好肉,夏天都不敢穿短袖,一穿老师就要问,一问就找家长,一找完家长回去我还挨打……”

“可不是小孩儿调皮爹妈打两下,”自言自语里,带着苦涩的调侃,“是能上社会新闻,被追问道德扭曲还是人性沦丧那种……”

挨饿,挨打。

南歌的童年离这些太远,无法想象。

“其实我爸妈挺般配的,一个好赌,一个酗酒,运气还都奇差,我爸是逢赌必输,我妈是做什么买卖都赔本儿,又不乐意给人打工……”

“他俩活得郁闷,还找不到别人撒气,就全往我身上招呼,我爸输钱了揍我,我妈喝多了揍我,他俩要是吵架,得,混合双打……”

“有次我爸一脚给我踹骨折了,我嚎得全楼道都能听见,后来是邻居一直敲门,他们才带我去医院,我怕再挨揍,就骗邻居和医生,说是我自己摔的……”

“南歌,”郑落竹轻轻唤了一声,抬起手臂搭在额头,一双眼睛完全藏进了阴影里,“都说小孩儿记性浅,我觉得不是,记不住是因为他们没那么疼过。”

南歌心里止不住地颤。

她没办法将这些和郑落竹联系到一起,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小孩儿的影子,瘦弱,无助,拼命往前跑,却还是被追赶的黑暗吞噬。

她被困在地下城,尚能看见生机。

可一个孩子能依靠的只有父母,太绝望了。

她不想往下听了,除非接下来的故事里有神转折,有救世主,否则她承受不……

等一下。

【找谁?】

【一个朋友。】

“你别误会,我说这些不是和你卖惨,”郑落竹忽然看过来,换了轻快语气,“还是铺垫,我好像总是铺垫得比较长……”

南歌隐隐有预感,接下来就是那个朋友了。

“总而言之,他俩除了揍我,基本不管我,我饿不行了就去邻居家蹭饭,算是吃别人家饭长大的。然后呢,邻居家也有个小孩儿,和我同岁,我俩算发小儿,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在一个班……”

“我家这情况,小孩儿不知道,大人都门儿清,都不让自己孩子和我玩儿,就他,呆得不行,幼儿园就跟我屁股后面,小学就知道从家里拿吃的给我,初中更要命,自己拿了零花钱不花,攒着留给我,让我买文具买吃的,我不要他就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你到底是吐槽还是显摆,”南歌心里堵着的那块,竟在这连珠炮的“控诉”里,渐渐消失了,“别以为就你有发小。”

郑落竹很认真地问:“你们闺蜜也这样?”

“呃,哭着喊着非送钱的,我没遇见过,”南歌想了想,又严谨地补一句,“可能我魅力不够。”

“反正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郑落竹扯扯嘴角,“但我也不是白眼狼,人家那么对你,你也得有点表示吧?”

南歌好奇了:“怎么表示?”

“罩着他啊,”聊到光辉岁月了,郑落竹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腰板,“我初一就开始蹿个儿,加上实战经验丰富,打架横扫全校。那时候我爸妈都不敢碰我了,他们敢打,我就敢拿菜刀,再狠的也怕不要命的……”

南歌重新单手托腮,整个人放松下来。

或许连郑落竹自己都没意识到,一聊到他的朋友,他整个人都活过来了,生机勃勃,小老虎似的。

那个朋友像一束光,从过去照到现在,替年幼的郑落竹驱散黑暗,又支撑着现在的郑落竹不惧旧伤。

“我刚才说过他呆吧,初中更是,标准的书呆子,只知道学习,谁过来都能捏两下,我一天没看住,他就能让人欺负了,不是上学路上被揍,就是放学路上被堵,也不知道他对不良少年们咋那么有吸引力……”

南歌看着眼前初中就敢拿菜刀的“前不良少年”,决定还是不说破了。

“不怕你笑话,我初中没念完。”郑落竹苦笑,声音低下来,“初三时候我妈重病,我爸找亲戚借了一圈钱,最后拿着钱跑了,我妈死在医院,火化还是亲戚们凑的钱,给我家当亲戚也是倒了霉了……”

“后来你就不念了?”

“没钱啊,吃饭都成问题,怎么念。”郑落竹幽幽看向落地窗外,静谧深海,没有尽头,“我从那时候开始混社会,幸好亲戚们没赶尽杀绝,把那个小破房子留给了我,我就这么一天天瞎混……”

南歌:“你那个朋友呢?”

郑落竹:“继续读书啊,他那脑子干别的不行,学习可灵,回回年级第一,各个老师拿他当宝贝,我还念的时候,班主任三番五次找他谈心,希望他能远离我这个坏朋友……”

恐怕不只老师拿他当宝贝,南歌看着他那个嘚瑟劲儿,想。

“你不念了,不怕他再被欺负?”

“不能,离校之前我把那些蠢蠢欲动的挨个单独教育了一下,后来都挺乖。”

“……”怎么教育的南歌就不细问了。

一条深海鱼游到落地窗前,奇形怪状的,莫名有点丑萌。

郑落竹淡淡看着,声音放缓:“后来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他念高中,我混着,他读大学,我还混着,他家倒是一直没搬,高中的时候我们还能低头不见抬头见,大学就只有寒暑假能见几次……”

“他主动和你疏远了?”南歌不信,至少在郑落竹的描述里,她见到的是一个真诚得近乎可爱的人。

“别人不说,你自己不得有点自知之明吗,”郑落竹瞥过来一眼,像是在说你怎么那么幼稚,“高中有高中的朋友,大学有大学的朋友,你不能自己原地踏步,就非要别人总回头看你,没劲,还耽误人。”

郑落竹说得通透洒脱,南歌却听得伤感。

那个人会在高中、大学里认识新的朋友,这是必然,他的人生路在往前走,随时随地都有新的风景。

可对于在原地的郑落竹来说,他或许永远只有这一个朋友,却因为担心绊住对方脚步,将人生生推开。

“但是我现在后悔了,”郑落竹转过头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南歌,我特别后悔。”

南歌这才想起,郑落竹许的那个“找人”的愿望,一时全连上了:“他失踪了?”

“嗯,就在大四那年,”郑落竹垂下眼睛,肩膀跟着耷下来,“寒假的时候还来找我,让我去他家过年,我没去,后来他开学回校,五月份学校来消息,说人失踪了。”

南歌:“被卷进这里了?”

“我那个时候哪知道,”郑落竹笑一下,眼里却是涩的,“我就想着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失踪就失踪,什么痕迹都不留,我就偷偷跟着他爸妈去了他学校,他爸妈在明面,我在暗地里,连软带硬,所有能找的能问的人都问了,所有能查的地方都查了,一无所获,真就是人间蒸发……”

“那他爸妈……”南歌想问他爸妈后来怎么样,可问到一半,就哽住了。

那对好心给郑落竹一口热饭的邻居夫妻,平白失去了儿子。

她自己的父母何尝不是。

这么多年,她根本不敢想自己的父母过得怎么样……

“找了三年,后来就不找了,”郑落竹说,“他爸妈是老来得子,现在已经六十多了,不是不想找,是找不动了,也经不起一次次失望,一次次伤心了。”

偌大的世界,那么多的城市,每天都有人失踪。

他们的消失对于茫茫人海,微小得像粒尘埃,可对于那些爱着他们的人,却是末日坍塌。

南歌抱着的最后一丝侥幸,也随之湮灭:“鸮不是能篡改人的记忆吗,我闯前面关卡的时候,有一次在我认识的人面前被吸进来,再出去,她都没印象。”

“可能只有亲眼看见我们被紫色漩涡卷进去的人,才会被改记忆?或者鸮觉得有暴露风险了,才启动修复?”郑落竹无奈地耸耸肩,“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这个闯关世界,太多谜团了。

南歌压下苦涩,努力让思绪回到原本的话题:“你那个朋友,他在这里。”

她已经可以确定了,因为她从郑落竹的眼里,看见了光。

郑落竹点头:“从我被卷进来第一天,我就知道他在这里。”

南歌愣愣地眨下眼,这算什么,男人的第六感?

“没那么玄乎,”郑落竹料到南歌的想法,解释道,“我当年去他学校问的时候,他同学都说在三四月份,他就不怎么出现在学校了,一问就说在外面旅游,他那时候已经保送研究生了,既不需要找工作,也不需要打工实习,所以同学也没多想……”

“他那个时候就在闯关了。”南歌懂了。前面的关卡不像地下城,进去了就出不来,而是每天固定零点到凌晨五点之间开放,时间一到人就可以回到现实,只是每一关的位置不一样,需要各个省份跑。

“从失踪到现在,五年,”郑落竹笑了,一直从嘴角到眼底,“我还是把人找到了……呃,至少知道大范围了。”

南歌关心地问:“他在哪一关?”

郑落竹说:“不知道。”

南歌诧异:“不知道?”

郑落竹摊手:“在后十关里,活着——许愿屋给我的全部答案。”

南歌:“……”

这个闯关世界连人的记忆都能篡改,多给点线索会死吗!

“但是应该不在地下城。”郑落竹说,“我几乎把地下城所有的商铺、情报点问遍了,都没见过他。”

现实五年,地下城十年,闯关者换了不知几拨,他那个朋友,极有可能早就去了更后面的关卡。

南歌在心里叹口气。

自己倒是地下城“老人”,可郑落竹朋友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瘫痪了,对外面的情况一片空白,恐怕知道的信息还没郑落竹多。

但以防万一,她还是问了一句:“你有他照片吗?”

郑落竹愣了下,几乎是飞快地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递到她面前。

不是合影,就是那个男生的独照,大学正门前拍的,青春洋溢,笑起来一个梨涡,又暖又甜。

哪里呆,南歌心想,看着就比郑落竹聪明得多。

不等郑落竹问,南歌已经轻轻摇头。

的确没见过。

郑落竹不意外,他算过时间,那时候南歌已经受伤了,肯定对地下城的人员流动不再熟悉。

收起手机,他信心满满:“只要在这里,我就能把人找出来,这一关找不到,就去下一关找。”

南歌真心希望他能找到,刚想说些祝愿的话,却听见郑落竹叫了自己的名字。

“南歌,”他眼里带着自嘲的笑,“那年寒假他来找我的时候,你知道我说了什么吗,我说咱俩根本不是一路人,做不了朋友,别来找我了。”

南歌抿紧嘴唇,替郑落竹难受。

他怕被抛弃,所以先把对方推开了。

“但是现在,我知道我有多蠢了,”郑落竹定定望着她,“害怕失去,你就要好好抓着,这一次抓不住,下一次就要握得更紧。”

※※※※※※※※※※※※※※※※※※※※

来啦,今天摸摸竹子_(:з」∠)_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民国小商人玄学少女才是真大佬[重生]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村花小妻凶又甜BOSS作死指南重生之彪悍小军嫂致命偏宠他的情深似海影帝闺女又又又冬眠了小四,向着渣男进攻我们在梦里有相逢穿书后我成了全民女神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重生90甜军嫂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天降情缘,我和男神当邻居万春街在逃生直播中红遍全球她病得不轻宠你上天三分野懒人伊尔迷(猎同)顶流崽崽的妈咪又美又飒念慕满城大佬跪地叫我师傅
完本推荐: 继承罗斯柴尔德全文阅读重生之回到唐朝当王爷全文阅读校园最强修真全文阅读她病得不轻全文阅读修仙小农民全文阅读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全文阅读极道宗师全文阅读地狱门开全文阅读血狱魔帝全文阅读人皇纪全文阅读都市狂尊全文阅读最废女婿全文阅读我的师父是神仙全文阅读末世求生录全文阅读我的傲娇总裁老婆全文阅读我的都市修行路全文阅读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阅读我真有个首富老爸全文阅读顾先生与陆恶犬[娱乐圈]全文阅读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慢穿之璀璨人生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漫威的公主终成王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缔造我的第一豪门我系统的画风不太对长生天阙资本江湖的最后一个大佬电影黑科技孙猴子是我师弟御兽诸天武映三千道绝品小神医唐朝小白领婚期365天桃源小农民美味仙姬万古第一仙宗重生浪潮之巅我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开局就杀了曹操重生九零做团宠兵王归来Re,骨傲天屠戮的我桃源兵王虚无衍生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我在贞观开酒馆迷踪谍影重生世子爷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