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文具树

夜游怪的出现,让战场出现了对峙局面, 可这对峙源于“意外”, 而不是“实力”。

再说明白一点,只和提尔自己的情绪波动有关。

而现在, 他眼中的烦躁正在一点点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平静, 和轻蔑。

“我不喜欢投机取巧的人。不管你是怎么把它带进来的,又用了什么手段让它听话, 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显得与众不同,让我给你通过,恐怕要失望了。”

唐凛无辜地看他:“我从没说过自己与众不同, 你非要强调一遍, 看来是真有点打动你了。”

“……”无言对视两秒,提尔反倒坦然了, “是有点特别, 但还不够。”

短短九个字, 一人一狼就被判了死刑。

唐凛不再多费口舌。

身上的疼又卷土重来,他在意的却是绑在小腿的短刀,那是范佩阳让他用来防身的。

隔着长裤看不到,但每次动腿, 都知道它还在那儿。

和提尔硬碰硬毫无胜算, 所以这刀只能出鞘一次。出鞘, 就要通过。

狼影感觉到提尔的杀意, 弓起背, 拉出凶狠长嚎:“嗷——”

狼嚎在车厢里久久回荡。

提尔眨眼功夫就到狼影面前,抬腿就是一脚。

狼影散成黑雾,让这一脚提空,而后又迅速凝聚,猛地咬上敌人刚收回的右腿。

提尔嘴角冷冷一勾,对这撕咬毫不在意:“还没有夜游怪敢在我身上留牙印,你走运留了一处,应该见好就收的。”

语毕,他左腿已照着狼影狠狠踢去。

“嗷呜——”

狼影痛叫着,被踢飞到车厢尽头。

唐凛心里一疼。

你倒是松口啊。不松口就不能变回黑雾,必然挨这一下,挨完了你不乐意松口也得松,亏不亏,傻不傻。

然而心疼没影响他的攻击速度。

这是狼影用自己给他换来的机会,错过就没了。

趁着提尔还没把目光从狼影那边收回来,唐凛拔出短刀,一记横切,目标就是提尔最脆弱的脖颈。

两次下手,都是脖颈,都是杀招,因为对待强大的敌人,不遗余力才可能活命,手软,就等于送自己下地狱。

观战者在唐凛出刀的一刻,不约而同屏住呼吸。

提尔还保持着偏头姿势,这一刀绝对躲不过!

可下一秒,他们就知道了,这世上没有“绝对”。

提尔看也不看,居然抬手稳稳抓住唐凛横切过来的小臂,用力一折!

“咔——”

所有人都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唐凛的脸色刹那间白得像纸,可他皱紧了眉头一声未吭。

刀从手中滑落。

提尔用另一只手接住了,轻声道别:“再见。”

没半点迟疑,刀尖冲着唐凛心口扎下去。

忽然,一抹黑色狼影凌空而来,生生替唐凛挡了这一刀。

整个刀刃刺入狼影腹部。

“嗷——”

嚎叫声没有疼痛的凄厉,竟然还在威吓敌人。

提尔眼里毫无波澜,手上未停,一刀划到底。

只是一团黑影,狼的轮廓罢了,然而所有观战者都好像看见,一头骁勇的狼,正被开膛破肚。

还是用唐凛的刀。

狼嚎声渐渐弱下去,最终没了动静。

提尔将挂在短刀上的狼影甩下去,就像在甩一张兽皮。

唐凛红了眼,仿佛忘了自己刚折断手臂,弓起背,蓄满全身力量,用同归于尽的凶狠扑向提尔,也像一头疯狼!

提尔持刀的手微微握紧,不介意再开膛一个。

就在这时,被甩到地上的狼影,散成黑雾,细看,扩散开来的黑雾里,有零星的颗粒在闪紫光。

提尔怔住。

死去的夜游怪散成雾,彻底消失,这不奇怪,但怎么会有紫光……

“咻——”

原本扩散着的黑雾突然汇聚,一刹那就凝成了一条细细的黑色雾带,夹着奇怪的紫光,直奔唐凛而去。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无论是唐凛,还是提尔。

那雾带已经像条蛇一样,钻进了唐凛手臂。

就是骨折的手臂。

也是猫头鹰图案的手臂。

雾带消失得无影无踪,猫头鹰图案却开始疯狂闪烁。

唐凛只觉得一股灼热的力量席卷全身,下一刻,脑中忽然浮现一棵文具树。

他抬不起骨折的手臂,却可以用意念清晰看见这棵文具树,和树根处的永久性文具——

[狼影幢幢]

唐凛全神贯注,动心起念。

透明墙内忽然被一块块黑色雾影席卷,它们流动而密集,就像无数个狼影簇拥着,重叠着,充斥了整个战场。

观战者看不见战况,提尔也被剥夺了视野。

唯有唐凛,在这密不透风的黑雾里,看得竟愈发清晰,犹如秋日望平川。

不给提尔任何适应机会,他抬起没受伤的手,一把抓住提尔手腕,不夺刀,直接扭转方向,让他自己刺自己。

提尔猝不及防。

他全部心神都在这突发的变故上。对战区是绝对不可能用一次性文具的,这不是他的规矩,而是首节车厢的设置,所以唐凛用的只可能是文具树。但在几分钟之前,他还根本没有文具树!

一连串的思索让提尔更加混乱,什么防御、感知都迟钝了,等回过神,刀已碰到脖颈。

提尔别无选择,只能抬另外的手臂去挡。

刀刃划过小臂。

挡这一下,足够提尔反击了,他手腕用力,直接挣开唐凛钳制。

唐凛被震开的手疼得近乎麻木,和另外一条骨折的手臂一样,都接近废了,可提尔连伤都没伤到,只被划破了袖子。

再没机会了。

唐凛比谁都清楚。

悬殊的敌我差距,让提尔根本不必视野清楚,依然能轻易夺取他性命。

提尔也清楚。

可他不想做了。

“通过。”

观战者们还对着一片黑雾懵逼,就听见雾里传出简单明了两个字。

然后,声音又没了。

提尔不说话,唐凛也不说话,黑雾还在。

静默数秒后,又是提尔的声音,只是比刚才高高在上的“通过”,多了一丝不情愿:“不管你用的什么,收了。”

“谁先说话谁就输”的较量,提尔,败。

黑色雾影消失,但没散,而是聚成一个狼影,围着唐凛脚边一个劲儿的蹭,讨奖励似的。

唐凛想给它个笑,可眼底漫起的却是水汽。

文具是他操控的,没人比他更清楚,这只是一个影子,摸不到,碰不着,真真正正的一片雾。

轻轻呼出一口气,唐凛压下眼里的灼热,重回冷然。

文具效果解除。

黑影散成细雾,钻回唐凛手臂,猫头鹰图案随之一闪。

所有人都看懵了。

刚刚夜游怪明明就死了,怎么一个眨眼就死而复生?还复生到唐凛身体里了?后来的漫天黑雾又是怎么回事,一只夜游怪可绝对搞不出这么大的“黑幕”。

相比之下,提尔被割破了袖子,反倒不算惊奇了。

提尔同样有疑问,可他不用自己想,直接上前捞起唐凛骨折的手臂,点开<文具盒>。

唐凛疼得呼吸一滞,额头立刻冒出汗珠。

但下一刻,他和提尔一样愣了。

<文具盒>里,文具树的树根处的确解锁了第一个永久性文具[狼影幢幢],但却不是他原本的那棵文具树,而是在旁边又长出来一棵新的,解锁出文具的是这第二棵新文具树。

至于原本那棵,仍顽固地坚持着只散叶,不结果。

唐凛抬头,疑惑地望提尔,等一个解释。

结果提尔抬头,同样的眼神望他。

“不要告诉我你也不懂。”唐凛淡漠的眼里,一片嘲讽。

提尔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他会和透明墙外那个虎视眈眈的家伙凑到一起了。一个重压迫,一个轻嘲讽,两个极端,却殊途同归,都是轻易就能让人很不爽。

“夜游怪,本质上是一种能量体,所以它才能以实体和雾的两种形态存活。但实际上,能量的存在形式绝对不止两种,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让它认准你,但很显然,它现在就在你的身体里,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存活。”

提尔说得清晰笃定,其实只有“夜游怪是能量体”是确定的,其余都是他的推测。但被一个闯关者嘲讽,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必须拿出权威……

唐凛:“你也是半猜半蒙。”

权威坍塌。

唐凛低头看向那个文具,声音里蓦地掠过一霎温柔:“但应该接近事实。”

狼影还陪着他,这次不用沾他衣服上了,直接就在他的身体里。

从今以后,去到哪里,都带着你。

“我原本的文具树还会开吗?”唐凛抬起头,直视提尔。

原本的?

观战者们面面相觑,什么意思?

“我也想知道,”提尔这话没作假,“关卡开放这么多年,还没遇见过拥有两棵文具树的闯关者。”

唐凛:“‘关卡’是单指这一关,还是上面都算上。”

“都算上,所以……”提尔放轻声音,一字一句,像祝福,更像威胁,“你,千万别给我死。”

说完,他抬手在半空中点了几下。

应该是有投屏的,可这一次,只有他自己知道投了什么界面,观战者们只能看见他点击空气。

随之,一道淡金色光芒笼罩唐凛。

观战者彻底惊呆了,治愈性文具?这售后服务也差太多了吧!

唐凛毫无防备,舒服的温暖感已流遍全身,所有伤痛被悉数带走。

光芒散尽,唐凛就像在清晨苏醒,日光明媚,神清气爽。

透明墙消失。

观战者们一下子活了。

五五分:“真有两个文具树?”

和尚:“快让我看看……”

周云徽:“你藏得够深啊,夜游怪都带进来了。”

探花:“能不能透露点方法,也让我复制一下成功经验。”

崔战:“你他妈打架怎么比我还疯,不过我喜欢……”

唐凛没理好奇宝宝们,直接走到范佩阳面前。

范佩阳已经坐下了,脸上没任何表情,也不看唐凛,好像刚刚站在那里,几乎要用眼神把透明墙烧穿的人不是他。

可就在他站过的位置,地上一滴不起眼的红。

那是顺着他右手滴下来的,砸到地上,一朵细小血花。

唐凛去抓他放在大衣口袋里的右手。

范佩阳一闪,不是躲,是拒绝,眼里结了寒冰,周身气压低得能伤人。

唐凛知道,他生气了。

换位思考,自己也会气,那种明明近在咫尺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能把人逼疯,他懂。

但重来一次,他选择不变。

抬手臂点了两下。

同样的淡金色光芒,笼罩范佩阳。

手上的疼痛顷刻消失。

是<[幻]镇痛止疼>。

范佩阳不可置信抬头,发誓唐凛绝对在挑战他的怒气极限:“你对我用幻具?”

一点小伤,唐凛竟然把唯一的治愈性幻具就这么用了。

唐凛挑眉:“你的质问有点模糊,是给‘你’用不对,还是给你用‘幻具’不对?”

范佩阳:“……都不对。”

没有咬牙切齿,已经是范总最大的修养。

唐凛浅笑,声音像鱼儿跃出水面,不安分的顽皮:“我已经用完了,你该早点说的。”

范佩阳:“……”

趁着范总搜肠刮肚找反击,唐凛出其不意伸手,成功将对方藏在口袋里的手逮捕归案。

果然,掌心破了,这得是拳头攥得多紧。

<[幻]镇痛止疼>可以麻痹痛觉,却没法真正疗伤,不过这点小伤,也的确不用处理,伤口已经自己凝住了。

范佩阳压着心里濒临喷发的火山,等待唐凛自己反省。

唐凛放下他的手,抬起眼,认真严肃:“你浪费了我一个幻具,不把提尔打趴下,是不是说不过去?”

※※※※※※※※※※※※※※※※※※※※

范总真是被吃的死死的啊…有小伙伴说,想象不到唐总这么强势,当初范总怎么伤的唐总。你们要知道,当初唐总带着感情嘛,人一有感情就有了软肋,哪像现在,唐总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2333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强势逆袭璀璨帝国:千金不换我五行缺你宠你更胜一筹撑腰重生女配重征娱乐圈[重生]悲催女配奋斗史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荣光[电竞]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对象了致命偏宠带着城市穿七零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家教)Crossover Region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重生之炮灰逆袭路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我老公是重生的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天才基本法雷古留香老婆大人有点暖
完本推荐: 元龙全文阅读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全文阅读满庭芳全文阅读最强修仙小学生全文阅读飞升之前全文阅读那么大条白素贞全文阅读权魂全文阅读末世虐杀游戏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契约军婚全文阅读修真高手在校园全文阅读女神的逆天狂兵全文阅读剑神归来全文阅读荒古神域全文阅读她病得不轻全文阅读混沌最强者全文阅读红色国度全文阅读校园修仙武神全文阅读苗疆道事全文阅读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独步成仙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御天武帝轮回乐园妖龙古帝神都猛虎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平步青云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踏星禁区之狐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星球大战:白银誓约林羽江颜绝品小神医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洪荒:求求你,创建截教吧!江山谋之锦绣医缘全世界在追杀我霸天武魂狂少归来六耳万古妖尊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绝世神王在都市乱晋我为王红楼:混世大魔王重生之我是皇帝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