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回收室

众守关人正议论纷纷, 9/10低沉出声:“与其担心那些偏离路线的,还不如多关注一下主战场。”

“主战场?”8/10立刻去看角斗场画面, “一切正常啊。”

7/10附和:“不管是他杀掉999, 还是他被999杀掉,都在合理闯关范围内。”

5/10以为自己听错了,斜眼看他:“你真觉得那小子能杀掉999?”

7/10耸肩:“硬拼战斗力当然没可能,但万一小少爷心软了呢?”

6/10莫名其妙:“人家少爷过来就是找乐子的,为什么要心软?”

“我不知道,”7/10真诚摊手, “我就是觉得在这帮家伙身上发生什么怪事都有可能。”

6/10:“……”

竟然好有道理。

“你们每次讨论工作都是这样散漫吗,”波瑞阿斯以手撑头, 揉了一下额角, 心累地将马上就要跑偏的话题重点扯回来, “神庙里的闯关者再折腾,也不可能找到回收室, 这是一场注定徒劳的偏离。相反, 决斗场里的闯关者身体素质异常高,并且你们早就发现无法查看他的文具树,这难道不更值得我们警惕?”

“我们警惕啊,”维达环顾一圈同事, “对吧,要不为什么我们今天准时上岗, 阵容整齐!”

众守关人:“……”

不是为了看热闹吗??

但是波瑞阿斯的话也不是全没道理。神庙那边虽然人多, 看着气势汹汹, 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突破。

顾问室的目光,重新聚焦到角斗场后方……

七座神庙。

从神庙2出发的唐凛,最先去了离得最近的神庙1,然后神庙3、4、5、6这样一个个跑过去。

经过实地查看,他可以确定这六个神庙是一模一样的,一样的结构,一样的建筑材质,一样的壁画,以及除此之外,一样的空荡。

唐凛甚至特意比对了壁画的内容和局部细节,都没发现不同。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最后一座神庙。

唐凛脚下未停,直接冲了进去。

“唐队——”大四喜、骷髅新娘、江户川、佛纹,看见唐凛就感觉看见了黑暗里的曙光,还是金光闪闪那种。

“我们就差把庙拆了!”骷髅新娘靠在自己的[白骨战士]身上,累得都快小鸟依人了。

“别急。”唐凛说。

他其实一筹莫展,紧绷的神经早就在争分夺秒,可他不想把这些负面情绪传给本来就沮丧的四人。

唐凛冷清的声音是最好的镇定剂,四个伙伴内心的焦躁稍稍舒缓。

唐凛不再多言,迅速走到壁画面前。

还是和前面六座神庙一样,画满了这个方位的一整面墙,但画的内容不是完整一幅,而是分散成许多独立的情境、故事。

基本都是各种灾难,火山,洪水,地震,海啸,大地像怪兽的嘴一样开裂,又被上升的海平面汹涌吞没。

每个灾难里都有人。

有的是一个,有的是一群,有的惊慌失措,四下逃窜,但更多的是战士,他们就像被赋予了超级力量的天神,英勇无畏地同这个倾覆的世界搏斗。

“果然还是画的问题吗?”佛纹凑过来。

“丛越在天空城一对一的时候,战场是一座教堂,彩绘玻璃上也是这些画。”唐凛说,“我不觉得这样的画反复出现是一种无意义的巧合。”

江户川说:“也许就是设计师的个人偏好?”

“就算是偏好也该有灵感出处,”唐凛说,“比如很多关卡里的战场,都是模仿我们的城市和环境。”

但这些画里面,除了灾难是和地球共通的,其余不管是人的穿着、各种怪异的动植物,还是偶尔掺杂着现代科技感的建筑和器具,都无法和地球历史知识体系里的任何一家神话传说对上号,更别说好几处还有星球乱入,就像宏观宇宙景象的碎片一角。

“靠,”江户川在唐凛的若有所思里,突然开窍,“这该不会是……”

不会是K星自己的“神话传说”或者“历史故事”吧!

“我就是这么想的。”唐凛先前只是存疑,可在一座座神庙看过来之后,这样的念头愈发清晰。

“但这还是没用啊。”江户川再度沮丧,他们是来找死亡空间,又不是来观摩K星历史。

不料唐凛忽然问:“小江,你们闯1/10是时候,遇到的地铁密室是北欧神话相关吗?”

江户川愣了愣:“是……但为什么问这个?”

既然是一样的密室,那就是一样的谜题了,唐凛抬头望着一整面的绘画墙:“那你还记得,是怎么发现纳吉尔法船板藏在黄金柜子下的大理石地面里吗?”

江户川醍醐灌顶,是刮掉了“诸神的黄昏”那幅油画表层的颜料,露出了被覆盖在下面的另一幅油画“黄金柜子”:“颜料覆盖颜料,刮掉表层就能显露真正的秘密!”

大四喜、佛纹、骷髅新娘:“……”

他们当年可能闯了一个假的1/10,为什么完全没记住!

“其实我没有任何根据,完全是病急乱投医,”唐凛赶紧给江户川打预防针,不然这位伙伴都要提前为胜利欢呼了,“但是现在也只能想到什么就尝试什么了。”

“唐队,你别保守,把你所有能想到的都和我说,”大四喜一步跨上前,“来!”

唐凛莞尔,却一秒不耽搁:“继续文明搜索和直接定向爆破。”

[幸运抉择]。

大四喜:“定向爆破!”

唐凛:“比对每座神庙差异和定向爆破?”

大四喜:“定向爆破!”

唐凛:“敲打砌成神庙的每一块石头寻找机关和定向爆破?”

大四喜:“定向爆破!”

佛纹:“不是,为什么每一次抉择里都有定向爆破?”

唐凛:“因为范总特别想。”

佛纹、大四喜、骷髅新娘、江户川:“……”

那个男人已经是人间凶兽了真的不需要你再这样宠啊,给人间留一条活路吧!

“刮掉壁画和定向爆破?”唐凛问了最后一个。

大四喜沉吟两秒,终于给了不同抉择:“刮掉壁画。”

十秒后,经由南歌的[余音绕梁],每一座神庙的伙伴都接到了“刮掉壁画颜料”的任务。

一分钟后,隔壁神庙6的五五分携带[兵器库]迅速抵达,火线支援神庙7这一最被寄予厚望的重点区域——他在8/10消耗的大量精神力,进入9/10后稍稍恢复了些许,虽仍在警戒线徘徊,弄出六把“冷兵器”还是不成问题的。

四分钟后,人手一把巨型刮刀的六位伙伴合力,在高效协作下,率先将神庙7的壁画刮了个干干净净。

表层壁画下面并没有第二幅画,剥掉颜料,露出的是整齐石块。

但,在整面墙的最右下角,几乎要贴到地面的石块上,一个不起眼的小猫头鹰图案,灰蒙蒙的,像颜料褪了色。

六人面面相觑,骷髅新娘几乎掩不住脸上的欣喜:“真被我们找到了?”

唐凛觉得是,但还不敢下定论,微微抬头:“南歌,你让其他神庙重点刮壁画右下角的部分,看颜料后面有没有一个灰色的猫头鹰图案——”

很快,南歌的反馈陆续传回唐凛耳内。

“队长,神庙4已经清除完了壁画整个右半部分,什么都没发现……”

“神庙1在右下角区域没发现……”

“神庙2没有……”

“神庙3……”

“神庙5……”

“神庙6没发现。”

神庙7的几个伙伴屏息等待,直到看见唐凛一次次摇头,最终给出三个字:“都没有。”

大四喜、骷髅新娘、佛纹、江户川眼睛发亮,就连五五分都不淡定了:“绝对就是这里!”

唐凛轻点下头,谨慎上前。之前刮壁画的时候都是用工具,而现在,是他第一次伸手去摸那个图案。

碰到微凉石壁的一刹那,小猫头鹰猛然发亮,灼灼放出紫光。

可接下来并不是死亡空间打开,而是响彻整个神庙的刺耳机械音——

“警告,警告,检测到非法能量试图开启回收室,请守关者立即前往查看!”

“警告,警告……”

尖锐的警报声让人头皮发麻。

“什么回收室?”骷髅新娘懵逼,“不是死亡空间吗?”

“应该是试炼区的叫法,”江户川着急道,“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打开,我们没有正规权限!”

佛纹:“那该怎么办?”

难不成还像电视里那样偷个指纹、虹膜啥的过来扫描?就算能,时间也来不及了啊,守关者早在提刀过来的路上了。

“非法能量入侵……”唐凛玩味着警告里的这几个字,眼底慢慢冷静,下一秒,勾起嘴角,“那就一侵到底。”

“南歌——”VIP队长突然抬头,隔空呼唤自家伙伴,“让所有人都来神庙7,以最快速度!”

从现在开始,他们都是破坏狂。

顾问室。

众守关人这次不再默默回头,而是全体彻底把椅子转过来,面对着9/10的背影坐。

【神庙里的闯关者再折腾,也不可能找到回收室,这是一场注定徒劳的偏离。】

……你的特殊能力是[百分百放话被打脸]吗!

“找到了又怎么样,”9/10终是扛不住后背的灼烧,绷住最后一丝深邃忧郁的气质,缓缓转过身来,直面惨淡的打脸人生,“警报已经触发,他们没机会了。”

众守关人:“你确定还要放话?”

9/10:“……”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在投屏里炸开。

众守关人心中一震,再不管9/10,纷纷回头去看大投屏。

迅速集合到神庙7的二十一个闯关者,已经开始对墙上的小猫头鹰标志展开惨无人道的攻击。

[高级破坏狂]。

[高级狙击者]。

[火焰喷射枪]……

攻击方向的文具树火力全开,佛纹的[战意]和大四喜的[我是你的幸运星]全线加持!

五五分得到一个VIP队长赠予的<[幻]我真怕>——全称:我认真起来自己都怕;效果:三分钟内状态爆棚——瞬间完美复活,精神力犹如火山喷发,又如江河入海,轻轻松松从[兵器库]里拿出无数重火力,给非暴力方向文具树的伙伴,人手一把……不对,一架,一台,一座!

“砰砰砰——”

“突突突——”

“呼啦啦——”

“砰——轰隆!”

枪声,火声,爆破声,明明应该是自取灭亡的疯癫,可硝烟里的每一张脸上都没有末日的狂欢。他们是那样清醒,那样坚定,那样明确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为什么拼上性命。

这帮家伙就是想轰开回收室,救人。

这一点,顾问室里没有一个人还会再怀疑。

作为试炼区的一员,他们此刻应该思考的是,这帮家伙哪里得来的情报,谁泄露了回收室的信息?他们应该做的是,立刻告诉上面情况紧急,再不出手阻止就晚了。

可真正的情况是,他们只能对着投屏静静发呆。

听着子弹和炮火声,还有自己动容的心跳。

当了那么长时间守关人,他们见过太多太多为了活下去拼命通关的闯关者,也见过为了狂热的所谓“真相”,在关卡里横中直撞自寻死路的闯关者,这些人或许出发点不同,但殊途同归,终极追求都是解脱——逃离或者推翻这里,让自己获得自由。

但还从来没有哪一个或者哪一群人,像他们这样莫名其妙,自己还没着落呢,就先不管不顾地去“救”别人。

【全体顾问请注意,全体顾问请注意——】

比先前更紧急的联络音,打断了众守关人思绪。

【9/10关卡突发紧急情况,回收室入口遭到破坏性能量攻击。闯关者人数众多,请全体顾问立即前往关卡内指定坐标点进行阻止,必要时可以将闯关者全部处理。】

众人错愕。

说是“阻止”闯关者,其实就是让他们去“剿杀”,没来由的抵触情绪几乎让顾问室瞬间哗然。

潘恩:“太滑稽了吧!”

希芙:“为什么要我们去?”

5/10:“运营部呢?”

索贝克:“而且我们也没有进入9/10的权限啊。”

9/10从吧台起身,对于征召令毫不意外:“据我所知,新运营部从接手那一天开始,就没有守关人进入过关卡,”他重新整理压低针织帽,眉峰冷峻,“也就是说,他们更像这些贵宾的客服,而我们,才是真正拥有实地进入关卡、直面闯关者经验的人。”

7/10:“那权限呢,我们只有进入自己关卡的权限。”

【9/10权限已向全体顾问开放——】联络音就跟算好了时间似的。

波瑞阿斯微微侧头:“现在还有问题吗?”

众守关者看着明显跃跃欲试的同事,愈发不爽,故意道:“有,你无论什么季节都捂这么严实不觉得很怪异吗!”

波瑞阿斯从容地整理一下针织帽,目光沉静:“我怕冷。”

众守关者:“……”

“唰——”

一束光从顾问室的天花板上射下,这是试炼区并不开放的紧急传送通路,光源半径很宽,落下的光影可以容纳十数人。

众守关人进入光芒之中,陆续站定,才发现还缺一人。

希芙看向仍站在投屏前的同事,不解出声:“提尔?”

提尔像是才回过神,转身走过来,和大部队汇合。

“怎么了?”得摩斯其实有点猜到提尔的心情了,毕竟自己也多少有那么一点不舒服,所以没再出声,只悄悄用口型问,不想处理他们?

提尔没接话,反而提了被顾问室忽视半天的另外一条线:“角斗场。”

得摩斯愣住:“角斗场怎么了?”

传送完成前的最后一刻,提尔把切换到角斗场的投屏拖到了光芒前,但传送光太刺眼了,众人几乎看不清战场画面,只来得及听见Guest.999一声错愕的质问——

“你的鸮系统标识呢?”

众守关人:“……”

又发生了什么?能不能让他们省点心!

角斗场。

霍栩被Guest.999强制性地压在地上,他身上伤痕累累,眉骨已经破开,流下来的血被他蹭了又蹭,才没糊住眼睛。

饶是如此,他却仍在奋力挣扎,像不知道疼一般,拼了命地掀翻Guest.999。

Guest.999差点被他挣脱,立刻更凶狠地擒住他的胳膊,膝盖用力抵住他的腰,以自己整个身体的重量压上去,才勉强按住霍栩。

“我问你话呢——”

纠缠这么久,Guest.999已经很不耐烦了,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为了逼疯他而存在的,从头到脚都透着诡异,偏偏沉默得要死,刚刚他是真的不想玩了,最后几下就是奔着要这家伙命去的,可在马上得手时,让他看见这家伙手臂上没有属于闯关者的标识?

“刺啦”一声,Guest.999彻底撕掉霍栩手臂上已经残破的袖子,露出伤痕遍布,却唯独没有猫头鹰图案的手臂,俯身贴近霍栩后背,一字一句:“你到底是谁?”

霍栩对着地面喘粗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打不过Guest.999,虽然不想承认,但对方强悍到不可思议的身体素质,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所以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来着?

对,不是打败客人,是拖延时间,拖到那些家伙来,那些非得勾肩搭背管他叫……伙伴的家伙。

“轰隆……”

角斗场后方的噪音仍在源源不断飘过来,偶尔仔细听,霍栩甚至能分出哪个声音来自哪个文具树。

这是找到了正强攻呢,还是没找到准备把神庙都轰了?

希望是前者。

“霍栩。”就在999也被噪音牵引了注意力的时候,霍栩突然出声。打到现在,第一次报名。

Guest.999愣了一下:“或许?什么意思?”

霍栩说:“我的名字。”

Guest.999以为就是“或许”两个字,将信将疑:“你别是随便编了一个吧……”不对,999突然回过神,又威胁性地别了一下霍栩被钳制在背后双臂,“你现在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本少爷不想知道了,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没有闯关者标识。”

“很简单,”霍栩说,“因为我压根就不是闯关者。”

一直沉默的家伙突然有问必答了,Guest.999差点没适应过来:“你不是闯关者?”

“应该说不是正规渠道的闯关者,”霍栩说,“我是被人在许愿屋里许愿拉进来的,没有闯过前十三关,直接进了后十关,所以我身上没有任何闯关者标志,但这不影响我闯关。”

霍栩并不想和一个要杀自己的人分享惨淡身世,索性借来自家队长的“履历”用用。

“还是不对,”Guest.999犀利地眯起眼,“你的身体素质根本就不是他们那一类,”他几乎整个人压到霍栩后背上,贴近霍栩耳边说,“我怎么觉得你和我们更像一类人呢?”

吹在耳后的热气,让霍栩浑身绷紧。

“但也不对,”Guest.999微微摇头,“你身上好像有两种能量气息,一种像我们,一种却又真的很像那些虫子……”

霍栩最后一根忍耐的弦崩断。

精神力不受控制地在体内炸裂!

Guest.999察觉到了危险,却还是没来得及躲,因为对手的攻击就像死前最后的反扑一样,能量全部释放根本没留任何退路。

滔天水浪,灭顶而下。

两个人被瞬间冲开,淹没在前所未有的巨大水浪里。

良久,水浪才退散。

被冲到很远的Guest.999,狼狈从地上起身,一连咳了好几下,才把呛的水都咳出来。

霍栩比他好一些,毕竟是自己的水,熟门熟路,甚至水流还帮他冲刷掉了脸上、身上的血渍,不过脸上也只干净了几秒,眉骨又开始微微渗血。

Guest.999定定看着霍栩,也不甩水珠或者整理发型了,就那样看着,像是忽然冲破了困扰多时的桎梏,参透了奥秘,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我很小的时候听过一个故事……”

霍栩对他的故事没兴趣,但如果这个故事会消磨很长时间,他愿意捧场。

Guest.999不疾不徐:“有这样一个地方,就是抓一些虫子进来,通过某种方法让他们强壮,强壮到可以和人打架,然后再找一些需要提升战斗力的人,到这个地方来试炼,其实通过和虫子打架来训练,当然,虫子总是很弱的,所以损耗率很高,就要源源不断的补充……”

“然后呢,为了保证这个地方的运行,还会有一些工作人员在这里服务,结果有一天,一个工作人员竟然喜欢上了虫子中的一个……”

Guest.999微妙停顿:“到此,是这个故事的公开版本,”他似笑非笑,“你还想听后面吗,那个只有权力上层的少数人才知道的后续?”

霍栩握紧的拳头,指关节已泛白,他拼尽全力,却还是克制不住微微颤抖。

“那个品味独特的家伙竟然和虫子有了孩子。”Guest.999语调上扬,像在讲什么奇闻,“我当时完全不信,人喜欢上虫子已经非常非常奇怪了,和那种低等生物怎么可能还有孩子呢,就是生出来了也是怪物……”

“后来那个孩子一直没找到,也就没人再说这件事了。”Guest.999目不转睛看着霍栩,“现在我知道那个小怪物被藏在哪了。”

霍栩的世界仿佛混沌下来。

角斗场模糊了,神庙的爆破声也模糊了。

“我在这里先道歉,因为我今天才发现,小怪物还挺可爱的。”Guest.999难得认真地说。

神庙。

密集的火力攻击让警报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尖锐。

又一个[高级破坏狂]的定点爆破之后,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猫头鹰图案所在的石壁右下角完全坍塌,露出一个大洞。

还没等众伙伴上前查看,就听见新的机械音,没了警报的尖锐,更像是没有任何感情的系统通知——

“入口被损坏,回收室已开启。”

声音刚落,整面墙倏地消失,连同右下角被他们轰碎的石块,都一并不见踪影。

大洞,变成了宽敞开阔的入口,不过仍然有一层薄薄的紫光,遮挡着里面的景象。

众伙伴刚要踏入,背后突然亮起强光。

他们下意识回头,就见一众守关者在光束中落地。

众伙伴呼吸一滞,之前的警报一直在让守关者尽快过来查看,这是终于到了。

怎么办?

当然是争分夺秒啊,这都胜利在望了,绝对不能功亏一篑!

守关人们视野刚清晰,就看见众闯关者一个转身,埋头就往回收室里冲。

“你们给我站住——”潘恩一声厉喝。

喝完了,闯关者们也都冲进回收室了。

9/10皱眉看他:“为什么光喊不用能力阻止?”

潘恩像是才反应过来,眼中划过一丝茫然:“对啊,为什么?”

9/10:“……”

你问谁呢!

回收室。

众伙伴一头扎进来,然后,就没了声音。

无数闯关者密密麻麻悬浮在半空,什么姿势都有,平躺着的,垂直着的,佝偻着的,无序而杂乱地填满了整个巨大的空间,到处都是阴郁的深紫色的光。在前方最中央的地面上,一个硕大光球像心脏一样正在跳动,每跳一下,就会有蛛丝一样的紫光从死亡闯关者身上飘出,最终汇聚到硕大光球里。

心脏是给身体供血的,可这里正相反,是每一个闯关者在用身体和生命向它提供能量。

众伙伴无数次想过死亡空间里的景象。

此刻真的看见了,却还是窒息一样难受。

背后传来声响,是守关者追进来了。

唐凛头也不回:“丛越——”

越胖胖攒了这么久的精神力,就为了这一刻。

[静止键II]!

刚追击上来的众守关人,动作忽然全体僵硬。

他们意识到被文具树攻击了,立刻凝聚精神力,准备用防御的提升来抵抗。

可唐凛加码得更快:“大四喜——”

大四喜早准备好了。

[我是你的幸运星III],全都送给越胖胖。

众守关人原本只是行动僵硬迟缓,让大四喜这一助攻,彻底[静止]了。

不能动的只是身体,不是精神力,很快还是可以将文具树突破,但这帮家伙简直风驰电掣,根本一秒都不等啊。

“开火。”唐凛锁定回收室中央,目光冷然。

众守关人就这样,在短暂的[静止]里,眼睁睁看着一群扛着重火力的闯关者,轰碎了回收室的能量球。

碎得碎碎的,渣都不剩。

9/10第一个从[静止键]中挣脱,刚想出手,忽觉不对。

抬头,一个闯关者重重砸到他脸上。

没了能量球的束缚,悬浮着的闯关者噼里啪啦落地。

砸中9/10的闯关者第一个落下,也是第一个苏醒,懵懂地趴在9/10身上,还迷迷糊糊地问:“大哥,你谁啊……”

※※※※※※※※※※※※※※※※※※※※

就问你粗长不粗长!骄傲脸=w=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我老公是重生的撑腰她病得不轻我在九零捡垃圾傻瓜镇的居民重征娱乐圈[重生]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民国小商人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玄学少女才是真大佬[重生]旧欢如梦重回十六岁穿到民国吃瓜看戏他来了,请闭眼他的情深似海今天前妻也没找我复婚她又飒又爽[快穿]懒人德德克喂你一颗糖小四,向着渣男进攻带着城市穿七零时太太软萌又旺夫曾是年少时重生女配洗白日常炮灰姐姐逆袭记
完本推荐: 女总裁的绝代兵王全文阅读七爷全文阅读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全文阅读穿越之细水长流全文阅读我身上有条龙全文阅读诡域档案全文阅读异界之风流邪帝全文阅读千秋全文阅读氪金成仙全文阅读那么大条白素贞全文阅读死亡讯息全文阅读下山虎全文阅读至尊鸿途全文阅读完美至尊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全文阅读我爸给我二十亿全文阅读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契约军婚全文阅读狂妃嫁到:邪皇请接驾全文阅读武道人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重生之实业大亨开挂的住院医银河系殖民手册最后一个女玄术师帝霸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极品捡漏王最佳女婿(最佳赘婿)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都市之无敌九万年仙都我的傻白甜老婆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极品兵王全能代课老师都市狂枭绝品小神医重生之我是皇帝天地生吾有意无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重生浪潮之巅林羽江颜隋末之大夏龙雀催妆刘羽夏苏什么都会的仁王君仙宫绝世名伶系统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