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第四组④

当声波攻击到达高级阶段,的确可以震碎玻璃或者激荡水面, 但要做到像眼前这样让厚厚冰面瞬间开裂的攻击力, 那基本就是高阶的高阶了, 再往上努力的空间可能只剩“安魂”这一层。

但“安魂”是声音能力者的极致,放眼全K星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Guest.129想不通,前一秒还只能用低阶攻击的女人,为什么会突然跳跃几个等级,直接进化到超高阶攻击。

但有两点他清楚, 一, 这样高阶的音波杀伤力,足以洞穿他的防御;二, 是他让对面情绪悲伤到极致, 触发了觉醒。

……第二条比第一条更让人郁卒!

六级文具树的音波不再刺激耳膜,而是直接作用到人的神经。

对于Guest.129来说,就像被一根钉子直直插入脑袋,且还没有全部没入, 所以仍有锤子一下下狠狠往里凿。

尖锐的疼痛让他根本招架不住,身形剧烈摇晃,原本挺直的背慢慢弯下。

对岸的南歌, 却在被歌声震得纷飞的雪花里, 重新站起。

她仍在唱着,却不看Guest.129, 单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在晶莹的雪花里, 在耀眼的日光下。

那是一首舒缓的旋律,虽然高音清亮,却充满无尽的悲伤,就像失去伴侣的天鹅,在夜色下的湖面哀鸣。

Guest.129被这旋律彻底裹挟,那一个个音符,化作一把把锋利的刀,潜入他的大脑,他的躯干,他的四肢百骸,割断一切身体联动,让他再聚不起哪怕一点精神力,只能呆坐在雪地里,任由婉转吟唱攻陷他最后的防御地。

心脏被攥紧的那一刻,Guest.129知道,自己败了。

败在放在K星也少见的高阶音波攻击里,他并没有太多不甘,但有一点他直到被鸮系统送出战场,也想不通。

他是在瘫坐到雪地上的那一刻,才彻底散了精神力,断开情绪操控的。也就是说,在南歌觉醒前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仍然深深掌控着对方的情绪,让对方陷入极度悲伤而无法自拔。

这样的极致情绪里,对方就算觉醒,也不可能瞬间就将情绪切换到攻击状态。

可南歌就是做到了,觉醒即攻击,根本没给他任何准备防御的机会。

“叮——”

<小抄纸>:客人精神遭到重创,失去战斗力,对战结束,恭喜7/10通关!

投屏里的南歌目送Guest.129消失,停下吟唱,露出胜利的喜悦。可她的睫毛还叠着泪,一笑,那泪珠又滚落脸颊。

投屏前的众守关者,和129一样懵逼。

7/10:“她怎么攻击力突然提升这么高?”

8/10:“之前用的都是一二级低阶攻击,我记得她好像三级文具树之后就不是攻击能力了。”

7/10:“难怪。”

直接从二级文具树攻击,跳跃到六级文具树攻击,杀伤力自然天差地别了。

希芙拉近投屏视角:“她还在哭?”

5/10:“被129情绪操控那么久,一时难以切换很正常……”

潘恩:“哭着就能把129送走?”

5/10:“我还没说完,你急什么。我的意思是,既然没切换,就说明她还处于极度悲伤,既然极度悲伤,又怎么可能凝聚精神力攻击呢?所以这场胜利非常蹊跷!”

索贝克:“呃,有没有可能,她觉醒的就是……悲伤攻击?”

维达无语:“你长这么大,见过哭着哭着就把对手哭死的?”

卡戎:“哭不是重点,重点是哭着唱。”

6/10:“她到底觉醒了什么能力?”

众守关人没权限直接读取闯关者文具树,只能通过投屏偷窥。但南歌全程用意念操控文具树,查看<小抄纸>,他们到最后也没等看她点击手臂查看。

无奈,大家只得纷纷看向提尔。

作为1/10守关人,提尔、希芙、维达都拥有查看文具树的权限,毕竟这一关考核的前提,就是了解闯关者的文具树。

但守关人的权限除了和关卡挂钩,也和工作年限挂钩。希芙和维达都是在提尔之后加入试炼区的,所以二人目前只拥有查看一级文具树的权限,最低限度满足工作需要即可;提尔的权限则已经被开放到可以查看闯关者的所有文具树,方便他追踪这些“有潜力者”的后续表现。

尽管如此,因为性格淡漠疏离,提尔很少被同事们找上。哪怕一个顾问室聚这么多天了,大家也很少去主动找他搭话,毕竟热脸贴冷屁股的滋味不好受。

但他们现在实在对南歌的新文具树太好奇了,求知欲已经盖过了社交恐惧。

提尔倒是没有趁机装模作样,面对那么多双真挚的眼睛,直接抬头,看向南歌那块投屏。

已将对战者全部传送离开的空荡战场,随着提尔的注视,画面上慢慢浮现出南歌的六级文具树——

[月光悲鸣曲]

众守关者:“……”

为什么最后觉醒的时候不用切换情绪就能吟唱着把129送走,他们现在懂了。

只是不清楚,如果129知道自己亲手制造的极致悲伤,不仅让南歌觉醒,还直接一觉醒就进入启动新文具树的最佳状态,会不会也发出心如刀割的悲鸣。

“别磨蹭了,”得摩斯舒舒服服地往椅子里面一靠,眼角眉梢都是得意,“刚才谁赌的女人会战败?来,愿赌服输吧。”

众守关人面面相觑,良久,一个接一个站起,或心情复杂,或面带不甘。

十几分钟前,刚把注意力集中到南歌战场的众守关者,因从第一组围观到现在,觉得有点枯燥了,便有人提议打赌,赌南歌这场谁能获胜,赌注也很幼稚——就地罚站。

因为放眼整个顾问室,实在没什么好拿来赌的,反正坐着围观这么久了,偶尔站一站还能防困倦。

至于这场赌局究竟谁赢谁输……

半分钟后。

整个顾问室,仍然坐在椅子上的,就剩得摩斯、希芙、提尔。

提尔还是因为压根没参与赌局。

得摩斯望着站满一屋子的同事,摇头在心里叹息。

还是不了解女人啊。从129把南歌惹哭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死了。

“别得意了,”潘恩实在看不惯得摩斯那样,直接关掉南歌的第五战场投屏,对着剩下四个战场道,“我们继续赌!”

“好啊,”得摩斯来者不拒,“你想赌哪个?”

潘恩不假思索:“第一战场。”

得摩斯:“……”

7/10都有点看不过眼了:“我说潘恩,第一战场这局面也太明显了吧。”

第一战场里的郑落竹和Guest.125,早在几分钟前,就进入了僵持阶段。

两个都是防御系的家伙,对战起来单调得能让人打瞌睡。

Guest.125的能力是将身体的局部硬化,面积越小,硬化越坚固,甚至可以达到比最硬的金属还要硬。

该能力的原始作用,自然是身体被攻击的时候集中防御,被攻击哪里就硬化哪里,等于有一块随时可以更换位置、延展大小的护心甲。但经过125自己的训练与开发,这个能力同样也可以用来攻击,比如将拳头甚至整条手臂都硬化,那一拳挥出去,杀伤力堪比钢铁重锤,真要近身打架,也绝不吃亏。

相比之下,郑落竹的能力就十分单一——铁板,铁板,还是铁板。

对付125,他几乎找不到有效反击手段,只能用铁板当盾牌,拦住对方一下下挥过来的重拳。

铁板不知被打烂了多少,每补上新的铁板,郑落竹的体力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耗,如今已快山穷水尽了。

起初这家伙还有一些鬼点子,比如引诱125攻击自己,实则是为了让对方把“大缸”打破,制造战场“出口”,再伺机把125给弄出去。

Guest.125也还真配合,抡圆了手臂一拳就捶到了缸壁上。

然而缸壁纹丝不动,连一条细纹都没裂。

——破壁计划在起点就夭折了。

后面就是你打我防,你再打我再防,一直到最后,郑落竹用[铁板一块]+[铁板一圈],将Guest.125封进了“钢铁竖棺”。

里面的人气急败坏想要出来,一拳拳把铁板打碎,奈何外面的人半秒都不放松,铁板碎了就补一层,再碎再补,碎碎更平安,补补更坚固。

Guest.125简直要气疯。

然而郑落竹也没好到哪里去。这就是隔着铁板,125看不见他,他才能勉强装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实则汗水已经把他全身浸透,呼吸急促得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顶着一侧铁板的手臂,也在不易察觉地微抖。

郑落竹知道,这些都是自己体力濒临极限的信号。而他却还没想到战胜125的方法。

文具格里倒是有几个攻击性武具,但全是[摘叶飞花][束手就擒]这种物理性攻击,对于能让身体任意坚固,甚至短时间内全身坚固都可以做到的125,无论是如刀一样的飞叶,还是突然捆住手的绳索,都很难真正伤到他。

“这家伙最多再顶一分钟。”投屏前,得摩斯没好气瞥潘恩,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赌这个战场,你逗我呢?

潘恩嗤一声,刚想嘲讽得摩斯装模作样让他选战场,选了又不认,就听见仅剩的四块投屏里,同时响起“砰”地盖戳声。

潘恩循声而望。

原来是南歌的胜利,让其他四个战场上空同时弹出投屏,第四组对战列表中的Guest.129,被盖上了耻辱的黑戳。

这一声也惊得大缸中的郑落竹抬头。

下一秒,看清了是南歌通关,他简直高兴得想跳起来:“帅啊——”

他这一兴奋,肾上腺素激增,本来濒临耗尽的体力,瞬间触底反弹,竟然迸发出了新的力量。

前一次补的铁板还没碎,但郑落竹等不及了,直接凝聚精神力,先来个超级加厚。

铁板内被围困多时的Guest.125,体力消耗也不小,毕竟每一拳都是带着能量打出去的。

但同样,操控这破铁板的家伙,也要消耗体力来维持铁板封闭。

双方都在拼体力,Guest.125不信自己还能拼不过一只虫子?

可就在一个奇怪的“砰”声之后,在虫子莫名其妙喊了句“帅啊”之后,他再一次重重砸向铁板。

理应碎掉的铁板,竟、然、他、妈、的、又、加、固、了!

Guest.125心态有点崩,两米多高壮如山的男人,呆怔在被铁板围成的阴暗空间里,第一次停了拳头。

“哎?怎么停了?”郑落竹向来是给点精气神就嘚瑟,这会儿连说话语调都带着快乐的起伏,“哦,我懂了,你在里面是不是还有小投屏,能看见我南姐绝杀通关——”

南姐?

绝杀?

迷惑词太多,Guest.125删减半天,才抓住核心:有虫子通关了。

Guest.125差点崩了的心态,稍稍得到修补。

他对战的虫子虽然体力不错,虽然意志力坚强,虽然精疲力竭还能触底反弹,但至少,没有诡异到可以干掉他,获得胜利。

不过有一点,他现在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小看你们这些虫子了。”

声音从铁板里传出,听起来理应有点闷,但125声音里十足的中气和浑厚,完全盖过了这一点空间限制。

郑落竹不爱听了:“你别一口一个虫子,有能耐你别让虫子困住啊。”

Guest.125:“我是被你的能力困住,不是你。”

郑落竹翻白眼:“有区别?”

Guest.125:“说白了,不管是谁,拿着你现在的文具树,一样可以困住我。”

郑落竹:“你可别甩锅了,你是被文具树困住的吗,你是被我健硕的体魄困住的,换个人你让他撑这么久?早垮了!”

Guest.125实在听不下去这种不要脸的自吹自擂,但又得认可事实:“你的体力确实还不错。”

郑落竹没想到对方还挺实事求是,想了想,又多说一句:“其实不全是体力,我能坚持到现在,是因为我有目标,有必须要完成目标的决心。”

他说得认真,可说完,又觉得把这话和铁板里的人说,有点多余,果断收起话头:“算了,反正你们不懂。”

“那就说点懂的,”Guest.125在铁板围成的狭窄空间里,放松身体,活动活动手腕,“单纯拼能力,我打不穿你的铁板,你的铁板也困不死我;单纯拼体力,我的身体素质远高于你,就算你现在缓过来一口气,也只能暂时支撑,而我对战到现在,几乎没什么体力消耗,你说等到你不能再支撑铁板,局面会怎样?”

几乎没体力消耗?

郑落竹差点乐出声。

铁板虽然围拢,拼接处还是有极细微缝隙的。郑落竹现在可以做到在操控[铁板一块]+[铁板一圈]的时候,短暂启动[彩虹眼]一两秒左右,因为[彩虹眼]属于观察技能,对精神力的要求并不高。

一两秒的时间,足够让郑落竹捕捉到125顺着缝隙飘逸出的能力气流了。

那原本扎实的纯土黄色防御系气流,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淡淡黄色——气流颜色越淡,说明凝聚的精神力越弱,这种情况通常代表观察目标的体力已经急剧消耗。

郑落竹轻敲两下铁板:“鉴于你这个问题设立在虚假的条件上,我拒绝回答。”

Guest.125:“……”

郑落竹:“你怎么不问哪里虚假?”

Guest.125:“……”

这就心虚了?郑落竹扶额:“就你这种心理素质,咱以后别撒谎了行么?”

※※※※※※※※※※※※※※※※※※※※

=w=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雷古结婚协奏曲天才基本法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璀璨帝国:千金不换黑化大佬太可怕我在九零捡垃圾带着城市穿七零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白莲花,滚粗!重生女配洗白日常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荣光[电竞]民国小商人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在日本当猫的日子书中自有颜如玉初恋选我我超甜重生之彪悍小军嫂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旧欢如梦公爵懒人德德克三分野
完本推荐: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全文阅读天亦醉晚樱全文阅读庶女攻略全文阅读小四,向着渣男进攻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大战拖延症全文阅读头狼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武道独尊全文阅读十亿遗产全文阅读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全文阅读女神的逆天狂兵全文阅读每日一表白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伐天系统全文阅读顾先生与陆恶犬[娱乐圈]全文阅读九剑灭魔全文阅读明末超级强国全文阅读野蛮上司是女友全文阅读机甲战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慢穿之璀璨人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绝品小神医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睡龙之怒盖世双谐超级女婿Moba之职业主播大唐逍遥驸马爷嫡女贵嫁最佳女婿(最佳赘婿)全能代课老师绝代天医我是女炮灰[快穿]大风水师异世界最强人质超级兵王生命的继续神医弃女一剑独尊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极品捡漏王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轮回乐园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最后一个女玄术师婚期365天纪少今天表白了吗迷踪谍影实力不允许我低调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