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关卡世界的秘密(下)

关卡世界的秘密(下)

和VIP分享这么多情报,根本不在施方泽的计划里。他想要的从一开始就很简单——让竹子停止危险而徒劳的闯关。

为此, 他不介意拿出一点情报来增加这一建议的说服力。但注意, 是一点, 不是一串。因为很多情报,就算共享了,对事情也带来不了什么帮助, 还很可能因为情报扩散,带来负面效果。

可是现在, 施方泽明确感觉到自己的节奏被带乱了。

而刚把脑袋从他肩膀上抬起的罪魁祸首, 还一脸无辜等着下文。

那边传来越胖胖略显茫然的发问:“没真正死亡……是什么意思?”

一连串的消息轰炸已经让越胖胖从“卧槽, 震惊”进化到了“行吧, 你说, 反正都这样了”的灵魂恍惚阶段。

“是指死后又被复活了吗?所有?”南歌不禁回忆起那些死状惨烈的闯关者,很多连尸体都拼不全了,这样的人,要怎么生还?靠治愈系文具?

静默片刻,施方泽才道:“我不认为是‘复活’。死后的闯关者, 会被紫光送入一个特定的空间,在那里, 他们身体包括大脑, 都会被完全修复,但意识不会苏醒。至于是不是‘所有’, ”他抱歉一笑, “基于现有情报, 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鸮系统留着这些人干嘛?”霍栩难得插一嘴,“既然通关的都被记忆重置丢回地下城了,那这些修复好的也完全可以弄醒了丢回去,一次实力不济,不代表不能卷土重来。”

施方泽:“因为他们是死过一次的,即便被修复了,也无法再拥有文具树。一个没有文具树的闯关者,在关卡里毫无意义。”

霍栩:“在你说的那个什么空间里当植物人,就有意义了?”

施方泽:“不是植物人,是能量提供体。具体的我不清楚,但你可以理解成‘人体培养皿’,K星人用他们的身体培育能量,再抽取……”他的眼里闪过嘲讽笑意,“没办法,我们太好用了。”

“培养皿”这三个字,刺激到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神经。

直白,残酷。

“这是没死,但比死更惨。”郑落竹极力克制着胸腔里的愤怒,不想对着施方泽凶。

“那个空间在哪里?”安静多时的唐凛,冷然出声。

施方泽抬眼看他,没说话。

唐凛不关心K星人抽取这些能量做什么,他只关心:“如果他们的大脑和身体一样被修复了,只是因为被当成了能量培养体而无法苏醒,那我们把培养地破坏掉,把他们带出来,他们就有可能真的复活。”

施方泽微怔,第一次认真看唐凛:“你想救他们?”

郑落竹清晰感觉到了施方泽的情绪波动,这让他有些困惑。因为自家队长好像也没说什么特别了不得的话……

等一下。

郑落竹感觉脑袋里某些凌乱的元素要对接上了。

自家队长说“有可能把他们真的复活”。

阿泽给组织起名“彩蛋”。

复活……彩蛋……复活节彩蛋?

词组是拼出来了,但郑落竹发现好像没什么具体意义,总不会是阿泽建立组织之初,就以复活死亡闯关者为目标吧。

唐凛:“我只是觉得如果有可能,值得一试。而你看起来,比我坚定得多。”

施方泽淡淡笑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唐凛看着他,目光清醒:“你的情报搜集能力这样强,我想你手里应该还有很多情报,但被追问之后,你第一个说的就是这个,意味着你对这条情报最为看重。”

施方泽:“我也可能是随便敷衍。”

唐凛:“追问你的是竹子。”

施方泽:“……”

南歌、丛越:“……”

要么敷衍了竹子,要么的确最看重这条情报,选哪个都……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阿泽,”郑落竹不可置信看他,“不会真被我猜中了吧?”

施方泽罕见地正色起来:“我没敷衍你。”

“不是,”郑落竹一脸嫌弃,“谁说这个了。我是说你给组织起名叫‘彩蛋’,真是因为想复活那些人?”

唐凛莞尔:“你们叫彩蛋?”

越胖胖:“电影里找彩蛋那个彩蛋?”

南歌:“好可爱!”

施方泽:“……”

很好,两个人说的那点悄悄话都被抖落出去了。

不过在听完死亡闯关者情报后,唐凛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想救人,还是挺让施方泽意外的,紧接而来的就是安心——竹子找了个还算靠谱的组织。

施方泽最终也没答自己是不是想救人,和彩蛋的命名是不是和复活有关这两个问题,他只说:“我们离不开这个地方,就算把人复活了也没用。”

“话不能说这么绝对,”郑落竹不同意了,一本正经教育施方泽,“你得乐观点,一切皆有可能,还没努力呢就说办不到,这也不是你风格啊。”

施方泽:“你怎么知道我没努力?”

郑落竹对着自家兄弟一点不客气:“努力了?成果呢?”

施方泽:“维持关卡世界运行的核心,是在一个守关人都无法碰触到的主控室。如果进入主控室毁掉鸮系统,这里的一切都会结束。但消失的只是关卡系统,不是这颗星球,我们还会留在这里,并且无法预料当鸮系统的覆盖消失,这里会变成什么样,也许我们一刻都适应不了。”

郑落竹刚听到主控室的时候,还激动了一下,可听到后面,才明白施方泽的那种无力:“所以,不管我们怎么努力,也不管我们是不是能把死了的人都复活,只要找不到回去的路,就都是白费?”

施方泽缓缓点头,眼里是化不开的无奈。

房间安静下来,空气变得凝滞。

回家,是每个还在努力的闯关者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闯关是为了回家,救人也只有把人带回家才有意义。

当前方无路,施方泽就算拿着满手的情报,就算把死去的闯关者都救了,就算真的毁掉了主控室,也无济于事。

但这些的前提,都要建立在“施方泽的情报是真实的”基础上。

唐凛信得过竹子,可没办法完全信任一个还有所保留的施方泽:“闯关是徒劳,救人也没有意义,那我们还能做什么?”

施方泽听出了唐凛的弦外之音,或者说,唐凛也根本就没想掩饰。

他问的是“我们还能做什么”,可他眼神里的意味分明在说,既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施方泽还煞有介事捂着这些情报做什么?还一派要厚积薄发干大事的模样做什么?

施方泽不觉得自己想做的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他只是定了个目标,然后按部就班朝着完成前进罢了。

“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他平静看着唐凛,“但我可以等,等到情报积累得更多,多到可以让我们找出回去的路。”

唐凛说:“那一天可能要很久。”

施方泽说:“总能等来的。”

唐凛在那双淡然的眼里,看见了坚定。

那神情只是一闪而过,却让唐凛心里震撼了一下。最强大的情绪力量从来都不是激动,而是平静。那种知晓前方一切险阻,甚至很可能是根本无法翻越的天堑之后,仍然不改初衷的平静,只在性格最坚韧的人身上,才有。

唐凛有些不自觉地想要去相信这个人了。

他甚至觉得,施方泽失踪的这六年,很可能大部分时间都在天空城这里等,等更多的信息,等那条不知道在哪里的回家路。

没来由的,唐凛想到了探索者,想到了郁飞谈起探索这个世界真相时的狂热,而施方泽手里就拿着郁飞他们不顾性命也想要的情报,唐凛忽然觉得心里的滋味有点复杂。

看向施方泽,唐凛斟酌着开口:“你没有考虑过和探索者合作吗?他们的目标是探索关卡世界,并且他们人多,而你有搜集情报的渠道,某种程度上,你们双方完全可以合作互补。”

“队长,”郑落竹赶在第一时间,先替施方泽解释了,“他能探来这些情报,是因为他的文具树就是干这个的,和人多人少没关系。”

施方泽:“……”

真是一点秘密都不替他留。

听完郑落竹的解释,唐凛先愣了愣,随即了然。

闯关——找机会在守关人身上使用文具树——文具树起效——守关人在无知无觉中成为情报泄露体。

链条完整,逻辑合理,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他能获得这么多“内部资料”了。

不过……

不排除施方泽为了自圆其说,连文具树都骗了竹子——唐凛倔强地保留着最后一丝警惕。

并非他固执,实在是竹子太傻。

本以为找探索者的话题,就算告一段落,不想施方泽却主动接口:“与文具树无关。死亡闯关者的情报,还有主控室的情报,我都告诉过探索者。”

唐凛愕然,这个是真没想到:“你都告诉过?”

施方泽半认真半调侃:“因为以他们的横冲直撞,说不定哪天就真的自己撞进了主控室,万一他们头脑发热,直接把主控室毁了,就一点希望都没了。”

郑落竹:“你和他们都讲清楚了?”

“是的,”施方泽说,“不只讲清楚了,还特别强调,主控室一旦被毁,就是不可逆的,鸮系统直接崩溃,我们也再不可能找到回去的路,只有在这里等死。”

唐凛回忆着郁飞的种种表现,有些疑惑道:“可是我们遇见过的探索者,好像并不清楚这些信息。”

施方泽摊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因为他们并不相信我。我第一个告诉他们的情报是通过全部关卡就会被洗脑,他们信了,然后拿着这条情报来质疑我后面的,理由是我也可能已经被鸮洗脑,之所以说这些,完全是为了阻止他们的探索计划,他们认为这是鸮系统的自保程序。”

“不是,”越胖胖有点捋不清了,“相信一,然后拿着一来质疑二三这是什么迷之逻辑?”

“可能第一条情报和后面的情报隔了太久,我提供两次情报时,所在的关卡也不同,”施方泽还替探索者找理由,“所以换位思考,如果是我也会想很多。”

范佩阳沉吟片刻,若有所思看向他:“也确实无法证明,你的这些情报就是搜集来的,而不是被记忆重置进来的。”

“是的,”施方泽大方承认,“你们,我们,在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敢断言自己就是第一次闯关,而不是被重置记忆的轮回者,所以对于我的这些情报,你们也最好保持警惕和怀疑。”

“那不成死循环了么!”

郑落竹一个头两个大,前半辈子用过的脑加起来都没今天超负荷。

“不管了,”他快刀斩乱麻,直接看向VIP伙伴,说,“反正我信他。”

唐凛对于竹子的表态毫不意外,如果不这样,反倒不是竹子了。

但其实这件事,不是简单的信与不信。

信了,就要去做,比如救人,比如毁主控室,但如果仔细去想就会发现,死亡闯关者被送入的空间在哪儿,主控室又在哪儿,施方泽一个字都没说。

唐凛不信他一点线索都没有。

但这两个地点不说,前面所有情报都泄露了,也不怕出现“主控室被毁,一切无法挽回”的局面。

这是施方泽为自己坚守的目标,设置的最终防线。

“主控室在哪儿?”直接得有些突兀的提问,让气氛陡然生变。

所有人循声而望。

是霍栩。

他定定看着施方泽,又问了一遍:“主控室,在哪儿?”

施方泽和他对视片刻,淡淡摇头:“我不能告诉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今天告诉了你,明天就可能传遍天空城。探索者也好,其他闯关者也好,包括你,总会有人抱着侥幸心理,想要去主控室里试试。虽然你们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我还是不想冒这个险。”

霍栩看向门口:“外面那个[画皮],可以复制记忆,”他看回施方泽,“有第二个人知道,这情报就已经算透出去了。”

施方泽靠进沙发里:“[画皮]不是无所不能的。所谓的记忆复制,不过是在遇见正主认识的人时,触发的与对方有关的记忆,帮助模仿者不露破绽。再说得明白一点,它只能复制正主和接触者都有的共同记忆,而不是单方面继承被复制者的全部记忆。还有,用[画皮]变身守关人的话,连共同记忆都无法激活,只能单纯复制外貌,礼拜天为此吃过大亏。”

霍栩听得烦躁:“你的话还真多。”

施方泽保持着好脾气:“怕你不死心。”

静默几秒,霍栩一字一句道:“你告诉我主控室在什么地方,我有办法让所有人回家。”

※※※※※※※※※※※※※※※※※※※※

唐凛、范佩阳、郑落竹、越胖胖、南歌:施方泽爆料,施方泽爆料,施方泽爆料完霍栩爆……还能不能让人喘口气了,摔!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今天前妻也没找我复婚你好,King先生小姐每天在线掉马我老公是重生的我在九零捡垃圾宠你更胜一筹白莲花,滚粗!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上神的快穿求爱路逸宁雷古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对象了她病得不轻璀璨帝国:千金不换撑腰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顶流崽崽的妈咪又美又飒荣光[电竞]初恋选我我超甜在逃生直播中红遍全球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公爵懒人伊尔迷(猎同)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完本推荐: 武帝重生全文阅读文娱复兴全文阅读抗日之兵王传奇全文阅读抗日之最强狂兵全文阅读元龙全文阅读铁血护陵军全文阅读超级废婿全文阅读我爸给我二十亿全文阅读最强弃夫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悍马烈日全文阅读王者荣耀之杀神归来全文阅读冷血总裁的囚禁妻全文阅读我的亲爸是首富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恐怖女主播全文阅读非职业半仙全文阅读监狱风云全文阅读凌霄之上全文阅读头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世子爷戏精打脸日常七零炮灰是个狠人盖世双谐我能看见状态栏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武炼巅峰我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都市不灭仙医神级龙卫重生之实业大亨虚无衍生小阁老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轮回乐园信息全知者银河系殖民手册叶玄叶灵第一狂婿帝临鸿蒙狂神奶爸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林羽江颜陛下因何造反名侦探世界的警探御鬼者传奇美味仙姬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