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呐喊

十五分钟休息时间, 还剩七分钟。

“算了。”送走五位伙伴, 唐凛果断结束“愤怒疗法”, 有些无奈道, “看来我们还得继续换方法。”

“别!”和尚赶忙道,“我再酝酿酝酿。”

“放弃吧。”同样松弛下来心神的莱昂看看他, 难得说了个长句子,“你能这么迅速接他的话,就离被愤怒冲昏头脑还差十万八千里。”

和尚喘了几口粗气, 不甘心, 但残酷现实摆在面前,再不甘心也只能接受,于是开始碰瓷式泄愤:“绝对是我这名号起得不好。和尚和尚,四大皆空,斩红尘浮浪, 断七情六欲, 要害怕害怕没有, 要愤怒愤怒不来!”

莱昂对此不发表意见,反正他是很喜欢自己的名号。

“恐惧和愤怒都行不通, ”何律看向唐凛, 认真而虚心,“还有其他方法吗?”

思索片刻,唐凛谨慎道:“我现在还给不出具体方法, 但我想一定有。”

白路斜载歪得都快躺案台上了, 撑着头瞥唐凛, 半调侃半嘲讽:“又是‘你想’?又是‘一定’?”

唐凛对这位的风凉话早免疫了,根本没打算理,不想何律转过身,严肃地对上白路斜。

“从我们在五楼找到日记线索开始,一直到现在,唐凛所有的推测、判断都是正确的。他发现了通关条件,他利用浴袍守关人的洁癖帮我们度过了第一次被围攻的危机,他提出的恐惧、愤怒两种觉醒理论,帮助十二位伙伴顺利通关。你可以选择漠视这些,但这样一个无私帮助我们的人,你至少应该尊重。”

白路斜一听这长篇大论就烦,但对象是何律,他莫名其妙就忍到了说完。

当然,忍完就后悔了,可时光不能倒流,他只好随意一笑,眼角眉梢都是爱谁谁的任性调调:“十二个都通关了?真遗憾,我没在里面。”

何律微微皱眉,眼里流露不解:“你应该早就想到这样的结果。”

这下换白路斜愣了:“你说什么?”

何律直视他,坦荡,诚恳:“你恣意任性,以战斗为乐,看热闹不嫌事大,唯恐天下不乱,这样的性格当然不会轻易恐惧,更不可能存在愤怒,因为一旦让你愤怒,你必定当时当场报复,绝不会累积到现在。”

白路斜:“……”

众闯关者:“……”

真是让人怀念的校园岁月啊,那被教导主任支配的恐惧。

“我本来也以为自己没有愤怒,”白路斜危险地眯起眼,锐利视线锁定何律,“但我现在,好像有点生气了。”

“你不是生气,你只是不想承认我说得对,却又找不到理由反驳。”何律一针见血。

白路斜:“……”

围听众伙伴:“……”

虽然这可能不是何组长本意,但总觉得小白离“愤怒觉醒”越来越近了。

何律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开启“教育”模式。他虽然喜欢讲道理,但多是和自家队友,毕竟外人没义务听他的。

但对着白路斜,他总忍不住。

“你的确还没通关,但通关条件是突破觉醒这一线索,你是跟着唐凛获得的,情绪激烈到一定程度爆发,会促成文具树的觉醒,也是他先推断,再由十二个伙伴验证的。这些既有信息都将成为你最终通关的帮助。对此,你可以不回报,虽然我觉得竭力回报才是正途,但至少你可以安静,不要捣乱。”

白路斜脸上挂着笑,懒散地点着头,眼里却一片冰冷荒芜:“你说得都有道理,可我就是不想听,怎么办?”

何律毫不气馁,目光灼灼:“如果我在,我会摆事实讲道理,耐心说到你想听。如果我不在,你多半就会因为这样的任性而吃亏,我知道你不喜欢反思自省,所以下次再遇见,我会帮你梳理这些经验和教训,继续摆事实讲道理。”

白路斜:“……”

众闯关者:“……”

小白,你就答应他吧,小白!

“那个谁,”白路斜突然起身跳下案台,撞开何律径直走到唐凛面前,“你刚才说暂时给不出具体方法,但一定有,理由?”

唐凛压住想给他一个安慰拥抱的同情心,努力正色:“Guest.007说过,5/10之后,将不会再有经验值的通关奖励,至于以后的文具树如何觉醒,要我们自己摸索。我不相信那之后的每一次觉醒,都非得是我们被逼到生死关头。就像刚刚,在冥想中积蓄愤怒,同样可以冲破觉醒,所以恐惧也好,愤怒也好,都只是觉醒的途径之一,除此之外,必然还有。”

“说了等于没说,”白路斜毫不留情吐槽,但又立刻问,“那你下一步准备干嘛?”

“回去找杀人魔。”唐凛也毫不犹豫,因为心中早有盘算,“既然浴袍男那里失败了,就找另外一个,说不定能碰撞出新火花。不过[生门]返回会被分散,我们要定一个具体的集合和作战方案……”

“可能是新火花,也可能是被直接切成几段。”白路斜不咸不淡地说着极凶残的前景展望。

不料唐凛反而笑了:“那样正好。当我们真的意识到这人我打不过,对付不了,随时可能死在对方手里,恐惧也就爆发了。”

白路斜没问题了。

他本来就不喜欢刨根问底,顺势追问唐凛两句,已经是破天荒的配合了。

转身重返何律面前,白路斜理直气壮索取回报:“从现在开始,闭嘴。”

何律犹豫片刻:“能再听我说最后一句吗?”

白路斜:“……”

自己竟然还没觉醒,这不合理。

何律耐心地等,他从来不会把对方的无言当成默认,这太不讲道理。

四目相对,良久。

白路斜:“……说。”

何律立刻开口:“等下如果你觉醒文具树的时候,正逢危急关头,希望你能用文具树帮大家支撑一时片刻。”

白路斜被气笑了:“凭什么?凭我欠你们的?”

何律:“凭你的文具树太特别,太有杀伤力。[孟婆汤]也好,[催眠术]也好,随便哪一个,都可以轻而易举让守关人陷入困境,没有第二个人的文具树,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白路斜:“……”

众伙伴:“……”

真诚是真逼人,甜枣也是真他妈甜。

沙漏翻转第十一次,休息时间还剩四分钟。

唐凛心中已有了成型的集合、作战方案,所以拿出来和大家简短讨论、改进,就迅速制定了最终计划。

“对了,”战术定案,唐凛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如果回去时的落脚点不好,不方便执行战术,不必强求,要么就近躲避,等待时机寻求汇合,要么就直接再回[生门],继续尝试‘自我觉醒’。反正大家手里的<[特]我是VIP>都还有不少,连续用掉几张,应该问题不大……”

“不过如果一直不觉醒,也别持续浪费,”唐凛非常明确地看向白路斜,不是对对方有成见,实在是放眼全场,就这位最容易随心所欲,“当你打定主意要回关卡内觉醒时,手里的入场券最好不要少于五张。”

白路斜不满挑眉:“你这是在特意单独提醒我?”

唐凛飞快看向何律。

何组长不明所以,却还是义气地帮VIP队长点头:“他是。”

白路斜忍无可忍,刚想发作,眼前突然又凑过来一张近距离大脸。

“你就听我队长的吧,‘我是VIP’省着点用,这样通关之后如果手里还有剩,可以回底下关卡卖钱!”郑落竹字字真切肺腑,满眼忧心忡忡,仿佛白路斜即将浪费的是他的存款。

白路斜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抬头望天花板,陷入对人生的思索。

2/10环形城抢颈环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把这些人都解决?为什么??

战术定了,该嘱咐得也嘱咐了,剩下的就是等休息时间结束,或者不等结束,直接从[生门]返回。

但唐凛哪个都没选,而是走向厨房窗口,尝试着开窗。没成想用力一推,竟真把窗户推开了。

风凉如水,直接吹进了厨房。

郑落竹吓一跳:“窗户居然能打开?”

唐凛也有些惊喜,他原本没抱太大希望的,不过转念一想:“这里是休息区,又不需要找[生门],总该让我们透透风。”

“问题是你现在开窗干嘛,”和尚看不懂这操作,“就为吹风?”

当然不是。

唐凛抬脚一踩,直接跳出了一楼厨房的窗口。落地后,他回过身,对着还在窗内的众伙伴微微一笑:“既然能出来,那有件事我得抓紧办了。”

和尚愈发费解。

唐凛跳出去肯定不是为了逃跑。回过一次[生门]的他们都清楚,休息时间一到,就算他们不主动回古堡上层,鸮系统也会把他们强制传送回去。

范佩阳大概猜到唐凛的意图了,紧跟着就第二个跳出窗。

郑落竹完全猜不到,但队长和老板跳了,他要不跟着跳窗,就只能跳槽了。

同一时间,古堡五层。

放跑了大四喜的Guest.014,在[生门]前郁闷了很久。

猎物都在眼前了,还能溜掉,这简直给他当头一棒,背后一拳,眉间一枪,心脏一刀。

唯一庆幸的是Guest.013不在场,所以他还不至于死透。

但Guest.014的原则是,从哪跌倒就要在哪里把人杀掉。

不过他实在没心情像最初那样躲进[生门]里守株待兔,他现在只想杀人,却一点也不想让自己再受委屈,哪怕只是身体上的不舒适,所以他就站在[生门]前面等,看哪个不长眼的倒霉蛋,会第一个从转角拐出来,和他面对面。

他运气不错,这才等了十分钟,就有了收获。

自投罗网的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二、三、四……整整七个人。

Guest.014数到最后,眼睛都笑弯了。

对面的周云徽、老虎、强哥、华子、崔战、郝斯文、清一色,却笑不出来。

孔明灯和十社两队一起在古堡里折腾了大半天,快走吐了也没找到[生门],直到几分钟前遇见清一色,才得到[生门]情报。

两队当机立断,让清一色带路。他们至少得趟一遍[生门],毕竟耳听的情报和自己切实体验一遍,还是不同的,而且脱离这里,回到古堡下半部,说不定还能启发一些通关的新思路。

他们想得很好,甚至觉得遇见清一色就是转折点,他们即将触底反弹,绝地逆袭。

然后从走廊转出来,就看见了杀人魔的笑脸。

触底是真触底了,反弹不存在。

彼此间的距离仅有五六米,他们就是立刻转身往回跑,也拼不过杀人魔的速度。

Guest.014显然比他们更清楚这一点,以至于他都不急着攻击,反而好整以暇地把对面七人,依次打量,就像在评估哪个猎物更让他满意:“既然知道逃不掉,就别挣扎了,乖一点的话,我会考虑给你们个痛快。”

清一色.欲哭无泪。

如果大四喜在,周云徽和崔战提议回[生门]的时候,自家队友就算被封锁了[幸运抉择],也一定可以凭借第六感say no!

大四喜,我想你……

周云徽没想大四喜,他在想应对杀人魔的招儿。

跑是没可能的,既然没可能,唯有硬着头皮打,以攻代守,搏一线生机。

但怎么打?

打浴袍男,他们至少可以用闭气赢得些许时间,更重要的是,浴袍男他们可以上手啊。杀人魔这家伙却碰不得,全身锋利这种能力根本就是BUG。

一滴汗从周云徽的脸颊滑落到他的下巴,握紧的手心已湿透。

耳边突然传来崔战声音:“我拖住他,你们进[生门]。”

“你拖住他?怎么拖?”周云徽信他的态度,却不信他的战术。或者说,他强烈怀疑崔战这家伙的大脑里就没战术。

Guest.014也很好奇崔战哪来的自信,难得耐心地等着后续,反正这些家伙一个都跑不掉。

崔战给周云徽的回答,是忽然转身,一脚狠狠踹向旁边房间的大门。

“当”一声巨响,猝不及防。

众人看着被踹开的门板,七脸懵逼,包括Guest.014。

那就是古堡中一个普通房间,和其他众多房间一样,门根本不上锁,一推就开,这么费劲地踹是为哪般?

而且踹开了还不算完。众目睽睽之下,崔组长又朝着那已经敞开的可怜门板,连踹了好几脚。

终于“轰”地一下,门板彻底从门框上脱落。

Guest.014极快地眯了下眼,有点琢磨过味儿了。不过无所谓,一碰就断气的猎物,哪有垂死挣扎的有趣。

崔战已经动作飞快地将被踹掉的门板扛了过来,立在身前,妥妥一个“实木盾牌”。

战前准备完毕,他才看向周云徽,结果发现对方神情微妙。

崔战皱起眉毛:“想笑随便笑,”说着大力一拍门板,“但对付那家伙,现在就这招管用。”

周云徽没想笑,难得坦白:“哎,我第一次发现,你身上这种‘不要命就是干’的气质,还有点迷人。”

崔战摇头:“别撩我,会受伤。”

周云徽:“啊?”

崔战:“我会让你伤心的。”

周云徽:“……赶紧拿着你的门板离开我的视线。”

想揍崔战的不只周云徽,还有Guest.014。

他等到现在,是希望对面能带来惊喜,不是想听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收起漫不经心,Guest.014凝聚精神力,眼中的懒散一瞬被凌厉取代。

全身锋利,准备就绪。

Guest.014锁定崔战,缓缓将力量集中到左手,使之成为最锋利的所在,锋利到可以洞穿门板。对方不是想逞英雄么,他最喜欢的就是摧毁这些自以为是的天真,然后去欣赏那一张张崩溃后的脸。

周云徽将手伸到后腰,摸住了匕首。

他不可能真留崔战一个人战斗,那不就成过河拆桥了,他得想办法找机会把崔战一起带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声嘶力竭的咆哮,在古堡外如惊雷般炸起,震得周云徽七人一激灵,也把Guest.014刚认真起来的战斗意念,搅和得稀碎。

那咆哮声听着离这里并不近,但古堡内外.太.安静了,咆哮者又吼得拼尽全力,所以那声音穿透关闭的窗户,传进房间,再沿着只剩门框的大门,横冲直撞到走廊,响亮得仿佛就在耳畔。

外面的人显然就为了让全古堡听见,咆哮的回音还没散尽,就传来了新的呐喊——

“我是VIP的郑落竹!各位还在古堡中的伙伴听好了,通关的条件是觉醒文具树!”

※※※※※※※※※※※※※※※※※※※※

前200留言姐妹发红包~~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万春街霸宠黑莲娇妻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重征娱乐圈[重生]天降情缘,我和男神当邻居你好毒BOSS作死指南今天前妻也没找我复婚黑化大佬太可怕白莲花,滚粗!带着城市穿七零总有颗星星在跟踪我我老公是重生的为了和谐而奋斗影帝闺女又又又冬眠了爹地强悍,天才宝宝腹黑妈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他来了,请闭眼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三分野上神的快穿求爱路初恋选我我超甜我行让我上[电竞]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旧欢如梦
完本推荐: 至尊高手全文阅读都市真仙全文阅读穿越之细水长流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全文阅读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阅读最强弃夫全文阅读重生之最佳男神全文阅读抗战之铁血小兵全文阅读她病得不轻全文阅读诡缠人全文阅读那么大条白素贞全文阅读我身上有条龙全文阅读超级上门女婿全文阅读武神天下全文阅读下山虎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黄泉诡道全文阅读校园最强修真全文阅读一剑飞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旧日之箓我只想自力更生林羽江颜第一战神全能千金燃翻天猫的忧郁绝世神王在都市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神话版三国重生长姐种田忙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踏星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戏精打脸日常港九枭雄封神:人在朝歌,皇宫签到六十年重生之苍莽人生大风水师慢穿之璀璨人生催妆农门小王妃史上最强神婿银河系殖民手册禁区之狐从山村开始崛起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全球神祇时代快穿之反派他想从良明尊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