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不可抗力

祁桦的尸体被紫光包裹, 缓缓向上浮。浓烈的光晕模糊了狰狞伤口, 也模糊了他那张死不瞑目的脸。

Guest.014从传菜口里跳出来,一边活动因长时间蜷曲而发酸的身体, 一边欣赏着“尸体的回收处理”。

这一设计的创意倒是不错,有点死亡归于宁静、灵魂永恒长眠的味道。

但Guest.014不喜欢。

要让他来做决策者, “尸体的回收处理”这一整个模块都可以在鸮系统里砍掉。

谁规定了尸体非要处理?搞得关卡内干净得要命,不管什么时候看都像新建设施, 无趣。

本来就是互相厮杀的地方,尸横遍野多有气氛。在哪儿死掉就在哪儿陈尸,保持着死前最后一刻的真实模样, 想想都精彩。

最后一丝紫光,也没入了天花板。

走廊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寂静, 幽暗,微弱的烛火在不知哪来的冷风中摇曳。

Guest.014回头看看传菜口,犹豫着守株待兔的游戏,要不要再来第二遍。

发现[生门]其实是个意外。

他本来是在这层追杀一个闯关者。那人战斗力完全是渣——当然, 现在这关卡里的每个闯关者,战斗力都是渣——但逃跑起来倒是又快又狡猾, 在这一层里七拐八拐,有些走廊Guest.014都是第一次来。

要不是Guest.014的速度够快, 还真可能被对方甩掉。

结果就是一直追到这里。

当时有一小队闯关者正一个个往传菜口里钻。那个带着Guest.014跑过来的家伙, 也没料到这里居然有出路, 当下奔过去和那一小队闯关者一齐挤进了传菜口。

Guest.014没慢多少, 也就两三秒工夫便也到了传菜口前, 然而传菜道里已经空无一人。

他不罢休,也学着那帮家伙钻了进去。

刚才还噼里啪啦往下送人的传菜板,在他身下,纹丝不动。

Guest.014不信邪,对传菜板进行了“压砸捶撬”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敲打,传菜板从始至终稳如磐石。

手都捶酸了的Guest.014,不得不死心,认清了“客人无法入[生门]”的现实。

不过他多机灵啊,立刻改变策略,从“追击”调整为“守株待兔”。

[生门]可以让闯关者脱离游戏,却无法通关,想通关,还要再进入关卡,万一回来还是这条通道,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一网打尽。

退一步讲,就算这里是“单向道”,只能出不能进,那其他还没离开古堡上层的,想逃命,也得来找[生门],他同样可以一网打尽。

怎么想局面都很美好,于是Guest.014义无反顾就藏进了传菜口,还将挡板放下来,完美伪装。

一切都按着他的预想进行。

除了……时间。

从他进入传菜口,到现在终于杀掉了第一个人,中间足足等了近二十分钟。

他这样修长完美的身材,蜷缩在狭小的传菜口里煎熬二十分钟,简直是噩梦。如果不是不甘心一无所获,他早就跳出来放弃了。

但是现在终于有了成果,Guest.014发现这法子还是不错的。虽然等待漫长,可最后一击绝杀的滋味,尤其看着被杀者那样震惊的脸,实在回味无穷……

【Guest.014请注意,这是一个不详的警告哟。游戏中,守关者禁止进入[生门],你已违反一次,如果再犯,将直接失去守关资格,强制离开关卡。】

……这下不用纠结了。

“设计关卡系统的人绝对是个无趣的家伙。”Guest.014郁闷地咕哝着。

幸而他也不是个执着的人,既然不让,那就换别的玩法喽。

活动完筋骨,腰背也没那么酸了,Guest.014立刻头也不回地跑出这条偏僻走廊,心情扫去阴霾,重新快乐放飞:“小13,我回来找你啦……”

身处古堡七层的Guest.013没听见来自搭档的呼唤。

他正在一个幔帐被扯下的房间里,自我懊恼。

五分钟前,古堡七层。

唐凛从古堡下半部休息区重新回到关卡区时,不仅被关卡系统强行和自家伙伴分散,人还落在了一条地图上不细看几乎发现不了的走廊上。

那走廊又偏僻又狭窄,没一点烛火亮光,他是艰难摸着墙壁一点点向前走,才慢慢绕到了一条稍微宽敞些的走廊。

不料刚进走廊,就听见前方,走廊尽头的拐角那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就像有人在逃命。

唐凛怕是自家伙伴,和他一样随机落在了这一层的某处,还没来得及藏身,就撞上了浴袍男或者杀人魔。

思及此,他快步向前,而那个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眼看就要来到走廊尽头,终于有人从拐角里跑了出来,冲进了他所在的走廊。

唐凛一怔。

他猜错了。不是自家伙伴,是祁桦。

祁桦显然没料到这里还有人,脚下一顿,紧接着改直线为斜线,从唐凛身边擦过,避免了二人相撞的尴尬。

一切只发生在短短数秒。

祁桦甚至连速度都没减慢多少,擦肩而过后,一溜烟就没了影。

唐凛和此人倒没什么可说的,偶然相遇,就当陌路,是个不错的处理方式,大家都顺心。

不过祁桦这样逃命,意味着拐过去的那条走廊里,存在着巨大危险,不是浴袍男,就是杀人魔,或者干脆两个人在一起。

但如果是追杀,为什么祁桦跑过来之后,那边就没声音了呢?

好奇害死猫,唐凛很清楚过去一探究竟极有可能送人头,但什么都不知道,就转身逃跑,永远都不直面恐惧,那这盘游戏就别想赢了。

他至少要知道在前方走廊里的是谁,发生了什么。

身体贴住拐角墙壁,唐凛缓缓蹲下,谨慎地探出一点点头。

走廊里的景象渐渐清晰。

唐凛呼吸一滞。

只见不远处的一扇房门前,已经换回正装的浴袍男,正掐住越胖胖的脖颈,将人生生提了起来。

浴袍男没有再发动“窒息领域”,因为从唐凛这里,可以清楚捕捉到越胖胖不断挣扎的双脚偶尔踢到门框的声音。

难怪只见祁桦逃命,不见背后人追,因为追杀者手里有猎物了。

越胖胖的脸色已发紫,唐凛根本没时间多想,如利剑般冲了出去。

Guest.013很享受亲手绞杀猎物的过程,每到这时,他总是比较投入。

一投入,专注力就有了偏移,对周遭的戒备也就相应降低,以至于唐凛到了身侧,他才察觉。

但Guest.013的身手还是快。

他根本没松开越胖胖,而是带着人向前一步,直接进了房门,也闪过了唐凛手中的匕首。

可是出乎他意料,一击落空的唐凛,没有如他预想那样,因为惯性冲过门口,反而像是早知道他会闪过,在他进门的一刹那,直接改用身体从后面狠狠撞向他的背。

Guest.013猝不及防,被撞得向前猛地踉跄,手上的力道就握不紧了。

丛越又是个重量级选手,得这么一丝机会,立刻剧烈扭动身体,凭实力挣脱。

撞了Guest.013这下,唐凛是用了全部力气,撞翻了对方,自己也跌进了房间。

好在他跌得不是太猛,比Guest.013更早爬起来,一个箭步就冲到了越胖胖身边:“怎么样?还好吗?”

越胖胖想说没事,但本能驱使着他大口大口汲取空气,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又摇头又点头的,表示自己没事,自己可以。

唐凛眼见着他泛紫的嘴唇恢复一点血色,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可又瞧见他眼里因为缺氧造成的些许充血,愤怒便从心底涌出,流到四肢百骸。

Guest.013直起身,脸色并不比唐凛好到哪里去。他一下下拍着自己身上被唐凛撞到的地方,仿佛那里蹭了什么脏东西,他要极力拍掉。

唐凛尽全力克制着心中的愤怒。

因为现在还不行。仅凭他和越胖胖,根本不是浴袍男的对手。愤怒可以让他们无所畏惧,但冷静才能让他们获得最终胜利。

眼下的当务之急,不是战斗,是存活。

“别再费心思了,”Guest.013一眼看出唐凛冷然之下藏着的盘算和狡黠,他缓步来到门口前方,挡住二人离开房间的唯一出口,冷冷和唐凛道,“从你决定撞我的那一刻,你就该想到后果。我不会再让你们有机会走出这个房间。”

愠怒,杀意。

唐凛明确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这两种情绪。

但浴袍男有什么可愤怒的?就因为自己撞了他,阻止他杀人?

唐凛没时间想更多。他盯住浴袍男,和丛越说:“等下一有机会就跑,不用管我。”

越胖胖听这意思,感觉自家队长好像有主意了。但他那有限的脑子,实在想不出眼下怎么破局,近身和浴袍男打,别说二打一,就是十二打一,都悬,因为对方可以发动“真空”啊。再说就算真有机会,也要两个人跑,他哪能扔自家队长不管?

越胖胖还没想出所以然来,就看见对面的浴袍男微微眯眼。

靠,不好!

他心里一紧,果然窒息感重临。

唐凛却几乎在同一刻启动,但不是攻击浴袍男,而是回身抓住墙边垂下的深红色幔帐,用力一扯,竟将厚重的布料全部扯下。

唐凛并没有什么高深的战术,就是想着无论如何先逃掉再说。不能硬逃,那就智取,不能近身,那就给浴袍男制造障碍,琢磨来琢磨去,就把主意打到了幔帐上。

扯下幔帐的一瞬间,趁对方反应不及,尽可能多地撑开幔帐,从对方头顶蒙下去,只要把人蒙住,如果侥幸还能困到身下,他和越胖胖都可以脱身。如果困不住,蒙这一下,让越胖胖跑掉也绰绰有余了。

以上就是唐凛就地取材的粗糙计划。

但他没想到,刚第一步,就出了意外。

那幔帐也不知道多久没人碰过了,落了厚厚一层灰,被唐凛这样用力一扯,满屋霎时尘土飞扬。

浴袍男在扑面而来的灰尘里,先是一僵,然后迅速从口袋中拿出手帕捂住口鼻,眼里堆满真情实感的强烈嫌恶,右脚甚至往后撤了半步,后来像是想到什么,又停住了。

唐凛当然知道对方想到什么。

自己和越胖胖还在屋里,浴袍男哪拉得下面子先撤退。

但对方分明浑身都散发着不想在这里再多待一秒的气息啊。

对方讨厌尘土飞扬——这一发现简直让唐凛惊喜。他当下又把深红厚重的幔帐“呼——”地抖落了第二次,动作潇洒得像个斗牛士。

更多的尘土弥漫开来。

浴袍男脸色微变,身体也再次僵硬。

唐凛这次可没再给他适应时间,拿着那幔帐就罩了过去。

浴袍男果然一惊,条件反射地往旁边躲,就像罩过来的不是幔帐,而是魔鬼。

唐凛勾起嘴角,如果说他的战术只有4分,对方的完美配合,补上了剩下的96。

浴袍男躲开的一瞬间,唐凛猛地将幔帐扔向对方,趁对方和幔帐激烈纠缠之际,带着越胖胖一口气冲出房间。

等Guest.013撕碎幔帐,冲出那间乌烟瘴气的房间,哪里还有闯关者身影。

Guest.013脸上冷得要结了冰,呼吸却沉重,心跳一下下砸着胸膛,有生以来,都没这样愤怒过。

对方或许只为逃命,但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他有洁癖,认识的人都知道,从来没有人敢越雷池一步,更别说故意挑衅。

结果居然是在这样的休闲娱乐区里,被一个虫子用个破布帘迎面抖了一脸灰。

还抖了两次!

不过这样下三滥的招数,如果那些虫子以为可以反复用,那就太天真了。

Guest.013扶住门框,抬头看向房内,深邃的眼里,映着满屋仍在飞舞的灰尘。

再脏的东西,只要他有了心理准备,就足以用毅力克服。

门框上修长的手指用力握紧,Guest.013深呼吸,再深呼吸。

渐渐地,木制门框传出细微声响,直至“咔”一声,裂了。

唐凛全然不知自己伤了Guest.013那颗高贵的心。他带着越胖胖一路奔到楼梯,从七层下六层,左绕右绕找了一间离楼梯极远的,位置相对偏僻的房间躲了进去,终于获得片刻喘息。

房门一关,越胖胖就想抱着唐凛哭,但因为怕被范总消灭,只要跳过抱,只剩哭:“队长,我是孙猴儿,你就是观音!每次危急关头,都是你来救我——”

唐凛尽可能忽略掉那沉重的比喻式赞美,直奔重点:“我看见祁桦了,就从你那条走廊跑出来。他是单纯路过,见死不救?还是你差点被杀,就是让他坑的?”

越胖胖咽了下口水,尴尬地笑:“队长,你还真是了解我……”

唐凛一听就知道答案了,没好气道:“我是了解祁桦。”

左右都被看见了,丛越就把自己怎么分享情报又怎么被祁桦坑的,简洁迅速地给唐凛大概讲了一遍。

说完,他有点没脸看唐凛,低头怯怯地问:“队长,我是不是非常蠢?”

唐凛认真点头:“是。”

丛越“……”

还真是干脆利落。

眼看着越胖胖脑袋耷拉得越来越低,唐凛声音缓和下来,拍拍他肩膀:“分享情报本身没有错,但既然你是掌握情报的优势方,又知道祁桦是什么样的人,至少先让他付出一些成本,你再提供情报。”

越胖胖撇撇嘴,嫌弃道:“他能付出什么?要钱没钱,要貌没貌,要才华没才华,要人品没人品。”

唐凛乐了:“他能做的多了。斟茶认错,喊你大哥,你觉得怎么最爽,就让他怎么做啊。你被他压迫了这么久,难道不想出口恶气?”

越胖胖真没想到这一层。

此刻被唐凛一描绘,他简直心痛得仿佛错过了一个亿!

“但、但那种情况下,哪有时间掰扯这些,”为了缓和心痛,越胖胖只能努力找理由,“恐怕一套认错流程还没走完,浴袍男就杀进来了。”

“那正好,”唐凛说,“拿着情报和他谈合作,逃生成功之后再给情报,你看他还敢不敢害你?”

丛越:“……”

唐凛:“越胖胖?”

丛越:“队长,你们公司还缺人不?等出去以后我就跟着你干,跟到老学到老!”

唐凛:“……”

出去以后?这用词怎么感觉他俩像误入歧途的失足青年。

“等一下,”唐凛忽然想到什么,又和越胖胖确认一次,“你说祁桦是从浴袍男人的腿边爬走的?”

“嗯,”越胖胖非常肯定地点头,“我当时被勒住脖子了,很明显感觉到祁桦爬过去的时候,那个变态很用力的把腿撤了回来。我还奇怪,他干嘛不一脚把人踢飞,反而要故意放祁桦走?”

唐凛沉默下来。

先前他为了救越胖胖,把浴袍男撞进房间时,男人极力拍打衣服上灰尘的画面,再度闪过脑海。

还有后来的幔帐灰尘……

好半晌,唐凛抬起头,墙壁上的烛火在他眼眸里跳动。

“也许不是故意要放祁桦走,而是因为某些不可抗力,不得不。”

同一时间,古堡八层。

这是古堡的最顶层,也是天花板最高的一层,天花板到地面的距离是其他楼层的1.5倍,使得空间感没那样压抑。

但依旧烛火暗淡,阴恻恻的。

南歌和郑落竹从古堡下层返回,都落在了这一层,且相距不远,没一会儿就遇见了。

但自从二人汇合后,就再没在这一层里见过第三个闯关者。

明明应该有三十几人分布在这古堡上半部的四层,可南歌和竹子一路走来,所到之处只有冷清寂静。

这让他们生出一种悚然错觉,仿佛这座古堡就是一个吃人的怪兽,将一个个闯关者,无声吞没。

“他们会不会不在这一层?”郑落竹压低声音,和南歌讨论。

因为他和南歌返回后都落在这一层,理所当然就从这一层开始寻找伙伴汇合,但走了这么半天,也没发现半个人影,郑落竹就有点没底。

南歌也一样,她没想到六人返回之后竟然被分开,想了下,说:“再找几个房间,还没人,我们就下楼。”

说话间,他们来到一扇华丽的房门前。

这房门和古堡随处可见的绝大部分房间房门完全不同,长宽高都是普通房门的数倍,门板一看就下了工夫,用料讲究,雕花繁复。

二人面面相觑,连忙看<小抄纸>中的地图,好半天,才找到这个位置——古堡主人起居室。

他俩没想到竟一路摸索到了主人房,根据平面图看,门后的房间面积,也是普通房间的数倍。

虽然已找到了[生门],但这样独特的房间在古堡内并不多,南歌和竹子交换个眼神,意向达成一致——反正都到了,进去看看,既是寻找伙伴,也算探索环境。

郑落竹抬手,缓缓推动门板。

门扇很厚重,但并未上锁,随着推力,一点点开启。

就在这时,远处走廊突然传来一声轻佻呼唤——

“小13,你到底跑哪里去了,赶紧出来呀……”

郑落竹和南歌同时变了脸色。

是杀人魔!

并非他俩听力超群,实在是这声音语调都太有特点了,过耳难忘。

“小13……”

自得其乐的呼唤和脚步声,都越来越近。

郑落竹和南歌再无其他选择,飞快顺着门扇开启的缝隙,闪入起居室。

Gutst.014拐进走廊,正看见那华丽到难以忽视的门板,从里面一点点合上。

Gutst.014细长的眼弯下来,染上笑意。

※※※※※※※※※※※※※※※※※※※※

前200留言姐妹发红包~~月底了,捂脸求营养液…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重生成猎豹逸宁她病得不轻天降情缘,我和男神当邻居我五行缺你在日本当猫的日子宠你上天小姐每天在线掉马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你好毒我老公是重生的玄学少女才是真大佬[重生]上神的快穿求爱路天才基本法小四,向着渣男进攻重生女配洗白日常我行让我上[电竞]懒人德德克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BOSS作死指南今天前妻也没找我复婚她又飒又爽[快穿](家教)Crossover Region三分野重生90甜军嫂
完本推荐: 唐砖全文阅读双脑医龙全文阅读元龙全文阅读都市狂尊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全文阅读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全文阅读妃嫔这职业全文阅读最废女婿全文阅读化龙全文阅读我的师父是神仙全文阅读地狱门开全文阅读我的校花老婆全文阅读极品小农民全文阅读张三丰异界游全文阅读下山虎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契约军婚全文阅读极品都市神匠全文阅读武神天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墨桑林羽江颜红楼:混世大魔王狂少归来什么都会的仁王君女神的上门豪婿金色绿茵大唐第一逆子极品捡漏王最后一个女玄术师踏星龙门狂婿养鬼为祸一剑独尊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我只想自力更生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神都猛虎Re,骨傲天屠戮的我我系统的画风不太对网游之畅游从网络神豪开始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武映三千道入赘龙王回到秦朝当皇帝霸婿崛起全球神祇时代明尊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