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满载而归

胜负再没悬念。

被二十多个文具树狂轰乱炸一番的Guest.002, 最终走上了Guest.004的老路——被捶晕。

郝斯文用[捆仙索]把两个猎人绑到一起, 关岚再拿[恶魔之手II]挨个慰问一遍, 加点头疼脑热的buff,莱昂一视同仁, 给2号腿上也来一枪。

上完三保险,两个猎人交由最健硕的几个闯关者拖着,清一色、佛纹、江户川在旁边随行,万一等下赶路途中猎人苏醒, 并奇迹般挣脱桎梏,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启动[寸步难行]+[禅心]+[此路是我开], 让猎人们脚下没根,心里没劲, 前方没路。

二十八个围捕两个,算以多欺少吗?

当然算。

但闯关者们不觉得这有任何问题。他们只恨大家集合得太晚, 若能再早点,兴许有些伙伴就不用死。

“现在就差1号和5号了,”郑落竹问唐凛, “我们是继续找, 还是先回去?”

他这一问,所有人目光都随着集中到VIP队长身上。

唐凛的[狼影追踪], 是大部队移动的依据, 自然, 唐凛的意向至关重要。

“回。”唐凛没半点犹豫。

大部分人也是这个意见。

带着两个猎人再去抓第三个, 变数太多, 万一真混战起来,他们很容易顾此失彼。

“但是回去的路……”大家看向昏迷中的两个猎人,都失去意识了,还怎么带路?

唐凛早有准备,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迷你多功能军刀:“出发之前,我问何律要了这个。”

众人恍然。

干嘛非要猎人带路,直接追踪山脚看管着Guest.006的何律一样嘛。

唐凛召唤出小狼,把军刀递到它鼻子底下闻。

狼影先前一直在追踪猎人,需要时间忘记原本的味道,再记住新味道,故而嗅了许久。

众闯关者在旁边等,等着等着,就有人开始想些有的没的:“唐队,你只拿了何律的东西吗?”

唐凛不明所以回头:“嗯,怎么?”

“万一,我是说万一啊,何律要是不在山脚了呢,或者干脆就进了森林,我们追着他不就走冤枉路了。”

有人发言,就有人附和:“对啊,人毕竟不是山,永远在那儿不动。”

唐凛摇头:“别人可能会动,但何律答应了我守在山脚,就绝对不会擅离职守。”

或许是唐凛太笃定,那人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咕哝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也不是说他就一定擅离职守啦,就说万一嘛……”

“万一的话,”范佩阳低沉出声,“我这里还有剩下六个人的头发。”

唐凛愕然:“你什么时候揪……咳,问他们要的?”

“这个不重要,”范佩阳说,“如果他们都跑了,我这里还有6号的。”

众闯关者:“……”

你的危机意识太过剩了!

终于,狼影抬起头,短暂酝酿后,毫不犹豫朝某个方向跑去。

众闯关者精神一振,立刻跟上。

唐凛自然跑在最前面,可刚跑出几步,余光里突然捕捉到一抹淡淡的紫。

他转头去望,下一秒,整个人停住。

“怎么不跑了?”后面的霍栩问,而后没等唐凛答,他就随着自家组长的目光望去同一方向。

约两百米的远处,一团被紫光包裹的尸体,正在缓缓升空。

众闯关者也陆续停下,他们都看见了。

有尸体,意味着那里有猎人。

如果不是一对一,那就意味着很可能……还要继续死人。

死的是谁?

离太远看不清,可能是不相干的人,也可能就是自己的队友。

“嗷呜——”

狼影突然呜咽着返回,在唐凛面前蹲坐下来,哼哼唧唧很不甘心。

唐凛抬手摸了摸它的头,说了声“乖”,小狼就化成黑雾散了。

他这厢刚切断[狼影追踪],靠近紫光方向的周云徽,就已经招呼大家动起来了:“这边——”

大部队一瞬间就转了方向。

从头到尾根本没有谁去讨论要不要救人,每个人都在同一时间做出了相同选择,仿佛天经地义就该这样。

唐凛带着自家五个队友快步追上跑在前面的周云徽,回头和剩下人道:“我们几个先过去,你们看住猎人,慢一点跟过来没关系。”

众人明白,救人要紧,但已经俘虏的猎人也不能放松。以猎人的能力,稍微松一点,都可能被对方钻空子。

就这样,VIP和周云徽先跑没了影。

剩下人带着2号、4号往紫光方向步行前进。

唐凛远远的,就看见两个人在张弓对峙,旁边地上好像还有几个人受伤了,但被树木遮掩,看不真切。

他们的脚步声也引起了战场中心的注意,张弓对峙的两个人同时望过来。

双方相隔大约十几米,跑在最前面的周云徽愣了。

搭弓射箭的猎人他当然认得,正是不久前才从他们手中跑掉的Guest.003,但——两个Guest.003?

其中一个Guest.003见到闯关者队伍,整张脸都亮了,立刻大喊:“你们愣什么呢,过来帮忙啊——”

进了3/10集结区,各组织情报一互通,其实每个人的文具树就很难再成为秘密了。

周云徽第一时间就在脑内检索出了匹配信息——还乡团,祁桦,[画皮]。

周云徽和这人没打过什么交道,单从道听途说,对这人印象也谈不上好,但现在面对的是猎人,他们立场一致。

“你们怎么样?”周云徽问。他目测祁桦没什么外伤,所以问的主要是地上那几个。

几个人显然很不好,因为已经说不出话了,只喘息着冲他艰难摇头。

Guest.003本来已经让祁桦搞得很烦了,他没想到有闯关者不仅能模拟外形,还能模拟他的身体素质和能力。短短几分钟的交手,简直就像在和一个低配版的自己打,上风是占了,但没绝对优势,竟然无法速战速决地拿下。

现在又引来了七个人,啧。

打是不能再打了,不过抽身而退还是可以很从容的。

Guest.003暗中打量VIP和周云徽,都是先前打过照面的,没什么惊艳的文具树,突围他们,不难。

思及此,3号猎人勾起一抹不屑:“你们先前的人马呢?可惜了,你们不该分开的,就凭你们几个,根本拦不住……”

“哒哒哒——”

凌乱的极速行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Guest.003吞了下口水,嘚瑟戛然而止。

不远处,已经可见大部队隐约的身影。

周云徽耸肩:“借你吉言,我们没分。”

郑落竹单手搭上他肩膀,向猎人补刀:“不光没分,还越来越紧密团结。”

说话间,走在大部队前面的四个甜甜圈,已经先过来了。

祁桦的[画皮III]正好在这时失效。

甜甜圈们都不用费心分辨,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真正的Guest.003仍搭着弓,弓弦拉得满满,尖锐箭头直指祁桦。

“喂,都老熟人了,你就别摆造型了,”全麦朝他摩拳擦掌,“你现在有两个选择,A.束手就擒;B.被迫束手就擒。”

五五分:“他学你说话。”

关岚:“……我听见了。”

全麦终于知道为什么关岚总爱给人选项了,这会生出一种掌控全局的感觉,爽啊。

大部队陆续赶到。

整整二十八人,算上祁桦和地上三个受伤的,三十二人。

Guest.003没数人,是二十个还是三十个,对他不重要。

重要的是,002和004也在。

如果能把昏迷中的二人唤醒,他们三个联手,那就是另一个局面了。

Guest.003飞快在脑内盘算,忽然觉得头顶有亮光。

他下意识抬头。

十几个火球像陨石一样正往下呼呼地砸。

这是周云徽的四级文具树——[繁星流火]。

Guest.003“啪”地松开弓弦,闪到旁边一跃上树。

然而还是有几个火球把他砸到了,可也只是燎焦了发尾,没造成真正杀伤。

落在树上的Guest.003飞快做了决定。

唤醒2号和4号?呵,别多此一举了,先脱身才是紧要的。

反正他已经杀了不少闯关者,玩儿够本了,接下来就是等,等该通关的通关,剩下零星几个人时,他再出来,处理干净,关卡结束。

回家之后舒舒服服洗个澡吧。

Guest.003一边畅想着,一边集中全身力量,“咻——”地跳到旁边一棵更高的树上,速度之快,就像一道瞬移的光影。

落到树梢后,他猛然回身,张弓就射。

羽箭离弦,一支变两支,两支变四支,待到众闯关者面前,已经分散成了十几二十支的极箭雨。

郑落竹和另外几个防御系伙伴,同时启动文具树。

羽箭“当当当”地射在铁板以及各种看得见看不见的防护上。

Guest.003本来也没打算杀人,箭雨其实就是火力压制,方便他脱身罢了。

再见。

他用嘴型隔空和虫子们道别,身形一闪,“咻”地又上了更远更高……

哎?

上跃途中,Guest.003忽然觉得脖子一紧,后背一沉。

他艰难回头。

骷髅新娘手脚并用,笑容娇羞:“嗨。”

Guest.003:“……”

他恨[背后灵]。

“呼——”

狂风肆虐,是对对碰的[一路顺风]。

原就因为沉重负担而上跃速度减缓的猎人,直接被风吹得开始往下坠。

Guest.003一把抓住骷髅新娘胳膊,用力捏紧。

骷髅新娘剧痛,如果不是狂风呼啸,他发誓绝对会听见自己骨头碎了的声音。

但他还是没松手。

终于等来了灭顶的巨浪。

Guest.003直接被拍回了地方。

对对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霍栩的文具树,又羡慕又惊艳:“你浪起来也太帅了!”

霍栩蹙眉,一是不太懂得怎么应对夸奖,二是这个夸奖……好像哪里怪怪的?

落地就好说了。

以多欺少的闯关者们,是不会再给Guest.003起身机会的。

[狼影独行],咬。

[终极破坏狂],炸。

[繁星流火],烧。

[恶魔之手],病。

[流沙河],陷……

佛纹再三确认2号和4号仍旧昏迷,这才把[禅心]转到3号身上去。

Guest.003原本在重重文具树的水深火热里,感到无比愤怒和屈辱。

[禅心]一来,躺平任辱。

见Guest.003基本被控制住了,唐凛立刻切断[狼影独行],改用[快速愈合],依次将瘫在地上的三个伤员都救治了。

[快速愈合]是仅次于[大病初愈]的三级文具树,可以让伤口基本愈合,但后续还需要身体自己恢复,才能好得彻底。

这个没有[大病初愈]那么耗体力,但连续治疗三个人,唐凛还是气喘吁吁,额头出了一层汗。

他现在愈发确认,之前文具树解锁时的“群体治疗”,是文具树突然解锁带来的爆发性力量,因为现在无论他和哪一级文具树建立联系,都得不到“群体治疗”的反馈,一次只能锁定一个目标。

“这是你的文具树?”被治疗的伤员本来以为唐凛用的是一次性文具,可一次性文具不会这样消耗体力。

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唐凛大方承认:“嗯。”

三人既震惊又羡慕,旁边的祁桦心里更是泛了酸。

治愈系啊,在关卡里还没见过谁是治愈系呢。这是一道多少闯关者梦寐以求的免死金牌。

大部队里的很多人,其实也是这个想法。

连一向特立独行的甜甜圈,都有五五分这样的忍不住发声:“一个[狼影],活体GPS,一个[治愈],移动生命站,我都想跟着VIP了……”

关岚热情洋溢:“欢迎跳槽。”

五五分微微歪头,还想得挺认真,末了叹息:“不行,他们队的人性格太奇怪了,说好听点是各有特色,其实就是一群神经病,我进去了,一定会因为自己太正常,而感觉和他们格格不入。”

全麦听得直点头。

莱昂瞄准着Guest.003呢,没工夫搭理这边的灵魂谈话。

关岚则拍拍五五分肩膀,很欣慰:“你能看得这样透彻,很好。”

旁边偷听到一耳朵的五六个闯关者:“……”

你们甜甜圈对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四十分钟后。

一行人带着三个猎人,满载而归。

何律、三道杠、探花、下山虎、和尚等七个人,真的一点没动,就稳稳当当等在原地。

不过他们旁边又多了两个人。

浑身是血的崔战,和仅剩的一个十社队友。

崔战靠坐在一块大石头下面,那不是受伤挂彩,而是根本成一个血葫芦了,衣服全破烂了,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

就这,见大部队回来了,还龇两排白牙朝他们乐呢:“抓了三个?漂亮。”

周云徽差点没认出来这是崔战,连嘲讽都有点不利索了:“你、你从地狱爬回来的?”

“别废话了,”明明是互怼,可崔战声音虚得厉害,“我的猎人是4号,在你们手上这三个里吗?”

周云徽服了,命都要没了还惦记闯关呢:“在,在——”

他没好气拖长尾音,想把后面的Guest.004薅过来给崔战看,刚转头,就扫到了旁边和Guest.006绑在一起的瘦小男人。

男人也成血葫芦了,从头到脚那身伤,和崔战像复制粘贴似的。

崔战不用转头也知道周云徽在看谁,直接道:“1号……妈的,牙都没了,还挺难对付。”

周云徽:“你抓的?”

崔战没力气了,想翻白眼,最后也只是眨了下眼:“你说呢。”

周云徽现在知道崔战那身伤怎么来的了,但对1号的伤势来源一头雾水。崔战的文具树是速度系,可没有攻击系:“他咬你……该不会你也咬他了吧?”

“废话,”崔战说这两个字用力了些,牵动了伤口,靠着石头仰面喘息,“我能让他占便宜么。”

周云徽:“那你现在牙怎么这么白?”

身后二十几个安静听着的伙伴,差点扶墙。你关注的会不会太细节了!

崔战:“漱口了,怕中毒。”

二十几个伙伴:“……”

你还答得挺顺溜。

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周云徽没问题了,下意识回头看唐凛。

其实他不看,唐凛也要帮的。

淡金色光芒像一捧温暖泉水,将崔战包围。

十几秒后。

血葫芦还是血葫芦,从外面看不出什么改变,周云徽不太确定地问:“怎么样?”

崔战试着活动手臂,刚动两下,整个人鲤鱼打挺地跳了起来,拍拍胳膊,拍拍胸口,拍拍腿,“啪啪”的,末了一脸兴奋:“我操,真好了——”

“你消停点吧,”周云徽无语,“再把伤口拍裂了。”

唐凛也意外。

因为崔战伤重,他用了[大病初愈],的确是可以将伤口都治愈,但一下子就这么有精气神,绝对是崔组长自己天赋异禀。

“你用的什么治愈文具?”崔战问唐凛,也不说谢谢之类的客气话,直截了当道,“以后得着或者买着了,我还你。”

“省省吧,”周云徽看傻子似的斜他一眼,“人家那是文具树。”

崔战看看已经走到自家组员旁边,替组员开始疗伤的唐凛,再重新看回周云徽,用口型问——另一棵解锁了?

周云徽叹口气:“不用替他保密,全世界都知道了。”

崔战:“……”

6个猎人,5个落网。

96个闯关者,聚集此地42人,死亡数量不详。

何律带着留守的七个人,将五个猎人拢到一起,原本的几重防具上,又被归队者增加了更多的铜墙铁壁。

四十二个看管五个,不是问题,问题是——

“现在就剩5号了。”何律看向唐凛。

唐凛明白他的意思,却只能无奈摇头:“没有任何线索,”他把目光放到被困守的五个猎人身上,“恐怕还得问他们。”

1号已经奄奄一息了,估计对外界基本屏蔽。

2号、3号、4号都是被打晕了扛回来的,仍在昏迷。

何律再次看向曾提供过情报信息的Guest.006,双眼真诚。

Guest.006:“……我这回真不知道。”

何律没言语,似乎在判断他话里的真假。

Guest.006完全不想体验各种销魂的“严刑逼供”,直接一脚狠踹旁边离得最近的Guest.002。

2号猎人一个激灵,疼醒了,世界还没看清,就怒喝:“谁——”

“我。”Guest.006冷声问,“5号呢?”

“我哪知道,”Guest.002莫名其妙,顺嘴就答,“有没有那么个人都存疑。”

这种带着起床气的回答怎么听都无比真实。

众人面面相觑。

Guest.006不兜圈子,言简意赅:“从头到尾,我们就没见过5号,别说他在哪儿,就是他在不在这里,都不好说。”

周云徽亮出自己的<小抄纸>,把上面明明白白的“你的猎人编号:Guest.005”给他看:“没5号,我找谁通关?”

不单是周云徽。

五五分、江户川、十三幺等好几个人,都是Guest.005。

南歌也是。

祁桦的猎人是Guest.001,所以在听见崔战说那个瘦小的男人是1号时,简直心花怒放。

这会儿见大家都在研究5号,5号又根本没有头绪,心里就有点着急了。

太阳已经开始往下落,就要到傍晚了。

现在是狩猎者游戏的第二阶段,会不会还有第三阶段,第四阶段?还会有什么新的危险?

祁桦不想赌,也没必要为了别人去赌。

左思右想后,他开口,语气自然,就像是突然闪的灵光:“我想,5号这么神秘,会不会是身上有特殊的设定?”

众人看过来:“特殊设定?”

“对,”祁桦说,“就像……要满足什么条件,但能触发5号出场这样。”

“什么条件?”

“那就不知道了,”祁桦说,“我们现在手上除了这五个猎人,也没有其他线索。”

“哎?”有人顺着他的话往下想,“会不会是要先把五个猎人都去终点交差了,才能引出最后一个?”

祁桦立刻接口,就像被人点醒了似的:“很有可能。”

有些人似乎被说动了。

有些人则还在犹豫,毕竟如果把五个猎人交差了,没引出最后一个,他们通关的无法再回到关卡内,那剩下以5号猎人为目标的伙伴,就只能自己努力了。

唐凛和范佩阳都静静看着祁桦。

一个神情冷然,目光凛冽。

一个轻蔑不屑,就像在看拙劣的把戏。

丛越没自家队长和范总那么沉得住气,直接开喷:“你想过关就直说,别拿什么没影的设定给自己铺路——”

他太了解祁桦了,了解他的冷漠残忍,了解他的自私自利。

祁桦已经自我催眠地快把丛越这个叛徒给忘了。谁让VIP不好惹,没必要为一个小喽啰给自己找不痛快。

不料对方直接杀出来了。

祁桦被怼得脸上无光,想辩解,谁料刚一张嘴,那边又继续喷——

“你说得轻巧,还拿五个交差了,可能就触发了,那要是没触发呢?剩下的人怎么办?”

祁桦哑口无言。

众目睽睽,他当然不可能说那些引众怒的话。

“我就是突发奇想,”祁桦咽下忿恨,努力扯出一张笑脸,“确实欠考虑了……”

南歌心里温热。

他知道,越胖胖不单是怼祁桦,更是为了自己,自己还没完成任务,越胖胖怕她这个伙伴落单。

还有一直揽着越胖胖肩膀、给他助威的竹子,嘲讽看祁桦演戏的范总,明显生气了的唐凛,还有根本无视祁桦、全程四下环顾寻找可疑的霍栩。

所有VIP的伙伴,都没动摇过陪她到底的念头。

咦?

突来的、似曾相识的微妙感,打断了南歌思绪。

她本能地看周围。

又是那道暗中窥视的目光。

如果说之前在森林里还不能确定,现在则没有任何怀疑了,因为如芒刺背的感觉太强烈。

那个原本已经消失,让她以为是自己多心的暗中窥探者,跟到这里来了。

而且,离她很近。

※※※※※※※※※※※※※※※※※※※※

来个粗长!前200留言姐妹发红包=w=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书中自有颜如玉穿书后我成了全民女神宠你上天BOSS作死指南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傻瓜镇的居民霸宠黑莲娇妻重生成猎豹初恋选我我超甜我在九零捡垃圾他的情深似海她病得不轻总有颗星星在跟踪我绝世名伶系统你好毒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雷古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炮灰姐姐逆袭记念慕撑腰懒人德德克封少娇妻,有孕出逃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民国小商人
完本推荐: 诸天万界装逼系统全文阅读捡漏全文阅读极道宗师全文阅读透视之眼全文阅读无限进化全文阅读嫡女归全文阅读末世之无限兑换全文阅读我真有个首富老爸全文阅读我的亲爸是首富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神级修真学生全文阅读阎罗至尊全文阅读末日孤行者全文阅读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嫡女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全文阅读一世之雄全文阅读苗疆道事全文阅读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全文阅读神龙兵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傻白甜老婆独步成仙第一战神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一剑独尊帝霸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星球大战:白银誓约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大唐逍遥驸马爷斩月林羽江颜乱晋我为王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绝品小神医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妖龙古帝不败战神我只想自力更生狂少归来魔谣之末世调查全能代课老师我在末世卖麻辣烫我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穿越之极限奇兵唐朝小白领我只有两千五百岁万界带货商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