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第六天⑤

【2号孤岛】

守关人登岛,意味着最后考核开始, 所以当卡戎踏上2号孤岛的那一刻, 草莓甜甜圈们就和已经开始骰子游戏的1、3号两组一样,来了3/10关卡的关底。

当然, 正在月色下堆沙滩城堡的六个甜甜圈, 还浑然未觉。

卡戎和喜欢玩花活儿的潘恩不同, 可能人到中年,都比较崇尚返璞归真, 故而他给这座孤岛设置的终极考核内容,比骰子游戏简单多了,一句话足以概括——由他亲手处理掉2号孤岛六人组里最弱的那一个。

谁最弱?

在这一组里很明显了, 就是叫探花的那个。

无论从文具树属性, 还是从他登岛后的表现,几乎没有亮眼之处, 就鼓捣了一个“淡水蒸馏”, 获得的淡水量还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五天观察下来, 他实在搞不懂,这样一个人是怎么混进这么一支高战斗力队伍的。

不过卡戎给这座孤岛设置的考核内容,也从侧面证明,他对另外五人, 客观上还是认可其能力的。

所以这最后的考核, 重点不在“处理探花”, 而是“处理”过程中, 另外五人的反应和表现。

首先, 他不会正面袭击,而会等到六人休息后,单独锁定探花进行偷袭,以此来考核其余五人的警觉性和应变反应。

其次,他不会一下子就杀掉探花,而是会将其拖进海里再解决,一来他喜欢在水下战斗,二来,也可以将考核过程稍稍拉长一些,否则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边都结束了,那还考核什么。

至于最终的考核结果……以卡戎这些天观察到的情况来说,另外五人只要不出大差错,他应该都会给通关。

带着这样客观的考核预期来登岛,其实卡戎的心态已经比较平和了。

杀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探花,他预计整个过程不会超过半小时,如果那五个想保护队友的甜甜圈制造的麻烦超过预期,那有一个小时也够了。

但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都到最后考核了,甜甜圈们还是有办法在他的忍耐极限边缘疯狂试探——

那六个家伙,在沙滩上玩耍了一夜。

一夜!

登岛之前,卡戎已经把“偷袭”这一考核方案,在鸮系统备过案了,如果因为他的执行不力,导致偷袭变成强攻,鸮系统会把整个过程形成报告,给守关人内部传阅,以吸取经验教训,真出现那种情况,他能被嘲笑到明年。

所以甜甜圈不睡,卡戎就只能等。

最终,因为年轻闯关者们令人发指的颠倒作息,卡戎足足在丛林里潜伏了一夜。

月落日升,人到中年的守关者望着清晨的旭日,开始认真考虑退休的问题。

阳光和煦,海浪阵阵。

嗨够了的甜甜圈们,终于四散开来,各自找地儿休息。

卡戎长舒口气,捏捏发麻的腿,随着探花移动的目光,渐渐从懒散,变得锐利。

或许是心疼他这一夜蹲得太苦,探花竟然选择了去躺吊床休息,成了唯一脱离大部队的人。

卡戎微微挑眉,嘴角勾起。这么配合,真是不朝探花下手都不好意思。

没一会儿,六人就相继睡着了,五个分散着躺在沙滩和草丛交接一带,剩探花一个,在七八米外两棵树间的吊床上。

孤岛安静下来,只剩丛林深处,偶尔有几声兽叫。

果然是逍遥日子过多了,卡戎无声站直身体,这种随意的休息方式,连半点警惕性都没有。

他放轻脚步,慢慢转身,准备绕到吊床后面去,不料身体刚转过来,裤腿就一紧。

他吓一跳,飞快低头看。

只见一头肉粉色的小香猪奋力咬着他裤腿的布料,撕扯半天没扯动,发出一声不高兴的“哼唧——”

卡戎无语,赶忙捂住小香的嘴,怕吵醒甜甜圈。

一捂,小香猪“吭哧”一口,咬住卡戎半个手掌。

卡戎疼得五官都皱到一起,咬牙忍住没出声,飞快召唤出投屏,操控2号孤岛一切动物进入睡眠状态。

小香猪“扑通”倒地,鼻子发出微微鼾声,嘴还咬着卡戎手掌不松。

卡戎费力地把手抽出来,没受伤,就手背上半圈深深牙印。

自家队友,自家队友,虽然暂时被闯关者洗脑,但等这帮神经病离开,下一批次闯关者到来,它一定会迷途知返的——卡戎不住地在心里默念,才勉强压下“吃掉它”这一魔鬼念头。

跨过睡得香甜的圆润小香猪,卡戎终于绕到吊床后方,距离那五人很远,但距离探花,只剩三四米。

距离近了,他才发现,吊床旁边的地上,戳着一面半人高的盾牌,盾牌顶上,挂着一个小巧的风铃。

卡戎早就对六人的文具树了如指掌了,当下认出,这是和尚的三级文具树[风铃盾]。

除了盾牌的基础防御性外,该文具树最大的特点是,可以预警。

当有文具树或者特殊能力的攻击接近,盾牌上方的风铃就会响。

看来也不是全然没有警惕。

卡戎抬眼望一下远处的和尚,乍看像睡得很沉,但还能操控文具树,说明这人根本没睡着,顶多是闭目养神。

还不错,没让他失望。

不过如果以为立一个[风铃盾]就万无一失,那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偷袭一个探花,根本不需要他发动特殊能力。

卡戎一步一步,无声向前迈进。

一直走到吊床旁边,风铃盾也静静的毫无声响。

倒是吊床上的人,仿佛感应到了危险,强撑着睁开困倦的眼。

四目相对。

探花霍地瞪大眼睛,本能惊恐。

任谁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一睁眼睛看见面前站个人,都扛不住。

“唔——”探花想喊,可刚张嘴,就被人紧紧捂住。

下个瞬间,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已被一股巨大力道扯下吊床,摔进草丛。

他想爬起来,但根本没机会,整个人已经被捂着嘴在草丛里拖行。

“唔唔——”探花奋力想喊。

可他那点挣扎,在卡戎这里就像小鸡仔扑棱翅膀。

短短几秒钟,卡戎已将探花拖到了沙滩,眼看就要入海。

探花一颗心越来越沉,也越来越凉。

卡戎的力量大到超乎想象,捂着他嘴的手掌,几乎要把他的脸按碎,别说挣脱,就连他想咬对方的手掌,都张不开嘴。

这就是守关人,当他们认真时,闯关者几无还手之力。

探花绝望地闭上眼睛。

他会死在海里,而且死得无声无息……

“砰——”

子弹出膛一样的枪响。

“探花,你再给我闭一个眼睛试试,信不信我让莱昂下一枪瞄准你脑袋——”关岚生气的声音,盖过一切海浪。

探花猛地睁开眼。

不远处,五个队友正狂奔而来。

“反应还挺快。”卡戎满意地低语,松开捂在探花嘴上的手掌,凑近他耳边,“你没机会活着离开这座岛了,有什么遗言,趁现在……”

“赶紧说”三个字还没出口,那边获得语言自由的探花,已经大吼出声了:“莱昂,我浑身上下就脑袋有用,你不能瞄准我脑袋——”

卡戎:“……”

很客观具体的遗言了。

眼看五人就要追上来,卡戎不再拖沓,眯起眼,凝聚精神力。

杀探花不用发动特殊能力,但想一次拦住五个甜甜圈,还是得用点手段的。

“叮铃~~”

风铃盾响了。

同一时间,已跑上海滩的五个甜甜圈脚下,细沙突然变成了流沙,五个人顷刻下陷了一尺多,且还在继续往下陷。

被困的甜甜圈们再没了先前的逍遥,一张张脸上全是愤怒。

和尚:“卡戎,你有能耐和我们打!”

五五分:“挑一个没攻没防的下手,你无耻——”

卡戎笑意渐淡,横在探花脖子上的手臂,勒得越来越紧,杀意冰凉:“以他的能力,根本到不了这里,你们一路保他通关,就该想到他会有应付不了的一天,真正害他的不是我,是你们……”

“砰砰——”

两连击的空气枪,给卡戎的高谈阔论画上句号。

卡戎躲过了一枪,另一枪擦着他肩头过去,擦破了他的衣服和皮肉,留下一道灼伤的血痕。

“把人留下,”莱昂举着手,依旧瞄准,“否则,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打偏。”

卡戎乐了,他还真不信:“说得漂亮没用,你可以再开枪试试,我也可以给你保证,刚才那枪,就是你打得最准。”

莱昂不说废话,再度瞄准,射击,一气呵成。

“砰——”

莱昂看得见,自己的子弹正朝着卡戎的心脏而去。

卡戎紧紧盯着前方,仿佛也和莱昂一样,看得见那颗越来越近的透明的空气子弹。

突然,他眼底闪过一抹暗光。

“扑——”

子弹在他面前,竟拐了一个直角,射入海水中。

莱昂重重皱起眉。

其他人看不见子弹,却看得见子弹射入水中的波纹。

“你们的能力,在我们面前不值一提。”卡戎的语气带着轻轻嘲讽,目光从莱昂移到旁边的全麦身上,小麦肤色的青年正浑身紧绷,像在暗暗拼命,“别白费力了,”卡戎直接打掉他的幻想,“沙坑是关卡给你们的,我顶多按个启动键,所以你的[以牙还牙],对我没用。”

一口气嘲讽个痛快,卡戎感觉前些天郁结在心里的憋闷都随海风散了。

幸福啊。

深呼吸,他拖着探花一猛子扎入海水之中。

随着二人身影被海水吞没,沙坑也渐渐消失。

“探花——”

甜甜圈们疯狂跑进海里,就在卡戎消失的位置,也一个个都潜下水面。

探花被卡戎一路勒得已经快喘不上气了,再一入水中,痛苦至极。

清晨的海水很透亮,阳光射进来,一片蔚蓝。

卡戎的黑衣,探花的红T恤,像这块蓝色画布上的两个异色点,清晰,醒目。

探花甚至看得清卡戎最细微的表情。

可他没精力去看了,他憋着气,拼命挣扎,试图挣脱卡戎的铁臂。

卡戎不为所动。

但奇怪的是,守关人也没进一步动作,只用一个恒定的力道禁锢着他,漂在水底。

为什么?

不是要杀他吗,为什么还不动手?

探花的挣扎渐渐停下来。

察觉到他转变的卡戎,不经意瞥他一眼。

对上守关人的眼神,探花忽然明白了——卡戎在等其他人下水。

这不是一场单纯的杀戮,这是一场考核,接受考核的是他五个伙伴,而他,从一开始,就被定为消耗性道具了。

仿佛意识到了闯关者的领悟,探花耳内突然听见了卡戎的声音。但卡戎只是看着他,并没有张嘴,这样的交流,更像是之前得摩斯和他们沟通时,用的那种心声——

【别怪我选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弱。】

身体里储存的氧气要耗尽了,探花的胸腔难受得像要爆炸。

毫无预警,勒在脖颈上的手臂突然松了。

探花顾不得看什么情况,一下子挣脱,拼命往上游。

卡戎低头,皱眉看着中弹的小腿,血丝正从创口中涌出,在海水里散成一缕缕红。

四下环顾,看不见狙击者。

莱昂的速度比他想象得快,攻击也比他预料得隐蔽得多,更重要的是,够冷静。

他先前让“子弹拐弯”,就为了彻底击溃闯关者的斗志,通常闯关者看到他的无敌,要么全然溃败,要么放弃这种没用的攻击,选择其他攻击形式。

莱昂竟然从始至终一点没动摇。

事实上,作为守关者,也不是真的无敌,只有在防御全开的情况下,才能做到抵御三级文具树。而这种级别的防御并不能一直开启,所以在没有防御的时候,三级文具树一样可以伤他。

毫无疑问,莱昂判断出了这一点。

水面上,探花冒出头,大口大口汲取空气。

“哗啦——”

旁边冒出第二脑袋。

探花呼吸一滞,猛地转头。

是关岚。

探花一刹那松弛下来,想哭:“组长——”

关岚急切道:“你先上岸!”

探花刚要点头,突然顿住,而后缓缓摇头。

关岚看懵了:“怎么?”

探花一字一句道:“他说‘别怪我选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弱’。”

关岚:“他没说错啊。”

探花:“关岚!”

关岚:“好好,你不弱,他一个变态,你和他计较什么。你现在给我立刻回岸上,你的仇,我们帮你报。”

探花:“不行,他激发了我的胜负欲。”

关岚无语:“所以呢,你要干嘛,回水下和他决一死战?”

探花:“其实吧,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海水之下。

卡戎很快就发现了莱昂踪迹。毕竟,在水下就是他的主场,无论从游速还是滞留时间,在守关者中都是拔尖的,连得摩斯,也不敢在无呼吸辅助的情况下,和他在水里切磋。

躲在一大簇珊瑚后面的莱昂,见自己被发现,也不恋战,迅速上浮。

卡戎想追,却发现全麦、五五分、和尚从正面游来。

卡戎挺意外。

他以为这群人救了探花,就会尽快离开水面,看样子,这是准备在水下替自家队友报仇呢。

不自量力。

卡戎撇撇嘴,但也不准备跟这三人纠缠,他的任务是处理探花,就算处理不掉,也不需要拿本来可以通关的人顶账,太浪费人才。

莱昂已经浮上水面,从卡戎的角度,还可以看见对方的两条大长腿。

守关人陷入纠结。

以职业道德角度,莱昂这一枪,够得上守关人徽章;但以个人感情角度,枪打在他自己身上,再给罪魁祸首盖个章,就怎么想怎么心酸。

卡戎一边思想斗争着,一边上浮,突然余光里捕捉到一抹红。

他错愕停下,定睛去看。

的确是探花的红T恤。

这家伙死里逃生不上岸,竟然又下水了,这是嫌命太长?还是刚才侥幸逃脱,给了他迷之自信?

卡戎哭笑不得。

脱钩的鱼,脱也就脱了,但脱完再第二次咬钩,他再不收下,就真说不过去了。

守关人骤然加速,以极快速度朝探花游去。

原本已经快追上他的全麦、和尚、五五分,瞬间又被拉开一大段距离。

三人心累。在水里,还真是卡戎的主场。

转眼,卡戎已经游到探花后方。

探花忽然加速上浮,像是感知到了危险逼近。

卡戎再没给他机会,伸手一把抓住他脚踝,将人扯下来。

探花剧烈挣扎,挥手乱舞,把周围水流搅和得乱七八糟。

卡戎这次不再拖沓,准备直接用手扼断对方的咽喉,但前提是,要先把对方乱挥的胳膊禁锢住。

卡戎瞅准时机,伸手去抓探花的胳膊。

探花却在这时忽然朝他伸出手。

卡戎猝不及防,怔了怔。

伸过来的掌心里忽然多出一块绿了吧唧的蛋糕,“pia”地糊了他一脸。

在致命的灼热贯通感袭来前的最后一秒,卡戎终于知道自己又被坑了。

关岚和探花换了衣服……等等,他为什么要说又?

五分钟后,海滩。

一脸热辣辣红的卡戎站在左边,六个甜甜圈罩着[刀枪不入琉璃屋],站在右边。

双方对峙,卡戎先发言:“你们不用再防御了,考核已经结束。”

六个甜甜圈一齐摇头:“滚。”

卡戎深呼吸,再深呼吸:“我会走的,但走之前,回答我两个问题。”

关岚不用他问,都懂:“一,换衣服的主意是探花的,你激发了他的胜负欲;二,蛋糕口味是芥末千层。”

卡戎:“……”

关组长眨巴着天真无邪的眼:“还有问题吗?如果没有,请你立刻离开,不然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继续拿蛋糕呼你的冲动。”

卡戎酝酿好半晌,重重吐出两个字:“通关。”

六个甜甜圈措手不及:“这才第六天?”

卡戎:“对,提前一天,立刻,马上,坐船去3/10通关集结区。”

六个甜甜圈:“那是什么地方?”

卡戎:“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一秒都不想再多看这些玩意儿了!

六个甜甜圈:“那守关人徽章呢?”

卡戎:“……”

这是一帮妖孽,妖孽啊。

轮船带着汽笛声而来,又带着汽笛声而走,带走了六个甜甜圈,也带走了两枚守关人徽章。

2号孤岛,清净了。

卡戎站在沙滩上,海风吹起了他的银发。

天气真好。

投屏的出现,打断了这份静谧——潘恩请求和你对话,是否接收讯息?

卡戎这次没有拒绝。

“怎么了?”卡戎对投屏里的同事,展现礼貌而不失真诚的微笑。

“我这边结束了。”潘恩淡淡道,看起来神色如常。

卡戎诧异,却没把诧异表现出来,只平静道:“有点早啊,这还没到第七天呢。”

潘恩点头:“是啊,但是经过几轮骰子考核之后,我发现他们的确有能力,够资格通关。”

卡戎沉吟片刻,道:“我这里也结束了。”

潘恩一愣,没卡戎那么会掩饰,意外都写在眼里:“几号孤岛?你也提前让他们通关了?”

卡戎一脸正色点头:“2号孤岛,和你一样,我也发现他们的确有能力,不必再浪费一天时间。”

潘恩:“哦……”

卡戎:“嗯……”

交流结束。

两位守关人中断联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投屏里翻对方孤岛的画面回放。

提前结束考核,因为闯关者能力够格了?

鬼才信你!

※※※※※※※※※※※※※※※※※※※※

继续发红包,继续放评论,啊啊好想快点恢复留言区啊,想念姐妹们盖楼我窥屏的日子——

【24040319:潘恩心想我终于片场休息了,该死的卡戎你也跑不了好嘛】

【阿絮腰上的白衣剑:我不行了!战徽是真的!这pk带打情骂俏的姿势!这撩而不自知的爆炸发言!战战,你在我心里最初那个武痴的形象已经没有了!最后期待下范总的打脸时刻——范总(优雅卷袖口):投机取巧?这就让你见识下什么是实力。】

【萌萌哒:战徽彻底锁了!这哪是PK,这分明是互撩好吗?!】

【肉包子没有馅:天啦噜!大型秀恩爱现场,主持人由于存在感太低,发出了棒打鸳鸯技能,然而,弄巧成拙…】

【Hillier:卡戎:他们真的都很普通,还很无趣(真诚.JPG)潘·美丽红毛·无知被骗·大胆接手·从此走上被迫恰粮队伍·恩:他们真的很无聊,真的很兄弟情,看他们反复对打神奇发言,我真的很愉快,我一点都没生气,真的(咔嚓)】

【浅浅浅浅浅:好的,我宣布周火火和崔跑跑锁死了】

【活着好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3号岛和1号岛在一起就是双倍的gay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战徽又双叒叕发糖了:犹记得当年孤岛关卡刚开,我在评论里疯狂舞战徽,放出豪言壮语要给壮壮产战徽粮,如今,看看在我的文的设定里出了鸮还在辛苦互掰的两人,再看看壮壮文里还在鸮里就开始公费谈恋爱的两人,我流下了悲喜交加的跟不上壮壮车速的泪水。】

【ash闭馆了醒醒:战徽锁了!谁也不能撼动他俩在我心中坚固的cp关系了!崔战这撩人一来一来的,说他是直的鸮都不信!】

【星辉:请务必让范总投到地狱降临,实在不行也要请多指教!作为范总的迷妹,我不允许守关者这些loser看不起我范总!尽管这是个误会!】

【江橘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潘恩:我好难( :?:)这都什么奇奇怪怪的闯关者!为什么!我明明打牌打的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让我经历这些,你们这一个两个的欺负单身狗(??ω???‖)?不玩了!我要回去打牌!!!】

【阿冰:心灵受伤的潘恩能报工伤么】

【不只是喧嚣:小潘:我太难了!!这个关卡考核更是男上加男】

【符丞:客串记者的我:眼看着鸮里一对对汉子都要成了,唯一的姑娘还没有着落,南歌小姐,你有什么看法?南歌:挺好。我:说实话,你觉得你还有发展空间吗?南歌:[曼德拉的尖叫]警告】

【江洋:太好笑了吧大家的留言!在萌点上跳踢踏舞笑了我五分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对象了三分野她又飒又爽[快穿]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你好毒懒人伊尔迷(猎同)念慕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穿书后我成了全民女神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家教)Crossover Region重生之炮灰逆袭路宠你上天霸宠黑莲娇妻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玄学少女才是真大佬[重生]今天前妻也没找我复婚以后少来我家玩他的情深似海悲催女配奋斗史璀璨帝国:千金不换我五行缺你黑化大佬太可怕他来了,请闭眼炮灰姐姐逆袭记
完本推荐: 快穿:全能女配修炼中全文阅读修仙小农民全文阅读三国之霸天下全文阅读校园第一废物全文阅读恋上倾城女总裁全文阅读渣攻重生手册全文阅读我真有个首富老爸全文阅读女神的妖孽保镖全文阅读天尸符魔全文阅读异界神修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宗师全文阅读卿本佳人全文阅读鬼事奇谈全文阅读你无法预料的分手,我都能给你送上全文阅读成神全文阅读网游之纵横天下全文阅读狂婿全文阅读七爷全文阅读原来我家这么有钱全文阅读[综]予我长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七等分的未来万诱引力[无限流]穿越了的学霸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无敌从拳法大成开始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封神:求求你当个昏君吧!重生年代福妻满满黑暗血时代万古神帝锦衣玉令御用兵王SCI谜案集(第五部)天下无敌盖世无双战神八零年代攀高枝史上最稳太子爷白骨大圣我真是女明星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重生之大俗人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网游之最强传说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灵魂冠冕狼婿哥哥女装替我上学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