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第三天(上)

只能容纳一人。

祝你成功。

这两句话连在一起,再迟钝的人, 也明白了其中的用意。

何况, 1号孤岛上就没有迟钝的人,只有心心念着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的闯关者。

逃生的机会只有一个, 给谁?

除了互相残杀, 几乎找不到第二种结局。

骷髅新娘和江户川默默对望, 在彼此眼中看见了同样的纠结和煎熬。

该怎么办?能怎么办?眼下这种情况,甚至连话都不能随便说, 万一说错了哪句,被别人解读出了负面意思……

“我就闹不明白了,”郑落竹大咧咧出声, 轻易打破了<小抄纸>带来的微妙寂静, “非逼着我们互相争斗?团结一致不行?不符合鸮的三观?”

“谁给了你鸮是团结有爱的错觉,”南歌叹口气, “从进地下城开始, 关卡就一直是竞争筛选机制。”

“再筛选下去人就死光了, ”郑落竹脸朝下埋进苔藓地里,汲取着高温孤岛仅剩的一点微凉湿气,含混不清地咆哮,“鸮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啊, 不死金刚吗——”

唐凛抹一把脸上汗水, 顺带着将前额湿透的头发向后拢, 露出光洁额头:“恐怕就是这样。”

郑落竹侧过脸来:“啊?”

唐凛说:“第一关, 考核文具树运用, 是基本;第二关,考核克服恐惧,是心理;而这一关,考核的是生存能力。”他逻辑清晰道,“如果把闯关看成面试,那么我想,后面关卡还会考核我们其他东西,而鸮最终想要的,毫无疑问,就是战斗力最强者。”

“然后呢?”郑落竹、南歌异口同声,神情专注得像在划考试重点。

唐凛莞尔:“我只是提供一种思路,未必是正确答案,就算是……”他无奈地摇摇头,“我也想不出鸮培养超级战士,到底要干什么。”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听了半天的骷髅新娘弱弱举手,指指手臂上的<小抄纸>信息,“对于这个……你们没什么想说的吗?”

郑落竹:“有什么可说的,摆明想让我们内讧,你要真纠结了,就是中计了。”

“可是明天过后,这里就待不了了,”江户川豁出去,直奔重点,“船只能带一人走,我们迟早要面临这个问题。”

唐凛声音温和下来,带着安抚:“你也说了,明天过后,这表示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来想对策。”

江户川:“那就别讨论其他了,赶紧想啊。”

唐凛、南歌、郑落竹,三个脑袋一齐转向范佩阳。

安静多时的范总抬眼,淡淡看江户川:“我在想。”

江户川:“……”

你们要不要分工这么明确!

“范总,”骷髅新娘小心翼翼地问,“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船找到?”

范佩阳不假思索否定:“夜里太黑,按地图仍然容易迷路,一旦迷路,既浪费了休息时间,又增加了额外体力损耗,还没找到船,得不偿失。现在先照常休息,明天一早再行动。”

江户川犹豫半晌,还是问了:“找到船之后呢?”

范佩阳说:“只有找到了才知道。船型,船速,航行方式,如何认定唯一乘船的闯关者身份,都会影响后续对策。”

夜更深了。

温度依然保持在白天的水平,热得人感觉身体都要融化掉,但太阳不在了,少了日光的灼烤和伤害,比白天好受了一点,虽然也就一点点。

1号孤岛的闯关者们,入睡了。

投屏前,卡戎神清气爽,随着画面俯瞰的视角,欣赏着1号孤岛的众生相。

四个VIP是真睡着了,睡得深沉,均匀起伏的呼吸,代表他们安稳的内心。

两个步步高升根本睡不着,不时地翻身,即便没有得摩斯窥探恐惧的能力,卡戎也能轻而易举洞悉二人的心绪。

VIP的心理素质的确好,这是出乎卡戎预料之外的。

但他们以为步步高升的心理素质也一样过硬,就太乐观了。

“趁现在,赶紧去找船吧,”卡戎对着江户川和骷髅新娘两张皱眉假寐的特写投屏,自言自语,像是希望能隔着屏幕,将蛊惑传进两个闯关者的耳朵,“等明天,找到了船,还是只能选一个搭乘者。规则就摆在那里,真以为会有对策?”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当然听不见卡戎的声音。

可卡戎说的,正是他们辗转反侧的原因。

范佩阳翻来覆去就一个意思,等明天,找到了船再说。可他们面临的真正难题就是找到了船之后啊,怎么六选一?

这个难题像大山一样,压得江户川和骷髅新娘满腹纠结,无心睡眠。

VIP的伙伴们倒好,一个睡得比一个香,单是听那绵长的呼吸,都能勾勒出一个美梦。

……你们是有多心大!

窸窸窣窣。

旁边传来苔藓被摩擦的声音。

有人起来了?

侧身相对而睡的江户川和骷髅新娘,在这一刹睁开眼睛,疑惑而警觉的视线撞到一起。

是谁?

是和他们有一样顾虑的人,终于横下心来决定晚上自己偷偷溜过去了吗?

二人正打算用余光悄悄看,头顶上先笼下一片阴影。

二人仰望,是唐凛居高临下、逆着月光的脸。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瞪大眼睛,同时要喊。

唐凛眼疾手快,捂住两人嘴巴,然后用气声轻轻发出“嘘”。

不明所以的两个步步高升,在唐凛的示意下,起身,蹑手蹑脚跟着他回了远处的海边。

海浪声声,月色清明。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终于可以用正常音量说话了:“唐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凛微笑:“找你俩夜谈。”

江户川、骷髅新娘:“为什么?”

唐凛几不可闻叹息:“再不把你俩叫起来,我怕你俩在苔藓地上翻滚一夜。”

江户川、骷髅新娘:“……”

虽然能大概明白唐凛的意思,是听见他俩没睡着了,但这“翻滚一夜”是什么魔性用词,关键唐凛还说得巨正经!

“我知道你俩为什么睡不着,”唐凛开门见山,“还是在想只有一个人能登船的事,对嘛?”

江户川没想到他这么直接,静默片刻,点头,真诚说了心里话:“范总虽然一直说先找船,之后再决定下一步对策,可船就一艘,<小抄纸>写明了只能容纳一人,我们迟早还是要六选一。”停顿一下,他重重叹口气,“我知道大家都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但你不说,我不说,一直用‘先找船’来往后推,不代表这个问题不存在。”

“然后我们VIP有四个人,你们步步高升才两个人,”唐凛帮他说完,“到时候真争夺起来,一场血战,你们还胜算不大。”

“是必输,”骷髅新娘对自家实力还是看得很透彻的,“虽然是六选一,但最开始肯定四打二,你们先赢,完后再你们VIP内部四选一。”

“还替我们安排得挺明白,”唐凛乐,“既然都想这么清楚了,为什么不趁我们睡着,先去找船?”

江户川咕哝:“谁说都睡着了,你不是醒着么。”

唐凛才不上当:“你们俩又不知道。”

要是知道,刚才哪会被吓成那样。

“好啦,”骷髅新娘也不要面子了,实话实说,“我俩是有危机感,但我俩也不是白眼狼,要没你们,我俩现在估计渴掉半条命,再饿掉半条命,就剩一口气儿瘫在沙滩,别说找船,连抬手看<小抄纸>信息的力气都不一定有。”

“唐凛,”江户川忽然郑重地喊了唐凛的名字,一字一句道,“如果你们VIP想要这艘船,或者说,至少让这艘船的搭乘者出自VIP,你不用顾虑我和骷髅,直接说。”

“我想要这艘船——”唐凛毫不犹豫。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同时一怔。

唐凛眼里浮出笑意:“我想要这艘船——带我们六人一起离开。”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的脸色同时沉重:“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唐凛说,“乘船者只能一个人,但没说不能再拖着其他人。”

江户川:“拖?”

唐凛:“竹子有铁板,可以想办法栓在船后,当冲浪板带着我们。”

骷髅新娘:“我们这么多人,一上去就沉了吧?”

江户川:“哪怕竹子能把铁板搞成铁盆,载动我们了,他能坚持多久?万一航行到一半,他体力不支,我们就都喂鱼了。”

唐凛:“那就不用铁板,我们自己扒在船外面,坚持到目的地。”

江户川:“中途坚持不住呢?”

骷髅新娘:“有海怪把我们吃了呢?”

唐凛:“那就选一个大家都信得过的人,留下一样随身东西,然后他自己乘船去目的地,我们再用狼影追踪,想办法过去。”

骷髅新娘:“……”

江户川:“唐总,你的对策像浩瀚星空……”

怎么抛出什么难题都有解啊!

唐凛弯下眉眼,眸子里带了点温柔,又带了点别的什么东西,闪闪亮的:“范总是主力,我只是配合讨论了一下。”

“这些都是范总的对策?”江户川错愕,“那怎么不和我们说?”

一问就是先找船,谁听着都像敷衍拖延吧?

“因为这些对策都还只是雏形,”唐凛说,“你看刚刚,我给一个对策,你就能提出新问题……”

“所以?”这也不妨碍范佩阳把初步想到的这些告诉他们啊。

唐凛摇头:“一个对策如果不是成熟的、至少有九成把握的,他是不会说的。”

江户川、骷髅新娘:“为什么啊?”

唐凛:“说出来后,才发现不可行,丢人。”

江户川、骷髅新娘:“……”

这令人窒息的自尊心!

“哎,不对啊,”骷髅新娘发现了盲点,看向唐凛,“他这不是都和你说了吗?”

唐凛:“……”

江户川飞给自家蠢萌的队友一个白眼:“关系能一样吗,和我们才叫说话,人家俩讨论那叫枕边风。”

唐凛:“……”

来个海怪,把这两个花臂拖走吧。

解除了后顾之忧,两个步步高升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从沙滩往回走的路上,江户川还在嘀嘀咕咕地自我反省:“都是让<小抄纸>给我带沟里了,什么就能容纳一人,祝你成功,我就自己给自己套上规则了,一有规则,思维就被禁锢了……”

“以后就知道了,”唐凛说,“除了自己和伙伴,什么都别相信。”

他的声音在这句话里,渐渐冷下来,再没有刚才给他们解释对策的温和。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不约而同偏过脸,看他。

唐凛认真看进两个伙伴的眼睛,带着理智的冷静,带着战斗的锋利:“这些关卡,这些守关者,以及替他们服务的<小抄纸>,都是敌人。”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同时心里一震。

他们在关卡里待得太久了,久到已经习惯了去按关卡规则去做,习惯了因为通关而高兴,甚至将<小抄纸>视为帮手,却忘记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他们在这里遭受的一切,都是无妄之灾,他们本不用这么艰难和危险。

关卡是主谋,守关人、小抄纸都是帮凶。

投屏前,卡戎微微眯起眼睛。

这几天他见的多是唐凛温和的一面,还以为他这个VIP队长是靠一张脸混到手的。

现在他承认,低估了这个闯关者。

投屏里,两个步步高升已随着唐凛,躺回了苔藓地。

入睡之前,骷髅新娘和江户川嘀咕的最后一句话是:“不知道下山虎和佛纹,现在怎么样了……”

“我就好心帮你看看吧。”卡戎独角戏地接着话,将投屏转向5号孤岛。

【5号孤岛】

清一色、大四喜、下山虎、佛纹、祁桦、还乡团组员,又一次面对空荡的邮箱。

六人呆立在邮箱前,暴雨早将每个人从头到脚浇得透透。

是又一次被人拿走了?

还是他们被守关人骗了,其实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小面包?

已经不重要了。

小面包就像一个海市蜃楼,他们追啊追,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然后发现,哦,那是幻像。

水汽弥漫的视野里,大四喜忽然看见远处碎石堆后面有一道黑影窜过,像是野兔一类的小动物,他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有猎物——”

还没等喊完,拔腿就往碎石堆跑。

剩下五人本来已经被雨水打得蔫头耷脑,一听有吃的,瞬间精神百倍,“噌”就跟着窜过去了。

“哪儿呢——”下山虎一边跑,一边问。

“这里——”大四喜追上了,虽然离那跳跃的小黑影还有距离,但视线已经锁定了。

下山虎在饥饿之神的感召下,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刺过去,一眼锁定前方目标,当下启动[如胶似漆]。

没成想,就在文具树起效的前一刻,原本蹲在石头上的黑影又跳了起来,正好离开岩石。

[如胶似漆]要在被锁定对象和某种物品接触的时候才能起效。

猎物还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仍敏捷地往前跳。

下山虎懊恼,果断放弃[如胶似漆],改用新获得的三级文具树。

文具树启动的一瞬间,下山虎将手臂大力地挥出去,就像钓鱼挥杆那样。

一道透明粘稠的胶水线从他手心喷出,以极快速度划破空气,稳准狠地牢牢粘在那黑影身上。

下山虎握紧拳头,用力拉胶水线。

黑影一顿,在夜色下踉跄着向后滚。

大四喜:“你的新文具树太帅了——”

后面追着的清一色也看见了,问和他并肩跑的佛纹:“那是什么啊,[如胶似漆III]?”

佛文:“[胶水侠]——”

清一色:“……”

牵制住猎物的下山虎,加大力量,准备尽快将猎物拖到面前,不料那黑影忽然猛地跳起,然后发了疯一样向前狂奔。

下山虎一个没扛住,也被拉扯着向前跑,就跟遛了一条牵不动的大狗似的,被拽着速度越来越快,简直要起飞。

“下山虎,松手——”佛纹在后面喊,猎物没了可以再追,自家伙伴受伤就麻烦了。

“不行——”下山虎都饿红眼了,哪能放过,“我一定要把它抓到——”

倾盆暴雨下,众人不知不觉就追进了山。

其间佛纹和清一色也用了文具树,可[禅心]对猎物根本没用,那黑影该逃还是继续逃,全然没有慷慨赴死的意思;清一色的[寸步难行]更是连锁定目标都难,每次荆棘刚冒个头,还没等真正长出来,猎物早跳到下一个地点了。

至于佛纹和清一色的三级文具树。

前者是[战意],可以增强战斗意志,对于猎物显然不合适,顶多给牵着猎物的下山虎用一用。

后者是[流沙河],可以让地面出现小的流沙坑,使目标陷入其中,难以脱离。理论上应该是好用的,无奈清一色对新文具树的操控还不娴熟,沙坑面积一直维持在一只脚左右的大小,猎物每次跳入,拿前爪一勾沙坑边沿,又窜出来了。

山路崎岖,猎物又狡猾,带着下山虎专挑难路走。

下山虎这辈子最大的毅力都用在这里了,就是不松手。

等到黑影体力不支,终于瘫倒在地,动弹不得,都已经快到山顶了。

下山虎和大四喜呼哧带喘地上前查看。

借着乌云后面的一丁点光亮,他们终于看清,是一种没见过的小动物,像野兔,但耳朵很短,嘴也不一样,不过看着肥滚滚的,肉多,就行了。

“他们呢?”抓到猎物了,下山虎才发现,背后早没了人影,只有一片雨幕。

大四喜调整着呼吸:“你跑太快了,估计他们没跟上。”

祁桦、还乡团组员没跟上,下山虎举手欢迎,但清一色和佛纹没跟上,就麻烦了。

他用[胶水侠]把猎物捆好,拎起来,茫然地问:“现在怎么办?”

大四喜想了想,道:“回沙滩,山里地形太复杂,找人更危险,他们看不到我们,也会回沙滩等汇合的。”

“行。”下山虎用力眨眼,以免雨水进到眼睛里,同时转身,准备往山下走。

手里的猎物忽然被抢了过去。

下山虎一愣,抬头看大四喜:“干嘛?”

大四喜拎着猎物,毫无预警伸手朝他胸前一推。

下山虎毫无防备,向后跌落,沿着山的陡坡一路往下滚,最终滚进山下方的一片黑暗。

拎着猎物的大四喜,慢慢变回祁桦的脸。

监控室里,卡戎兴奋地抽了一口雪茄,细细品味后,无比享受地吐出白雾。

“就该这样。”他赞许地看着投屏上祁桦的特写,“够狠,够狡猾,有前途。”

另一块投屏上,跟丢了的清一色、佛纹已经由跑改走,一边走,一边四下呼喊伙伴的名字:“下山虎——大四喜——”

喊着喊着,二人忽然听见什么东西滚下山的声音。

他们互相看一眼,立刻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直到被一道沟拦住去路。

那是半山腰的一个深沟,狭窄幽暗,低头往里看,除了不断落进去的大雨,什么都看不清。

但是如果有人从山上滚下来,很可能就落进这里。

二人对视一眼,立刻朝沟里喊:“下山虎——大四喜——”

“佛……纹……”

“清……一……色……”

底下隐隐约约传来回应。

而且是两个人的声音!

还没等佛纹和清一色想办法,一条胶水线先从沟底甩上来了。

佛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

清一色赶紧帮忙。

两人合力,将下山虎拉了上来。

下山虎脸上有些擦伤,血迹都被雨水冲刷掉了,伤口发白。

“没事吧?”佛纹上下查看。

“没事,”下山虎说着转身,重新向下面甩出胶水丝线,“大四喜和蛇还在下面——”

清一色、佛纹:“……”

大四喜和什么?

很快,大四喜也被营救上来。

身上挂着一条死掉的蟒蛇。

“什么情况?”清一色、佛纹异口同声地问。

下山虎说:“他先摔下来的,我后下来的,底下都是软泥和草丛,一摔下来我就看他在和蟒蛇搏斗……”

大四喜:“然后下山虎就帮忙,我俩一起拿下口粮!”

清一色、佛纹:“我们问的是你俩为什么会滚下来!”

满心满眼都是口粮的大四喜、下山虎:“……”

就近找了一块山体突出的地方,四人躲到岩石底下避雨,彼此将信息一集合,终于弄清了祁桦的整个作案过程。

首先,是跑在大四喜身后的还乡团组员,故意先跑了岔路,让视野不清的清一色和佛纹想当然地认为他在追大四喜和下山虎,于是也跟着去了岔路,等发现想回头,自家队友早没影了。

然后,就是祁桦的表演时间,趁下山虎全部注意力都被猎物牵制的时候,借着雨声的掩盖,先推了大四喜下山。

最后伪装成大四喜,轻而易举拿到了猎物。

不过下山虎全程被猎物牵着的速度都很快,祁桦能在推完大四喜之后,再追上下山虎,不排除使用了增加速度的一次性文具。

“下次再见到,我绝对也要让他尝尝滚下山的滋味。”清一色咬牙切齿。

佛纹原本只是不信任祁桦,现在下山虎被坑,他彻底和清一色站到同一阵营了:“算我一个。”

下山虎自己没识破伪装,又愤怒又憋气,还有劫后余生的惊魂未定。

就大四喜,心态良好地将蟒蛇收拾成一段段去了皮的蛇肉,然后问另外三个朋友:“有火吗?”

清一色、佛纹、下山虎:“……”

大四喜:“……没有?!”

心态崩了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这一夜,因为所有草木都被雨水淋湿,无法钻木取火或者击打石块引燃干草取火的5号孤岛四人组,生啃了蛇肉,并无限想念拥有[星星之火]、[酒精灯]的周云徽。

此时,他们并不知道,那个被他们羡慕的男人,已经拥有了更厉害的[火焰喷射枪]。

当然,他们更不知道……

【3号孤岛】

天寒地冻,鹅毛大雪,刚燃了几分钟的火堆,再次被吹散。

凛冽寒风中,周云徽、崔战、老虎、强哥、华子、郝斯文,六个男人肩并肩躺在雪地里,身下是一层来自倒塌木屋的破木板,身上再盖着又一层破木板。

他们仰望漫天飞雪,靠钢铁般的意志力,幻想自己正在马尔代夫晒太阳。

※※※※※※※※※※※※※※※※※※※※

昨天的评论来啦——

【十年海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评论放出来好像公开处刑】

【安神茶:有时候觉得鸮太残忍了,但是每当看到鸮被VIP折磨,就觉得爽死了并带有一丝丝对鸮的心疼~哈哈哈哈】

【猛男不穿小裙子:卡戎也需要手动洗澡的么!!我害以为守关人都是那种施个法就自动完事了呢!】

【清阙:评论区比3号岛的雪地还要白,晋江比4号岛的藤蔓还要绿,评论维护一个月的通知比5号岛的情况还要闹心,幸好今天两个人的恋爱故事和2号岛的食物一样甜,凉凉更新的字数比1号岛的某人还要有安全感】

【竹杖芒鞋:范总的魅力总吸引人,怪不说时唐唐追的他了。但是范总情商不行啊啊啊。】

【提着砍刀追作者:白路斜小朋友太不听话了,何律老师即将严厉批评白路斜小朋友。】

【祈世:何律x白路斜=正义大侠x魔教教主】

【上风:怎么说呢,饭堂岛完全不用担心,甜甜圈岛那种团结又疏离(bushi)的团魂也不用担心,何律岛虽然有白路斜但是也有何律在不担心,崔周岛除了担心他俩发展出革命友谊以为的感情外也不担心(我没有忘记代晓亮QAQ),就只剩4:2岛啦但是相信邪不胜正!嗯!】

【离莫:范总:造渡海船这种事情很难吗?你系统搞的这艘船又破又不圆润,我连盘都懒得盘,不如自己造一艘又大又漂亮的,你那艘不要了!关岚:对诶,还有果汁!来来来,大家快来吃这个果汁含量99.9%的无添加果汁糖!周云徽:你们有没有听过…爱斯基摩人的冰屋?白路斜:被何律说教三小时后决定对自己使用「孟婆汤」……祁晔:我太难了…想捡漏都么得,我选择死亡。小纸条:恭喜一名成员淘汰,你们每个人获得奖励一个小面包和一杯果汁!卡戎:算了,你们都活着,我去屎吧…】

【乐:每天都是被别人看见谈恋爱的日子】

【渊水映白月:五个甜甜圈一丁点儿甜的都不想吃了QAQ我想吃!!!我!!想!!!吃!!!!蛋糕!!!!!!黑森林啊!醇滑的巧克力奶油!绵密微苦的可可蛋糕!舌尖呡一下就轻柔融化在嘴里!心都被它柔化了!可可味席梦思里抱着软绵绵抱枕轻轻慢慢地翻个身一样!!还有莓果夹心的红丝绒!那质感!那颜色!一口下去把带果粒的夹心压在舌尖底下!酸得分泌口水又甜得恰到好处!能用俏皮可爱来形容的口感非他莫属!一点都不腻!做腻的师傅请给蛋糕材料道歉!!!遇蛋糕岂可交臂而失之QAQ反正控糖控油,七天给我吃伤了下半辈子不惦记了也划算!】

【喵喵喵:哈哈哈哈唐凛又撩到别人了,范总的计算一点都没错】

【雒痕:既然大家都看不到那我就放飞自我了???壮壮文里的主角配角一如既往有血有肉,主CP副CP一如既往的好磕,所以……壮壮不考虑搞搞战徽CP吗!这个好好磕啊!!不要让战徽再走丧病周乔的老路了呜呜呜呜,我撸起袖子给您产战徽粮行吗!!】

【洛洛桑:是实话看范总把守关人气个半死是我的一大乐趣了哈哈哈】

【圆滚滚毛茸茸:白白和律律好配呀,一个从不遵守规则,一个制定规则。律律加油,收了这个小美人】

【小凌:看不到评论真的好寂寞啊,仿佛我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嚎叫……】

【把酒祝东风:总是看文不留言的我,为了不让大大寂寞,我来了。】

【灵毓:我就知道卡戎不安好心!果汁和渡海船真是太考验人性了!白路斜果然是白路斜,在搞事的道路上勇往直前hhh 之前就猜通关方法大概率是找安全区,但一直局限在岛屿本身上了,原来还可以渡海啊。VIP们肯定会想办法一起走的,信范总得通关】

【雨夏安宁:一号岛就是发现科学的现场!二号也是,不过是0.5版的!】

【风的列车:噗……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甜甜圈又要骚起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小白的背叛倒是意料之中呀~不过对何组长无效哦,非常好奇何组长会怎么处理哪,我觉得应该不会惩罚驱逐什么的,因为条件太差可能还是要和平相处,但是绝对会盯更紧了!然后感觉会“你不要跟着我了!”“我得提防你!”这种明明像内讧却哪里都不对的样子hhh卡戎你醒醒!!!你怎么还有侥幸心理呢!!!对待1组你就不应该给任何一点希望!!!不然你绝对会被他们的魔幻操作以及恋爱酸臭气到吐血然后和得摩斯抱头痛哭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虽然一直在哈哈哈……说实话我还是蛮害怕的,希望大家能活下来啊……】

【阿渣渣:麻麻我上电视了!x这一关也太恶意了,不过我还是相信大家都会齐心协力闯关的,除了个别小坏坏】

最后这位是昨天出现在作话里的留言小伙伴哈哈哈~~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民国小商人结婚协奏曲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重生名媛计中计旧欢如梦[娱乐圈]你TM不要跟我抢孩子我们在梦里有相逢他来了,请闭眼重生90甜军嫂带着城市穿七零傻瓜镇的居民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三分野宠你上天宠你更胜一筹小姐每天在线掉马我在九零捡垃圾万春街天降情缘,我和男神当邻居喂你一颗糖今天前妻也没找我复婚BOSS作死指南重征娱乐圈[重生]恋上一片雪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顶流崽崽的妈咪又美又飒
完本推荐: 十日诡谈全文阅读奇妙的异世界旅行全文阅读尸蛊命全文阅读抗日之兵王传奇全文阅读仙途无疆全文阅读哥哥,不可以全文阅读天亦醉晚樱全文阅读混沌最强者全文阅读至尊高手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监狱风云全文阅读末日孤行者全文阅读门越来越小[快穿]全文阅读重生八零:萌宠小媳妇全文阅读每日一表白全文阅读末世星际战舰全文阅读半妖司藤全文阅读重生之秦朝败家子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非职业半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一世高手海贼王与龙之子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死亡作业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雄兔眼迷离奸臣有喜天下无敌狼婿才不是魔女武神主宰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御膳人家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我真没针对法爷重生之狂暴火法撩妹兵王在都市斩月不灭武尊锦衣玉令钢铁蒸汽与火焰斯坦索姆神豪孙猴子是我师弟九龙战神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皇冠亦有所属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太平客栈寻龙天师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