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第二天(上)

【1号孤岛】

“什么变热了?”刚吃完自己那份小面包的江户川和骷髅新娘,正蹲在不远处挖“保鲜坑”, 准备将范佩阳打的怪鸟放进去暂时存储, 明天再想怎么烹饪,无意中听见唐凛和范佩阳的交谈, 立刻望过来, 警觉地问。

唐凛想说风变热了, 可下一秒,他想到什么似的, 突然也蹲下来,伸手摸了摸沙滩。

也带着一丝暖。

不是风的问题。

唐凛的神情凝重下来:“这座岛的温度升高了。”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一愣,立刻也拿手去探沙子的温度, 可探了半天, 两脸狐疑:“没什么变化啊……”

同样学着唐凛去探沙温的郑落竹,抖落掉手上的细沙:“你俩玩儿半天沙子了, 当然感觉不到。”说完, 他起身看向自家队长和老板, “真的热了,虽然就热了一点点,但也太奇怪了,正常晚上不是应该比白天冷吗?”

先前这座岛屿的温度像春季, 而现在, 则更像春末夏初。

“在关卡里哪有什么正常的事。”原本踏水吹着海风的南歌, 走回沙滩, 加入讨论。

唐凛点头:“这个温度问题不大, 就怕这只是个开始。”

“不是吧,”江户川和骷髅新娘也站起来,“你的意思是,温度还会持续升高?”

唐凛沉着脸色点头。

范佩阳淡淡道:“现在就要做最坏的打算。”

江户川、骷髅新娘齐刷刷看他:“什么打算?”

范佩阳:“火山爆发,岩浆遍流,海水沸腾,一片焦土。”

江户川、骷髅新娘:“……”

他俩现在就想投海。

“老板,你别说得那么恐怖,”郑落竹眼见着步步高升的伙伴们变了脸色,赶紧拍拍肩膀,传授经验,“你俩学我,做最坏打算的时候,尽量在客观事实基础上,做一层柔化滤镜,这样既不影响思考应对策略,还不容易被打击信心。”

江户川扶额:“让范总说的,明天就一片末日地狱景象了,你给我柔化一个?”

“不就火山爆发海水沸腾吗,”郑落竹一拍脑袋就来,“火锅岛啊,牛油重辣的那种川锅,然后我们就是肉片和丸子,这么一想画面就萌了,就好接受了对不对,然后你再去想怎么生存。”

江户川、骷髅新娘:“……”

火锅里的肉丸子还有挣扎必要吗,归宿不就是被人捞走吃掉!

“你这比喻还挺可爱。”南歌好笑地扑棱扑棱郑落竹脑袋。

唐凛凝重的脸上,也露出一丝莞尔:“你这个心态好,继续保持。”

范佩阳见唐凛笑了,微皱着的眉间,也慢慢展平。

江户川和骷髅新娘看着这四个人:“……”

VIP,一个令人迷惑的组织。

温度虽然在上升,但上升的速度很慢,如果它一直保持这个升温速度,那么到明天早上,也顶多就是正式进入夏天。

所以唐凛还是建议大家先休息。

六人回到海边,躺倒在沙滩上。

开阔的大海,比背后的岛屿,更能带给人安全感,万一夜里温度骤升,还能跳海里降降温。

从昨夜闯关到现在,大家几乎是连轴转,先前测文具树、探岛、等小面包、挖坑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终于结束了孤岛的第一天,真正躺下休息了,积累的疲惫悉数袭来,瞬间让人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

像是知道闯关者们休息了,连海浪声都变静了。

唐凛和范佩阳并肩躺着,竹子和南歌在相隔数米的右边,各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骷髅新娘和江户川在两个人的左边,也隔了一段距离。

起初,两边都在说话,后来交谈声渐渐弱了,再后来,只剩夜风,海浪,月光。

唐凛双手枕头看着夜色下的苍穹,目光飘到很远很远。

范佩阳也和他一个姿势,但看着看着,苍穹里就是唐凛的脸——没失忆前的唐凛,愿意让他抱让他亲的唐凛。

“想什么呢?”耳边传来唐凛的声音。

范佩阳顿了下,说:“想剩下六天要怎么过。”

两个人都在看夜空,没看对方。

所以唐凛也不知道,范总在理直气壮地编瞎话,还很认真地顺着往下聊:“其实这一关,就是希望每座岛上的人都自相残杀,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接下来一定一天比一天更艰难。”

“正常,从地下城开始,关卡就是在筛选。”范佩阳早就默认“恶意”是关卡的基本要素之一了。

唐凛静默片刻,下决心一样,道:“其他岛什么情况,我控制不了,但在这座岛,我绝对不会让自相残杀的事情发生。”

“我不可能对你下手。”范佩阳语气淡然,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错,“如果有人想对你下手,我会让他后悔来这个岛。”

唐凛从来没怀疑过范佩阳对自己的态度,他说这些,只是想和范佩阳讨论一下后面的对策。

可范佩阳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承诺了。

唐凛曾经很怕和范佩阳聊“感情”,他知道范佩阳也是一样,所以他们默契地对过去闭口不谈。

然而在经过昨夜神殿的事情之后,一切好像有了变化。

范佩阳在变,他也在变,似乎有些话说开了,就会一路光明透亮下去,哪怕暂时还看不到出口,却让人多了面对的勇气和坦然。

“不信?”迟迟没等来回应,范佩阳以为唐凛不相信自己。

“我信。”唐凛看着月亮,月光映亮他眼底的浅浅笑意,像细碎的海浪,“毕竟你心底一书架都是我。”

范佩阳被打趣得措手不及。

他在说刚才那番话之前,已经做好了多种准备,不管唐凛是沉默,是装傻,是逃避,还是转移话题,他都可以接下去。

可怎么也没想到,唐凛就这么直接迎上来了,还大马金刀地将了他一军。

承认?

不可能。

别说得摩斯只是空口无凭,就是真把他心底的深渊实况转播出来了,他也会装死到底。

理由?

范总装死不需要理由。

但是不承认?

书架是自己搞的,书是自己塞的,人是自己想的,恐惧是自己放的,还全被守关人拿出来公开处刑了,任何狡辩都会显得很苍白。

“范佩阳。”唐凛忽然轻声叫了他名字。

范佩阳怀疑自己听错了,因为他竟然从中听出了久违的温柔。

他想转头去看唐凛,可身体一动不动,像是被那声名字定住了。

“这样不对。”唐凛又说。

范佩阳回过神。

不再试图去窥探身旁的人,他看着遥远的天际,问:“哪里不对?”

唐凛的声音愈发低了,像呢喃,像叹息,更像心疼:“你可以在心里放别人,放我,或者放其他人,都行,但你永远别忘了放自己。”

范佩阳微怔,心里掠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你的经验之谈吗?”

唐凛眼底柔和下来:“算是吧。”

范佩阳轻哼:“你不是都忘了,哪来的经验。”

“多谢热心的守关人,”唐凛笑,“窥一斑而知全豹,听得摩斯讲了几件事,我就大概知道我们过去的状态了。”

范佩阳不以为然:“那么多被封存的记忆,他只看了几个,样本存在偶然性,结论必然有偏差。”

唐凛也清楚,两个人的交往不可能都是糟心的事,如果真这样,以前的自己图什么啊,日子太好了需要挫折教育?

但范佩阳这种“我说的才是真理”的态度,实在太让人想揍了,所以唐凛故意问:“你的意思是,那些封存的记忆里,也有快乐的事?”

范佩阳想也不想:“当然。”

唐凛就等着他这句呢:“那你给我讲讲吧,得摩斯都错过了什么快乐样本。”

快乐的过往肯定有,但唐凛不信范佩阳会讲,因为“讲述过往”这种事,就像在努力证明“我们曾经有多好”,范总才不屑于……

范佩阳:“当初是你先追的我。”

唐凛:“……”

这算哪门子的快乐!

【2号孤岛】

“别急着睡,”关岚踢踢已经躺下的探花和五五分,又叫住准备走去旁边空地的和尚、莱昂和全麦,指着地上四脚朝天已经不挣扎了的牛角小猪,说,“先给它起个名字。”

探花懵逼:“为什么要起名字?”

“总怪物怪物的叫,万一它听懂了,多伤心,”关岚蹲下来,兴致勃勃地玩弄牛角小猪的两个耳朵,一边玩耍一边抬头和自家组员道,“A.小胖;B.小肉;C.小香;选哪个?”

全麦:“……你的每个选项都让我越听越饿。”

“别说没用的,”关岚催促,“快选。”

顶着一对牛犄角的小猪已经把自己交给命运了,一脸麻木地任由关岚蹂丨躏。

“选什么啊,”全麦苦口婆心的,“组长,我可和你说,这动物一旦起了名字,那就容易有感情,真等到要宰了吃肉的时候,就下不去手了。”

关岚、和尚、五五分、探花,四双震惊的眼睛,直直瞪过来:“你要吃它?!”

全麦被吓一激灵:“啊?啥玩意儿,不是吃的吗?”

关岚、和尚、五五分、探花:“当然不是!”

全麦带着最后一线生机,求助地看莱昂。

莱昂摇摇头:“我对你太失望了。”

全麦:“……”

他当初到底为什么要加入这个组织!

最终,经过投票表决,“小香”胜出。

“小香,你现在已经是半个甜甜圈了,乖乖的啊,我要给你解绳子了,不许跑哦……”关岚一边温柔哄着,一边解开了捆着小猪蹄的绳索。

绳索落地。

小香重获自由,原地打了个滚,翻身起来,扬蹄就跑,小猪一样的身体,猎豹一样的速度。

关岚:“……”

和尚、五五分、探花、莱昂:“……”

全麦:“队长?是不是后悔没把它吃了?”

关岚:“你走开!”

话音还没落,刚跑进丛林的牛角小猪,又风驰电掣跑回来了。

关岚大喜,张开爱的双臂:“小香——”

牛角小猪一跃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弧度,越过关岚头顶,落到他身后。

关岚抱了个空,有点失落。

探花、五五分、和尚、全麦则是看呆了。

猪的呆萌,豹的速度,袋鼠的弹跳,绝逼的全能选手,但是,它被莱昂逮住了。

莱昂无视队友投来的敬仰目光,紧紧盯着落地后瑟瑟发抖的牛角小猪。

“不对,”他说着看向丛林,“它是被吓回来的。”

关岚已经在看着不远处的森林了。

另外四个甜甜圈,闻言也望过去。

云遮住了月光,夜色下的森林,静谧,幽暗,偶尔有树被海风吹动,树影摇曳,像一个个藏在阴影里的幽魂。

窸窸窣窣。

哗啦。哗啦。

森林里发出声音,像有什么东西在往这边而来,刮到了树枝树叶,一片嘈杂。

咚。

咚。

咚……

擂鼓一样的声音响起,越来越近。

甜甜圈们面面相觑。

不是擂鼓,是脚步,庞大的、沉重的脚步!

哗啦——

咚——

巨大的身影,撞开最后一棵树,走出丛林。

一头足有十米高的熊,周身斑马条纹,山一样耸在那里,投下的阴影将甜甜圈们全部吞没。

五五分咽了下口水:“人行横道……成精了。”

“和尚。”关岚压低声音。

和尚屏息凝神:“明白。”

同一时间,斑马熊缓缓低头,像是才注意到前方地上的六个小黑点。

它张开嘴,猛然朝地上六人咆哮。

“吼——”

压倒一切的强力音浪,和熊熊烈火,一齐从它口中喷射而出。

早酝酿好文具树的和尚,及时启动[刀枪不入琉璃屋]。

一座晶莹剔透的堡垒瞬间将六个甜甜圈连同小香一起笼罩。

烈火喷到琉璃屋上。

甜甜圈们的视野成了一片火海。

“这他妈是哥斯拉啊!”和尚咬牙顶着琉璃屋。

五五分启动文具树[给我刀],一甩胳膊,手中就握住一柄长而锋利的猎刀:“和尚,还能顶多久?”

和尚:“这个火候的话,五分钟。”

关岚眯起眼睛,眸子里染上跃跃欲试的兴奋:“琉璃屋撤了之后,第一波攻击让我来,正好试试新文具树。”

【监控室】

卡戎在激活孤岛后,又耐着性子等了半小时,期间关掉所有投屏,就为了避免“剧透”,以便等下查看“进度”时,享受到最大的愉悦。

半小时。

对于能闯到3/10的这些人来说,足够他们警觉了,甚至一些岛屿,很可能已经展开了“精彩剧情”。

现在,是验收的时候了。

卡戎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边品着,一边琢磨先开哪一组。

1号?

太有条不紊,中规中矩,没意思。

3号?

不用想,那个用火的和那个速度快的,肯定又在掐呢。

4号?

这是卡戎比较期待的,那个[孟婆汤]是最不稳定因素,随便想想都有无数种自相残杀的结局,不过正因为比较期待,先往后放放。

5号?

这比四号还让他开心,当然要留到最后。

所以就2号吧。

逍遥了一天的六个人,让他看看,面对夜晚来袭的怪兽,是否还能逍遥。

七块投屏在半空浮现。

火光映亮了每一块投屏。

六个甜甜圈正在和斑马熊激烈缠斗,每一个都灰头土脸,再不复白日惬意。

卡戎舒舒服服地躺进椅子里,举杯朝投屏中的六个人敬一下:“午夜快乐。”

“全麦,别让它碰你,你的[别碰我]就是能反弹九分,一分伤害也够你死几百回——”特写投屏里,关岚的额头已被汗水打湿,“莱昂,你去正面牵制它,我找机会绕到它后面——”

和尚:“我跟着你,万一你的新文具树不灵,我还有琉璃屋罩你!”

关岚:“行。五五分,护好探花——”

新文具树?

卡戎微微侧头,在投屏上调出关岚的文具树信息。

一级文具树:[蛋糕有毒]

二级文具树:[糖果有毒]

三级文具树:[恶魔之手]

卡戎挑眉,“毒性”,还真是不错的能力方向。

前两个都是靠“物品”来下毒,而[恶魔之手],则直接靠“接触”,就可以给被接触者带去“毒性”,虽然前期只是一些“感冒”、“发烧”、“喉咙发炎”、“头晕”等小病小痛,但到了[恶魔之手II]、[恶魔之手III],效果会很可怕。

“不过现在,想用它对付孤岛巨兽,啧啧啧……”卡戎对投屏上已经绕到斑马熊背后的关岚,投以同情目光。

关岚的手已经贴上斑马熊的腿,趁着莱昂在前面用“狙击”不断吸引怪兽的注意,他抓紧时间集中精神力,最大限度将文具树的效果给到斑马熊身上。

但是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斑马熊依然在和莱昂对峙。

“吼——”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斑马熊突然吼一声,回过头来,但一时还没发现脚边的关岚。

关岚当机立断,解除文具树,拉着和尚悄悄从斑马熊两脚之间穿过,回到前面。

斑马熊还在回头找。

前方,五个甜甜圈已经被琉璃屋罩住,安全性稳稳当当。

只剩一个莱昂在高点狙击,暂时也安全。

卡戎皱起眉头,他预想中应该是孤岛巨兽把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们打得落荒而逃,可不是这样游刃有余的战斗……

“莱昂,”琉璃屋里的关岚突然朝高处喊,“小香没乱跑吧——”

莫得感情的狙击者,公事公办地回答:“没有,老老实实在我身边,求生欲极强。”

小香?

卡戎单手撑头,苦思冥想,这座岛上六个人,有叫这个名字的吗?

他把全景投屏上的琉璃屋拉近:“一,二,三,四,五……”

琉璃屋里五个。

高处狙击点一个,那那个“在狙击者身边的小香”是谁?

卡戎一头雾水地目光转移到莱昂的特写投屏,没别人啊?

思索两秒,他把莱昂投屏的视角往上拉,从正面特写改成上空俯瞰。

这回清楚了。

莱昂身后,一头老老实实趴着的牛角猪。

小香……猪。

很好。

一天一夜的孤岛求生,没吃苦,没受罪,还养了个宠物。

卡戎深吸口气,忍住摔杯冲动,一遍遍在心底重复,没事,没事,这只是第二天的开始,只是第二天的开始。

但是2号孤岛不能再看了,再看他容易起杀气。

这种时候,就适合看看1号孤岛那种中规中矩的。

已经发现温度升高了吧?

以[狼影追踪]和[初级破坏狂]那两个人的镇定和敏锐,这时应该已经开始谋划应对方案了,甚至很可能这一夜,两个人都不睡,只为谋万全之策。

很努力。

也很可悲。

因为孤岛,永远会在你艰难适应之后,变得更恶劣。

卡戎一边轻蔑地摇着头,一边将投屏转回1号孤岛。

海滩上,舒舒服服躺着六个人。

其中四个已经睡着了,没焦虑,没担忧,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卡戎:“……”

摊上两个喜欢掌控全局的,其他人不用操心,也正常。

说服完自己,卡戎将全景的投屏视角拉近,一直拉到唐凛和范佩阳身上。

两个人了无睡意,还在交谈。

卡戎露出满意笑容。

对,就这样,越有压力,越操心,越操心,越想要更好的应对,但越应对,就越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

到最后,心态崩塌。

卡戎放下酒杯,认真去听闯关者们的交谈,看看这两人到底能商量出什么对策。

要知道,破坏闯关者的对策,也是3/10守关人的本职工作呢。

“我追的你?”投屏里传来唐凛的声音。

然后是范佩阳:“对。”

唐凛:“不可能。”

范佩阳:“为什么不可能?”

唐凛:“我图什么啊?”

范佩阳:“外貌?性格?身材好?能力强?不知道,太多可能性了,你没具体和我说过是哪一点。”

唐凛:“……”

卡戎:“……”

他都想冲进投屏砸范佩阳一酒瓶子。

唐凛:“反正我失忆,你怎么说都行。”

范佩阳:“我可以为了达到目的,用一切手段,包括骗人,但我从来没骗过你。”

卡戎:“……”

等一下。

你俩在干嘛?

应对方案呢?生存策略呢?

岛都要变火炉了,四个睡觉,两个谈恋爱,还能不能尊重一下关卡!

※※※※※※※※※※※※※※※※※※※※

得摩斯:欢迎来到“狗粮受害者联盟”。

卡戎:[摔杯.jpg]!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傻瓜镇的居民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公爵逸宁大神你人设崩了她又飒又爽[快穿]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天降情缘,我和男神当邻居初恋选我我超甜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带着城市穿七零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白莲花,滚粗!FOG[电竞]霸宠黑莲娇妻雷古老婆大人有点暖爹地强悍,天才宝宝腹黑妈璀璨帝国:千金不换三分野重生之炮灰逆袭路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天才基本法结婚协奏曲
完本推荐: 诡缠人全文阅读地狱门开全文阅读鬼事奇谈全文阅读我真是神医全文阅读武道人皇全文阅读在荒岛求生的日子全文阅读无冕为王全文阅读女神的逆天狂兵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阴间神探全文阅读最强弃夫全文阅读我真是天师全文阅读血冲仙穹全文阅读三国之刘备军师全文阅读异界混混全文阅读变臣全文阅读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全文阅读每日一表白全文阅读监狱风云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玩家超正义第一狂婿我在末世卖麻辣烫我的傻白甜老婆重生长姐种田忙麻衣相师快穿之反派他想从良港九枭雄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超级兵王斩月南明第一狠人大唐逍遥驸马爷绝世神王在都市全能代课老师万界仙王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三界纪重生之九州富豪兵王归来独步成仙一剑独尊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重生九零做团宠神级选择系统纪少今天表白了吗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电影黑科技最佳女婿(最佳赘婿)天地生吾有意无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