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起航

[神殿考核]:15人通关

[终极恐惧]:15人通关

本次2/10通关总计:30人

得摩斯看着投屏中央的数字,头疼。

看着投屏右上角不断闪烁的“渡船”图标, 更头疼。

渡船, 3/10守关者卡戎的标志。

图标闪烁,意味着该标识代表的守关者要与你通话。

如果这是个私人联络请求, 得摩斯第一时间就可以拒绝, 偏偏这还是必要的工作交接流程。

似有若无叹口气。

得摩斯选择同意联络, 投屏里出现一张成熟英俊的脸。

银白的头发,间或夹着些许黑丝, 眉宇间有岁月洗礼过的味道,可一双眼睛又如年轻人一样生机勃勃,热烈有力。

没人知道卡戎多大岁数, 作为同事的得摩斯也不清楚, 有人三十,有人说四十, 有人说他才二十多, 只是长得着急, 还有人说他早六七十了,但驻颜有术,才看起来只是中年大叔。

得摩斯不关心这些,他只希望:“卡戎, 你每次联络我的时候, 能不能先把头发梳一梳。”

满屏不羁放飞的凌乱银发, 晃得他眼晕。

“哦, 抱歉。”卡戎倒是很虚心接受建议, 伸手就从旁边捞了一把造型奇特的帽子,压在脑袋上,“现在利落了吧?”

满头银发霎时服帖。

但这顶绿色的西部牛仔风情帽,突破了得摩斯的审美。

完全不想再和这位同事寒暄,得摩斯直接进入工作流程:“2/10,通关者30人,全部进入潜艇,你可以过去了。”

卡戎还在调整自己的牛仔帽,闻言惊讶:“30人?怎么这么多?今天你生日?”

“对,生日大放送。”得摩斯一脸生无可恋。

生日什么的当然是调侃,但卡戎没料到,一贯牙尖齿利的得摩斯,竟然就这么接下了,忽然起了警惕心:“喂,你没有……故意放水吧?”

得摩斯没跟上对方跳脱的思路:“啊?”

“别和我装傻,”卡戎正色起来,也不弄帽子了,凑近投屏沉声道,“守关者绝对禁止和闯关者建立任何形式的感情,如果你因此在守关过程中放水了,更是渎职。”

“不不,你给我等一下,”得摩斯越听越不对,“谁会和虫子建立感情!”

卡戎稍稍后撤,回到与投屏的正常距离,双手抱臂,仍挑着怀疑的眉毛:“平时在你手里通关的都是个位数,这回直接后面加个零,你让我怎么想?”

“我也没料到,但事实就是——巧了。”得摩斯疲惫地吐口气,“今天到我这边的都是奇葩,有好几个心里的恐惧跟闹着玩儿似的,还有俩那叫一个虐心……算了,你不在现场,说了你也不懂……”

“总之,在我手里通关的只有15个,”得摩斯把责任划分得清清楚楚,“另外15个都是[终极恐惧]通关的,你如果质疑,先质疑鸮系统。”

“[终极恐惧]通关15个?”这可比得摩斯放水更让卡戎意外。

3/10的守关人任务,和1/10、2/10不一样。

通关者进入潜艇,3/10的守关人就要接手,并引领他们抵达3/10,所以卡戎清楚每一次2/10的通关者数量。

如果说每次在得摩斯手里通关的是个位数,那从[终极恐惧]通关的就几乎是零,很偶尔才会有一两个幸运儿或者天赋异禀者,从[终极恐惧]突围。

得摩斯懒得解释,直接把闯关过程的影像片段传给卡戎看。

[曼德拉的尖叫],唤醒客舱。

[走近科学],解决宴会厅。

[星星之火],烘烤船长房。

[禅心],平静等死亡。

“几乎每一个关键点,都有人挺身而出,还恰恰找得到最合适应战的文具,”得摩斯摊手,“就是这么团结,就是这么运气,鸮也没辙。”

运气,卡戎不予置评。

但是——

“团结?”男人笑了,眼角淡淡的纹路,像在嘲讽这话的幼稚,“那是他们还没到3/10。”

“啧啧啧,”得摩斯感慨地叹息,“每次我觉得自己够坏了,一想到你,就发现我还有努力的空间。”

卡戎连忙撇清:“这可和我没关系,3/10是彻底的系统推进,我只是个负责监控的。”

“行了,”得摩斯看看时间,“潜艇要走了,再不上去,你就等着游到3/10吧。”

卡戎摘下帽子,放到胸前,给得摩斯行了一个优雅的绅士礼:“交接完毕,下次见。”

得摩斯:“……”

再见一百次,他也适应不了这位古怪的同事。

……

潜艇。

[终极恐惧]通关的15人,沿着海底通道走进潜艇,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

一进入,就是一个宽敞的休息大厅,四五十米长,二十多米宽,开阔到让人忘了这是一艘潜艇,还以为自己正搭乘某艘豪华游轮。

大厅里有舒适的座椅,有摆满美食的餐桌,有可以小憩的吊床,有可以观景的圆窗。

还有十五个通过神殿考核的闯关者。

见新一拨伙伴进来。

十五人同时抬头。

正吸溜果汁的下山虎第一个冲过来,扑向自家步步高升三个伙伴,声音都激动得变了调:“佛纹——”

江户川位置正好,稳稳把人接住。

然后骷髅新娘在旁边拍拍下山虎单薄的肩膀:“为什么就喊佛纹一个人的名字,来,你给我解释解释……”

这边步步高升汇合。

那边甜甜圈、铁血营、孔明灯,也各自汇合。

整个休息大厅一下子热络嘈杂起来。

郑落竹和南歌看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家领导,直到唐凛和范佩阳穿过人群走来。

“竹子,南歌——”喊他们的是唐凛。

见到两个队友的一瞬间,唐凛的心才放下。

郑落竹和南歌的心情也一样,刚才没找到两个领导,还以为神殿考核出什么事了,紧张得他们连呼吸都不顺了。

“队长,老板,你俩就不能挑个醒目的地方坐?”无辜被吓的郑落竹,没忍住吐槽。

唐凛倒想坐个醒目的地儿。

可范总一进潜艇就挑了个犄角旮旯思考人生,他只得默默陪着。

但这话没法给两个队友解释,所以唐凛直接避过,只拍拍竹子肩膀,又朝南歌笑笑:“平安就好。”

“队长,你是不知道我们那边多丧心病狂……”郑落竹一肚子的通关感言,总算找到人倾诉了,拉着唐凛就开始讲。

南歌站在旁边,不着痕迹打量范佩阳。

虽然范总一贯冷漠寡言,但此刻尤为冷漠,尤为寡言,这就有点不寻常了。

她记得在环形城的时候,范总的情绪还很正常。

难道在神殿里发生了什么?

有人和伙伴汇合。

有人无伙伴可汇合。

比如清一色和大四喜,莲花这次闯关一共就他们俩,都在[终极恐惧]了。

再比如十社。

神殿考核的最终通关者,只有崔战和一个组员,而[终极恐惧]的十社兄弟,全军覆没。

该组员无兄弟可迎,便继续吊床旁边,时不时推两下吊床,给躺在里面的自家组长,守护梦境。

没成想汇合声一嘈杂,崔战醒了。

十社组员大喜过望:“组长!”

崔战的记忆还停留在和得摩斯厮杀那里,谁料一睁眼,变了新天地。

“什么情况?”他问组员。

“组长,我们通关了!”组员先报喜,然后才有些难受道,“但就只有我们俩,其他人都……”

崔战深呼吸,示意他不用说下去了。

闯关到现在,见过太多太多死亡了,死亡几乎成了吃饭喝水一样的常态词。

缓了缓神,他开始环顾四周。

餐桌那边是甜甜圈和步步高升,前者六人齐全,都是地下城组的;后者四人,下山虎他当然知道,佛纹更是环形城就交过手,剩下一个纹着骷髅,一个纹着一堆卡通头像,看起来都实力不俗。

靠在观景圆窗前的是铁血营、孔明灯、还乡团。

铁血营何律带着三个组员,正互相拥抱。

孔明灯周云徽和三个组员,就有点微妙,看起来是想学隔壁表达汇合的喜悦,但肢体语言的生疏和别扭,泄露了他们的尴尬。

还乡团是最安稳的。

还是祁桦、丛越、和一个组员的阵容,全是神庙考核这边的,看来[终极恐惧],还乡团也没有兄弟通关。

不过丛越的站位有些奇怪。

他离祁桦和另外一个组员差不多有五六米,就像是飘忽在圆窗和餐桌之间,而且眼神和那边两人也没有交流。

崔战明明记得,在神殿里时,丛越和还乡团的组员们,还是很以祁桦为核心的。

难道在他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

正思考着,隔壁吊床忽然浪荡地摇起来,吓了崔战一跳。

转头一看,白路斜就在他旁边的吊床里,双手枕在头后,用身体带着吊床自由摇摆。

崔战:“……”

这是最让他迷惑的一个人,在神殿里就迷,现在更惑。

察觉到身旁视线,白路斜一个巧劲,轻松停住吊床,翻身侧躺:“醒了?”

清一色和大四喜也看中了吊床,从餐桌拿了两盘子食物走过来,准备吃完就睡。

见他们说话,清一色自来熟地加入聊天:“神殿这边怎么考核的,给我们讲讲?”

“你们谁啊,”崔战不客气地瞟一眼,但还是实话实说,“我一早就晕过去了。”

清一色和大四喜又看白路斜。

后者打个哈欠:“考核无聊死了,懒得讲。”

清一色对这两位的态度都不怎么爽,但毕竟求人,只得扯出礼貌微笑,去看唯一的十社组员。

十社组员皱眉:“考核有什么可讲的……”

清一色以为没戏了。

十社组员突然一把接过他俩的盘子放到旁边,然后又拉过来两把椅子:“坐,我给你讲讲VIP的爱恨情仇!”

“……”清一色和大四喜,在对方眼里看见了灼热的八卦之光。

嘈杂持续了十几二十分钟。

该喜悦的喜悦了,该互诉的两边考核坎坷也互诉了,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大厅也慢慢安静下来。

和自家领导回到偏僻角落的郑落竹,终于讲完了九死一生的[终极恐惧],正想问神殿考核的情况,忽然意识到周围变得比较安静了,到了嘴边的话便顿了一下,想稍稍压低音量,再交谈。

这一顿,他终于注意到自家老板的反常。

从头到尾,他白话了快二十分钟,全是唐凛在听,在应,自家老板一句话没搭。

郑落竹咽回了后面的话,偷偷去看范佩阳。

范佩阳根本没看他。

男人侧身站着,目光沉沉地看着圆窗外的深海。

郑落竹:“……”

老板情绪不对头啊。

南歌在心里松了一大口气。

谢天谢地,蠢竹子总算发现了。

“队长,你们休息,我和竹子去那边吃点东西。”南歌说完,也不给竹子反对机会,直接拉起人就去了餐桌区域。

唐凛望着两个伙伴在远处的餐桌旁坐下,才收回目光,转而去看范佩阳。

男人背对着他。

唐凛只能看到他映在圆窗上的侧影。

餐桌区域。

“我还没见过老板这样,到底出什么事了?”郑落竹抓耳挠腮,但没耽误他吃面包啃鸡腿喝果汁。

“最好别问,”南歌摇头,“如果他们想说,早就说了。”

“他们不说没事儿,”前方忽然传来声音,“有我们呢。”

郑落竹和南歌诧异抬头。

长条桌案对面,十个男人排排坐,从左往右依次是全麦、和尚、关岚、莱昂、探花、五五分、下山虎、骷髅新娘、江户川、佛纹。

郑落竹:“草莓甜甜圈?”

南歌补充:“还有步步高升。”

郑落竹:“你们知道我要问什么吗,就搭茬?”

关岚双手托腮,乖巧得像课堂上回答问题的小朋友:“你不是问你老板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吗,我们知道。”

“不是,”郑落竹指指神殿通关的几个,“他们知道我还能信几分,你和我们一起走[终极恐惧]路线的,你知道个鬼!”

“我之前是不知道,但现在已经被科普完了。”关岚露出灿烂笑容。

郑落竹、南歌一起去看探花、莱昂、佛纹、骷髅新娘、江户川。

共同走过终极恐惧的五个伙伴,四个异口同声:“嗯,我们都被科普完了。”

莱昂没跟上节奏,只好在大家都说完之后,沉默点一下头。

郑落竹、南歌:“……”

他们有种不好的预感。

十五分钟后。

甜甜圈和步步高升,以接力形式,共同给两个VIP完成了科普工作。

郑落竹和南歌起初还能追问上一两句。

到后面就不行了,只剩两脸懵逼地跟着剧情上天入地。

范佩阳的恐惧是书架?书架都是唐凛?

唐凛的恐惧是黑毛球?毛球之外还有白团团记忆?

得摩斯不仅帮唐凛揭开了一些记忆,还破译了<[幻]完好如初>的失忆原因?

两个人的恋爱对于唐凛来讲,是伤?

揭开记忆的结果不是复合,是分手?

……还能再虐一点吗!

“我们去那边了,”关岚一口气喝光剩下的果汁,起身过来拍拍两个震惊中的VIP肩膀,“这里留给你们两个静静。”

八卦科普团功成身退。

竹子和南歌四目相对,久久无言。

信息量太大了。

最后,还是南歌快一步回过神。

她先看了看远处的偏僻角落,那里只剩唐凛一个人,范佩阳不知什么时候走开了,现在正在另外一个角落思考人生。

看完自家领导,她又环顾全场。

所有人,是的,所有人,不管餐桌吃东西的,吊床小憩的,椅子围圈聚一堆交谈休息的,大家的目光都时不时地往唐凛和范佩阳那边飘。

南歌:“……”

得,她和竹子八成是最后一拨被科普的。

“南歌。”慢一步回过神的郑落竹,低低出声。

南歌收回目光,看向他,心情也有些复杂:“难受了?”

“他们把这个当八卦,当热闹,但我不行,”对着南歌,郑落竹没什么可隐瞒的,“我有点心疼我老板,这个和谁给我发工资没关系,我就是……”

“明白,”南歌安慰道,“但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想帮也帮不上。”

郑落竹抬头看她,带着点茫然,带着点抱不平:“我不懂为什么非要分手。就算范总在以前谈恋爱的时候,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他心里都是唐总这没说的吧,为了唐总他能豁出命去,这还不够吗?而且现在这些都过去了,反正从我跟着范总,我见到的都是他对唐总的好,唐总为什么非要拿分手来惩罚一个人以前犯过的错?”

南歌想了想,摇头,说:“竹子,我觉得这不是惩罚,至少我认识的唐凛,不会拿这种事情来报复。”

郑落竹:“那为什么……”

“由始至终,你都忘了一件事,”南歌客观分析道,“唐凛失忆了,就算范总以前做得再过分,他没有‘亲身经历’的记忆,就谈不上产生怨恨,更别说报复。”缓口气,南歌声音柔软下来,“我想,分手这件事,唐凛可能已经考虑很久了,只是恰好有这个契机,让他做了决定。”

“他不怕范总伤心吗?”郑落竹一个旁观者,都替范佩阳难过。

南歌说:“我想,他更怕越拖越给范总希望,最后伤人更深。”

郑落竹静默良久。

南歌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是——

郑落竹瘫倒在餐桌上,沮丧道:“我还是心疼我老板……”

南歌想开口宽慰,下一秒却看见范佩阳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忽然转身,迈步又往唐凛那边去。

“竹子,竹子!”南歌顾不上其他,啪啪拍自家队友。

郑落竹差点被她拍吐血,连忙起身,然后就看见了连走路都带风的自家老板。

不止南歌和竹子。

整个休息厅的闯关者,都因为范总这一动,而刷刷刷地看过去。

空气突然安静。

众人目光就像一束聚光灯,追着范总走。

终于,范佩阳来到唐凛面前,高大的身影,直接将坐着的唐凛全部笼罩。

唐凛仰起头,看不清范佩阳逆着光的脸。

但他听清了范佩阳说的话。

所有人都听清了——

“我不同意分手。”

唐凛没言语,静静看他。

范佩阳居高临下,但并没有盛气凌人,相反,他的声音镇定平静,更像准备充分之后的谈判:“你想和我分手的时候,是有全部记忆的,分手的决定也是基于这些记忆资料做出的,但现在你没有资料了,那我有理由认为你的决定缺乏依据。如果真想分,就等你恢复记忆之后,再来说。”

唐凛终于出声:“如果我现在就要分呢?”

范佩阳说:“你可以坚持你的,我也可以坚持我的。”

唐凛起身,真正和范佩阳目光交汇。

漫长而寂静的十几秒。

唐凛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众闯关者:“……”

这么就知道了?

是同意你坚持你的,我坚持我的,还是同意找回记忆再分手,你给个明白话啊!

围观群众心潮起伏,但当事人显然对这个谈判结果还算满意。

得到唐凛的表态之后,范总立刻高效率地切换到下一阶段——去餐桌区域吃东西。

思考人生,也是耗费体力的。

众闯关者:“……”

这是什么强大的心理!

眼见着老板过来,餐桌旁的郑落竹立刻起身迎接。

以前是谄媚。

现在还多了许多分真情实感的心疼。

南歌简单和范佩阳打了招呼,然后就把二队长留给竹子,自己起身去找唐凛。

一人负责关怀一个领导,南歌和竹子分工明确。

唐凛看着范佩阳去餐桌区。

又看着南歌从餐桌区走来。

待南歌走到面前,他才莞尔道:“听完八卦了?”

南歌原本还有点犯难,要和唐凛说什么,怎么关怀,怎么宽慰,在心里过了好几稿。这会儿忽然发现,自己可能想错了。

“你好像……没那么纠结。”南歌这话委婉了,何止不纠结,她甚至觉得唐凛还有点开心。但在刚进潜艇汇合的时候,她敢发誓,唐凛的情绪绝对和范佩阳一样,都是低落的。

如果是范佩阳或者竹子来聊,唐凛不会说实话。

和竹子说,估计要掰扯才能让他懂,并且告诉他,等于告诉范佩阳。

而和范佩阳说,估计那人能上天。

但恰巧是南歌。

“我发现,事情在往好的方面走。”唐凛的声音里,有久违的轻松。

南歌有点懵了:“你是说,范总不同意和你分手?”

“他说什么不重要,”唐凛轻声道,“重要的是,他没委屈自己,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了。”

南歌哭笑不得:“委屈这个词好像和范总无缘吧?”

“还真不是。”唐凛看着圆窗外的幽蓝世界,“以前的范佩阳,不会屈居任何人之下,如果VIP要有队长,他不会退让,哪怕是我;以前的范佩阳,也不会让我模棱两可拖这么久,他会在我失忆的第一天,就单方面把所有我们之间的过去砸过来,不管我想不想听……”

“但这些都没发生,”唐凛看回南歌,“应该说在更早之前,他就开始让着我了,哪怕是他心里不愿意的。”

南歌好像明白一些了:“因为你的生病?”

“嗯。”唐凛笑一下,淡淡的无奈,“我不记得我们交往的事情,但在得摩斯讲的那些回忆里,我有话不说,难受就自己忍着,特委屈;可是在我有的记忆里,在我生病之后,在我进了关卡,我从来没委屈过什么,一直以来让步的都是范佩阳。”

南歌听到这里,终于全懂了。

一段健康的关系,不应该以任何一方的退让和委屈为代价,不管委屈的是唐凛,还是范佩阳……

“两个人的相处,要两个人都舒服,才能长久,”唐凛深吸口气,又轻轻呼出,满眼任重道远,“我还在摸索中。”

“队长,我懂你的意思了,”南歌认真看向自家领导,“我就是还有一个问题不太明白,你又不打算跟范总谈恋爱了,还要什么舒服,要什么长久?”

唐凛:“……”

餐桌区域。

郑落竹心急如焚地围着范总绕圈:“老板啊,你提的那是什么条件啊,就是做的那些事儿……”

正在就餐的范总,一个眼神瞥过来。

郑落竹:“就你……们之间那些荡气回肠的过去,真等唐总恢复记忆,他肯定更要和你分啊。”

范佩阳:“恢复记忆的时间无法预料,可能马上,也可能遥遥无期,那么在恢复记忆之前,大概率我会有充足的时间来重新修正我们的关系。”

郑落竹:“……”

到底谁给你的自信啊。

“行,就算大概率可以修复,那万一呢,万一没等到你修复,唐总就恢复记忆了呢,怎么办?”郑落竹真是为老板操碎了心,“你话都说出去了,说人家恢复记忆就可以分。”

范佩阳一点不慌:“如果真发生了你说的情况,我还有其他对策。”

郑落竹:“……”

老板你到底有多少对策啊,你是俄罗斯套娃吗!

范佩阳只简单吃了两口,就离开了餐桌区,不过没急着回唐凛、南歌那边,直是让郑落竹先回去,自己则找了个极低调的安静位置。

郑落竹没回,而是等范佩阳走后,默默又跟了过去。

如果说他以前是为钱跟着范佩阳,那现在就是真心被其人格魅力所折服。

永远处变不惊。

永远傲立风雪。

永远……

咦?

自家老板为什么突然鼓捣起手机?

闯关的时候大家基本都把手机关机,并放在不会因为打斗而掉出来的拉链口袋。

通常是为了需要的时候用来照明、记录时间等。

不闯关的时候呢,有些人就会拿单机游戏打发一下时间,也算提醒自己别忘了现实世界。

但范总可从来不会用手机打发时间,只要他开机,那就是有正事。

可是眼下在潜艇上,能有什么正事?

郑落竹左看右看,自家老板挑这个地方还真是很隐蔽,基本没人看到。

再看老板,也专注按着手机,完全没注意他跟了过来。

郑落竹透明人做到底。

蹑手蹑脚绕到老板身后,悄悄探头窥屏,下一秒,瞪大眼睛。

范佩阳在输入备忘录。

待办事项:

1.下次回现实,去公司公布关系。

2.1月23日(生日),要庆祝。

3.别墅内衣服、日用品列清单,定期清点。

4.……

郑落竹:“……”

有些人表面上宁折不弯,背地里悄悄写恋爱小纸条。

“恭喜各位——”休息厅入口突然响起陌生男声。

三十个闯关者一惊,齐刷刷望过去。

只见一个带着奇怪绿色牛仔帽的老男人,闲庭信步地走入潜艇。

艇门在他身后关闭。

整艘潜艇随即传来轻微而持续的震动,显然是要起航。

※※※※※※※※※※※※※※※※※※※※

第三关来啦,今天7000+!

潜艇起航,翻糖夫夫的新一页,也要起航啦~~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重生女配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总统阁下请矜持万春街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绝世名伶系统穿书后我成了全民女神宠你更胜一筹渣受生存手册[快穿]顶流崽崽的妈咪又美又飒民国小商人致命偏宠喂你一颗糖天亦醉晚樱重生之炮灰逆袭路(家教)Crossover Region撑腰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璀璨帝国:千金不换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今天前妻也没找我复婚大神你人设崩了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封少娇妻,有孕出逃
完本推荐: 借阴寿全文阅读苗疆道事全文阅读至尊兵王在都市全文阅读最强修仙小学生全文阅读三国之霸天下全文阅读超级上门女婿全文阅读收服全球富二代!全文阅读绝地求生之无冕神枪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武神天下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文阅读血狱魔帝全文阅读虎将去抗日全文阅读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阅读抗战之钢铁咆哮全文阅读绝世符神全文阅读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阅读重生三国之关平新传全文阅读女神的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炼巅峰嫡女贵嫁第一战神斩月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霸天武魂天地生吾有意无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大奉打更人一剑独尊雷武Re,骨傲天屠戮的我我在末世卖麻辣烫我的傻白甜老婆婚期365天隋末之大夏龙雀万兽朝凰都市狂枭墨桑重生浪潮之巅禁区猎人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刘羽夏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重生之苍莽人生女神的上门豪婿银川大陆之峰雪天下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