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最后的考验

倒计时00:19:48

和第一次一样,鬼影在杀掉一个人之后, 又迅速消失了。

但恐惧感没消失。

它像一条细细的、冰冷的绳索, 缠绕着每一个闯关者的脖子,一点点收紧, 再收紧。

铁板防不住, 墨守成规的规则无效, 哪怕有幸运星的加持,也是徒劳。

没人知道下一次鬼影什么时候出来。

也没人知道下一次死的会是谁。

这间狭小的船长房, 成了比之前宴会厅更让人毛骨悚然的炼狱。

“文具树根本没用,谁还有防御幻具,赶紧拿出来吧——”依然双手拧住水龙头的骷髅新娘, 大声疾呼。

“要有还会等到现在吗!”水坑边竹子彻底把衣服脱完, 第一个将T恤扔到水坑里,蹲下来就咔咔按着衣服让其尽快吸水。

骷髅一看他就想起那个宝贵文具, 简直痛心疾首:“你的‘走近科学’用得太早了——”

郑落竹一跃而起, 奔到洗手池, 将吸足了水的T恤奋力拧干:“那时候要是不用,我们都没机会找到这里!”

衣服里拧出的水,顺着洗手池流走,没有发生令人担心的“堵塞存水”。

紧盯着洗手池的骷髅新娘松口气, 他这握着水龙头呢, 万一洗手池里冒出个鬼影, 他绝逼第一个壮烈。

那边剩下的闯关者们, 也都无一例外脱完衣服, 围到水坑旁边,加入热火朝天的擦地板大军。

骷髅新娘脱不开身,帮不上忙,只能祈祷大家的动作快点,再快点。

对于防御性幻具,他也不抱太大念想了。

因为那东西确实罕有。

在地下城之前的那些关卡里,能防鬼怪的幻具就很少见,进了地下城之后,连普通的幻具都难见到,更别说这种本来就珍稀的了。

所以他才更心疼“走近科学”啊,郑落竹用的时候,他单是看着,心都在滴血。

可就像郑落竹说的,那时候如果不用,他们连抵达这里的机会都没有。

倒计时00:14:07

十五件衣服的吸水效率还是极高的,众人几个来回,水坑就基本干了,但坑底还留着明显潮湿的水渍。而众闯关者用来“擦地”的衣服,也都湿得透透,即便再拧干,还是湿的,顶多也做到滴不出水罢了。

十五个拎着湿衣服的伙伴,你看我,我看你,再大家一起看水坑。

清一色咽了咽口水:“这样就行了?”

何律拿衣服擦掉手背上的水珠:“应该可以了吧。”

“水坑里虽然看着没有水了,但还是潮的,”郑落竹现在已经被搞得杯弓蛇影了,抖抖手里的衣服,“还有这些‘抹布’,在它们真正干透之前,里面也都是水分。”

探花绝望:“你要这么说,我们身体的细胞里还都是水分呢,这空气里也有水分,我们还挣扎什么啊,直接等死得了。”

“你……”郑落竹刚要和他杠,水坑边缘的地面上突然冒出鬼影。

整整擦了五分钟水坑,什么事没有。

水坑擦干了,鬼影却出现了,这记重锤不只让众闯关者猝不及防,还把他们刚刚松了口气的心,敲得粉粉碎。

鬼影出来之后,直奔一个铁血营组员。

“小心——”何律从侧面一个猛扑,将人扑倒。

他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竟然赶在了鬼影之前。

鬼影咻地钻了个空,悄然消失。

离何律最近的莱昂和另外一个铁血营组员一齐过去,把人拉起来。

“没事吧?”铁血营组员关切地问。

“没事。”何律喘口气,低头去拉被他扑倒的组员,可手刚伸出一半,就僵在那儿了。

自家兄弟直挺挺躺在那里,未闭合的眼里残留着生命最后一刻的恐惧。

脖间的颈环数值,100。

鬼影没伤到他。

但以为躲不过去、必死无疑的他,在那一刻,被心底的恐惧杀了。

“94。”探花突然道。

何律抬头,脸上难忍悲痛:“你说什么?”

“鬼影出来的时候,他颈环的恐惧值94,是我们所有人里最高的。”探花环顾全体伙伴,“还有之前两次鬼影攻击,挑的都是当时恐惧值最高的人。”

郑落竹:“你确定?”

探花:“你别忘了我文具树是什么。”

当然记得。

[过目不忘],郑落竹最羡慕的文具树类型之一——聪明型。

“你的意思是,鬼影不是无差别攻击的,”江户川听出端倪了,“它会挑当时最接近死亡恐惧值的人下手?”

探花点头:“对。”

“是水珠。”不知何时回到水坑那边蹲下观察的关岚和南歌,同时出声。

众人立刻围过去:“什么水珠?”

不用关岚和南歌回答。

一靠近,所有人就都看清了,在水坑边缘的地面上,有一滴水珠静静躺着,估计是先前哪个拎衣服去洗手池拧的人,不小心滴落的。

其实这样的水珠,在刚刚热火朝天的擦地大作战里,到处都是。但擦干水坑之后,细心的南歌又提醒大家把水坑周边也擦干净,所以淋溅到地上的水珠基本都没了,只剩这一颗,成了漏网之鱼。

“水分应该安全,危险的就是‘明水’。”关岚说着,直接用手指,将水珠一抹,抹成了水渍。

明水,类似明火一样理解,看得见的,摸的着的,水。

比如水坑,水龙头,水珠。

众人面面相觑,下意识把已经擦过的手,又在裤子上蹭了第二遍,擦得干燥,擦得生疼。

连拧着水龙头的骷髅新娘,都飞快松开手,在衣服上蹭了两下,才又重新握回去。

倒计时00:11:53

屋里的最后一滴水,也被擦掉了。

因为不太放心,孔明灯地下城分部组长周云徽,又用[星星之火]把所有可疑的地方烘烤了一遍,火候控制极其精准,虽然在水坑里留下几个烧焦的黑印,但毕竟是把大部分水渍都烘烤干燥了,还是值得记一功的。

“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郑落竹环顾四周,算是进屋之后,第一次稍稍安心。

洗手池干燥,地面干燥,水坑干燥,水龙头还有骷髅新娘拧着,整个屋内再没有一滴水。

“应该可以了,”关岚在屋中央席地而坐,抬臂看小抄纸中的倒计时,“接下来就是等。”

众人也纷纷坐下来,且不自觉就聚成一堆坐,篝火晚会似的,似乎这样抱团能更让人有安全感。

何律:“还剩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探花:“就怕最后几分钟再来个什么。”

周云徽:“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

清一色:“这就怕了?那你完了。它不是专挑恐惧值最高的攻击吗,你越怕,它越找你。”

大四喜:“别这样,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互相鼓励。”

周云徽:“哎,你看看,这才叫正能量。小四喜,要不要来孔明灯?”

清一色:“一边去,我们莲花本来就要凋零了,你还扯花瓣!”

周云徽:“……”

他竟一时分不清这是客观陈述,还是自黑。

“你们聊得挺嗨啊,”屹立在洗手池旁的“水龙头守卫者”骷髅新娘,手都要拧酸了,“敢不敢过来个人给我换换班……”

“叮——”

突兀的提示音,让刚刚缓和一点的气氛,再次凝固。

众人整齐划一地抬手臂,连骷髅新娘都弯腰用下巴尖点开了提示。

<小抄纸>:还剩最后十分钟,鬼就在你们中间。

屋里静得骇人。

十五个闯关者缓缓抬头,你看我,我看你,目光却不再是先前的信赖和依靠,而是惶然与惊悚。

“先别急着怀疑,”越到危急关头,郑落竹反而灵光了,“就算鬼在我们中间,通关要求不是抓鬼,而是我们在这里待到倒计时结束。”

“是的,”南歌第一个站到自家伙伴这边,“所以我们只要这样待着,别自乱阵脚,那个鬼就没办法做什么。”

“就是,”骷髅新娘隔空附和,“它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跳出来自爆吧?”

“为什么不能?”孔明灯组员怀疑地打量着骷髅新娘,“如果它就是在最后关头跳出来自爆了,我们全没活路,你负责?”

骷髅新娘皱眉:“看法不同可以讨论,你这是什么眼神?”

“那我就直说吧,”孔明灯组员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我觉得你最可疑,从水龙头第二次打开开始,你就一直和它较劲,擦地板你没参与,鬼影出来也是离你最远。”

“靠,我在这儿保障后勤我还做错了?”骷髅新娘怨气飙升,“你知不知道这玩意儿一直蠢蠢欲动,要不是我,现在满屋子都是鬼影了!”

“不是,吵归吵,你能不能坐下,”挨着自家组员的周云徽伸手拉人,“你这突然窜起来,太给大家心理压力了。”

众闯关者无比欣慰。

这是实话。

这人鲤鱼打挺那一下,所有人的恐惧值都飙升2-7不等。

倒计时00:08:00

孔明灯组员重新坐下,骷髅新娘也继续坚守岗位。

但因为这一出,部分闯关者的眼底,还是出现了犹疑和动摇。

鬼就在你们中间。

这话杀伤力太大了。

关岚下巴抵着膝盖,视线扫过一圈,把围坐着的人都看了个遍,忽然提议:“既然大家都不放心,那就自证清白呗。”

坐下之后也根本没放心的那个孔明灯组员,立刻问:“怎么证?”

关岚说:“我刚刚看了一下,现在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同组织的队友在,那就每个人都说一件,只有本人和队友知道,但外人不知道的事。”

众人闻言环顾左右,还真是。

目前剩下的十五人里,VIP两人,甜甜圈三人,孔明灯三人,铁血营两人,步步高升三人,莲花两人。

没有一个独行侠。

“行,我先来。”那个孔明灯组员第一个响应号。

苦思冥想了一会儿,他忽然转头盯住周云徽。

周云徽被吓了一跳:“看我干什么?”

孔明灯组员气沉丹田,掷地有声:“之前在环形城,是我提议罢免你的队长职务,对不对?”

周云徽:“……”

众闯关者:“……”

这种槽点满满的事为什么问得如此正气凛然!

被自家组员罢免这种事,周云徽真不想承认,是事关“清白”,他只好硬着头皮道:“对,就是你,化成灰我都记得。”

“我证完了,”孔明灯组员把接力棒交到周云徽手里,“该你了。”

周云徽翻个白眼:“不是都让你说完了吗。”

“那不行,”孔明灯组员还很严谨,“我俩不能拿一件事情互相证,你要说一点新事儿。”

周云徽:“……”

十四双眼睛汇聚到周队长这里。

周云徽想了又想,黯然抬眼:“地下城跟我一起闯关的兄弟,全死了,一个没剩。”

竹子、南歌、关岚、探花、莱昂、何律,共同沉默。

这件事,他们都是见证者。

倒计时00:06:00

南歌:“地下城的时候,我能顺利进入闯关口,是因为队长和范总送了我一个<[特]我是VIP>。”

竹子:“姐,你把我想说的抢了……”

南歌:“那你就换个别的。”

竹子:“呃,还有什么是只有我俩知道外人不知道的……哦对,你的体重……”

南歌:“你说一个试试。”

竹子:“我老板每月给我开的工资是五位数,奖金另算。”

南歌:“我证明。”

众闯关者:“……”

范总,还缺员工吗?

倒计时00:05:00

关岚:“我这个草莓甜甜圈地下城分部组长,是抓阄抓到的。”

探花:“我证明。”

莱昂:“嗯。”

众闯关者:“……”

要不要这么随便!

探花:“我还从来没对外说过,我的二级文具树是[一目十行]。”

关岚:“正确。”

莱昂静默几秒,抬眼看向南歌:“我的外号是你起的。”

突然被cue,南歌猝不及防,愣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哦,对,我证明。”

关岚、探花:“……”

说好的找自家队友证明呢!

倒计时00:04:00

佛纹:“我每次进关卡之前,都要焚香沐浴。”

骷髅新娘、江户川:“……”

佛纹:“你俩不要在这个时候沉默啊!”

骷髅新娘、江户川:“我俩又没看见你洗澡。”

佛纹:“那焚香总看见了吧!”

骷髅新娘、江户川:“勉强算你通过。”

江户川:“我最开始的纹身就一个柯南,后来才把其他角色的头像一个个补上。”

骷髅新娘:“我证明,因为他是在看了我的纹身时候补的,觉得自己的太没气势。”

江户川:“你可算了,我是看下山虎的纹身才羡慕的,你那个新娘,气势在哪儿?”

骷髅新娘:“好吧我承认,我进地下城的时候没纹身,加入了步步高升,说必须纹,一到水世界就回现实补纹身去了,本来是要纹个[白骨战士],也不知道纹身师傅哪根筋没搭对,纹出来就是新娘。”

众闯关者:“……”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倒计时00:03:00

清一色:“我们组原来不叫莲花,叫血战到底。”

大四喜:“我证明,后来组长说没有格调,就改了。”

倒计时00:02:00

何律转头看一眼仅剩的铁血营兄弟,有些为难道:“我是到了水世界,才和这个兄弟认识的,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事,是只有我们才知道的。”

“不一定非要我证明,”铁血营的兄弟很义气,“你说一件他们能证明的事也行。”

何律略微思索了一下,抬头:“十社的崔组长是晕着过的1/10关卡。”

竹子、南歌、关岚、探花、莱昂、周云徽:“……我们证明。”

还剩不到两分钟。

所有人都洗清了嫌疑。

或者说,貌似洗清了嫌疑。

压抑封闭的船长房间,寂静重临。

“或许……”有人打破静默,“或许所谓‘有鬼’只是个圈套,就为了让我们互相猜忌。”

“也可能鬼不只会伪装,还可以窃取被伪装者的记忆。”

“你怎么总把事情往最坏方面想?”

“剩一分半钟了,咬咬牙就挺过去了。”

“就怕挺不过去。”

“操,我现在都不能看倒计时,看着心跳就突突的。”

“你别再制造恐怖气氛了行不行……”

众人七嘴八舌,不是非要在这个时候话痨,而是根本停不下来,一停,神经就要崩断。

时间一秒秒的流逝,越接近最后,越让人心慌。

这几乎是一种本能的恐惧,似乎一切太顺利了,那么总会有可怕的事情在最后关头发生。

倒计时00:00:40

时间进入了最后四十秒。

聒噪的闯关者们渐渐静下来,狭窄而憋闷的房间里,只剩呼吸和心跳。

但与这种静谧相反,众人脖颈间的恐惧颈环数值,却一点点往上攀升。

80……

85……

90……

倒计时00:00:30

几乎每个人的恐惧值,都升到了90以上,但又都被大家竭力克制在92-96的区间里。

还剩最后半分钟。

关岚忽然感觉到右侧脸颊痒了一下。

是额角渗出的汗水,顺着脸颊滑下来了。

关岚很自然抬手去擦,却在擦掉汗珠的一瞬间,猛然震住。

他迅速瞪大眼睛去看每一个人,很快,目光定在那个先前一直多话、频频质疑的孔明灯组员身上。

多话,质疑,都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害怕,更紧张。

而现在,他早已在倒计时的煎熬里满头大汗,汗水滑到下颚,聚成更大的汗珠,眼看就要落下。

“不要——”关岚情急,下意识地喊,同时身体极快地冲过去,想赶在汗水滴落之前拿胳膊给他蹭掉。

可还是晚了一步。

聚在下颚的汗珠,终于承受不住重力,直直落到地面。

啪嗒。

水珠竟一点没摔散,就那样圆润饱满地躺在地上,像荷叶上的露珠。

一滴。

足以致命。

关岚扑到孔明灯组员身上的同一瞬间,鬼影从地面的汗珠里咻地窜出来。

众人在上一刻还没搞懂关岚喊什么,又扑什么。

可鬼影一出来,就全明白了。

“鬼在你们中间”是骗人的。

关卡要的,就是他们互相猜忌,互相害怕,最后,流下这一滴冷汗。

窜出来的鬼影没急着攻击任何人,而是凌空展开灰暗的身体,急剧变大,顷刻就从一人大小的鬼影,铺满了整个天花板,乍看,就像给天花板蒙了一层灰布。

下一秒,鬼影像幔帐一样,猛地罩下来。

众人呼吸一滞。

碰到鬼影就是死,可鬼影已经和屋子一样大,他们根本无处可逃!

“唰——”

[铁板一块]和[铁板一圈]同时出现,郑落竹用尽全力操控两个文具,将众人头顶和四周都挡得严严实实。

但这根本不能改变绝望的气氛。

有人喊:“别白费劲了,你的铁板根本挡不住!”

郑落竹喊得更大声:“挡不住也要挡!”

这一声提醒了还趴在孔明灯组员身上的关岚,他猛地回头朝佛纹喊:“用[禅心]——”

佛纹错愕:“用[禅心]就真的泰然赴死了!”

关岚:“你不用禅心,现在就都死了!”

佛欧光速扫视。

无一例外,能看见的颈环数值不是98就是99,全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

倒计时最后十秒!

佛纹深吸口气,用全部精神力启动[禅心II]。

无形佛光普照整个房间。

十五人恐惧值顷刻落回50-60。

鬼影也下来了。

众人放弃抵抗,淡定了。

反正所有招都用尽了,他们就算斗志昂扬,也没有能克制鬼影的文具。

事到如今,没遗憾了。

落下的鬼影将十五人完全笼罩。

倒计时归零。

“叮——”

<小抄纸>:恭喜通过[终极恐惧]!记住,永远别让恐惧控制你。

十五人眼前一暗。

待到视野重新清晰,船长房间已经不见了,他们置身于一条长长的透明海底走廊,走廊尽头,正对着一艘威武潜艇的入舱口。

“叮——”

<小抄纸>:请进入潜艇,前往3/10。

十五个伙伴,谁都没动。

他们的思绪还停留在“马上就要被鬼影弄死了”的阶段,突然跳跃到通关、潜艇,根本转换不过来。

过了好半晌,才有人弱弱出声,带着点惶恐,带着点不可思议:“我们……通关了?”

探花放下手臂,抬起头:“应该是。”

骷髅新娘还不放心地四下张望:“鬼影呢?就这么没了?”

佛纹拍拍自家队友肩膀:“是不是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突然倒无所谓,关键是太奇怪了啊,”骷髅新娘说,“我们放弃抵抗站在那里等死,反而通关了?”

“让我们通关的不是等死,是恐惧值。”江户川也回过味来了。

探花点头,解释道:“最后一个鬼影天罗地网似的,如果真要杀人,我们一个都跑不掉。但放出一个闯关者必死无疑的考验,那这场考验还有什么意义?”

听到这里,骷髅新娘才有点开窍,想说什么,但一时又总结不出来。

周云徽帮他:“前面那些鬼影是真的,但一次只杀一个人,是为了让我们建立‘遇见鬼影必死’的心理暗示,这样最后一个铺天盖地的鬼影出来,我们自己就能把自己吓死。”

“但如果最后的鬼影吓不死我们,”何律接茬,“那我们就通关了,因为这一关考验的不是真的捉鬼,而是‘别让恐惧控制你’。”

骷髅新娘抬头看过这一张张睿智的脸:“你们都想明白了?”

探花抬手臂指指通关那条<小抄纸>:“这不都给你写明了吗,别让恐惧控制你。”

“但是想明白没用,”佛纹看向关岚,“真正该感谢的人在那儿呢。”

如果不是关岚急中生智,让他用[禅心],估计黑影一覆盖,他们恐惧值全破百。

不料关岚摇头,朝郑落竹方向耸耸肩:“要谢,谢他。”

郑落竹茫然地指自己鼻尖:“我?”

关岚耸耸肩,一脸天真无邪:“最后黑影一出来,所有人都以为没戏了,就你还傻不拉几地用[铁板]防,明知道没有效果还要防。我就突然想,这关要考核的,会不会就是你这种傻劲儿?”

郑落竹:“……你们甜甜圈都这么夸人吗?”

※※※※※※※※※※※※※※※※※※※※

明天登上潜艇,跟神殿通关团汇合,奔赴第三关~以及竹子和南歌马上就会知道,他们错过的八卦,四舍五入等于错过了一个亿QAQ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旧欢如梦时太太软萌又旺夫穿书后我成了全民女神她又飒又爽[快穿]为了和谐而奋斗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他的情深似海大神你人设崩了重生九零之为母当自强逸宁重回十六岁宠你上天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重征娱乐圈[重生]留香我五行缺你满城大佬跪地叫我师傅撑腰公爵黑化大佬太可怕喂你一颗糖我老公是重生的懒人伊尔迷(猎同)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
完本推荐: 小四,向着渣男进攻全文阅读原血神座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尊全文阅读穿越时空之抗日特种兵全文阅读诸天万界装逼系统全文阅读机甲战神全文阅读[综]予我长眠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神级修真学生全文阅读抗日之兵王传奇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宗师全文阅读恐怖女主播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变臣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至尊鸿途全文阅读血狱魔帝全文阅读阴婚介绍人全文阅读挽明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缔造我的第一豪门大唐扫把星异世界最强人质农门小王妃重生之九州富豪全能代课老师我专杀主角南明第一狠人全能千金燃翻天睡龙之怒桃源兵王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九零做团宠虚无衍生三界纪孙猴子是我师弟墨桑系统之农妇翻身极品兵王都市不灭仙医大唐第一世家不灭武尊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我的1978小农庄绝代天医刘羽夏苏神级选择系统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桃源小农民狼婿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