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子夜十 >> 孟婆汤

祁桦的“恐惧”,让神殿里的大部分闯关者, 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回到现实”几乎是他们的终极梦想, 怎么到了祁桦这里,就成了最深的恐惧?

唐凛也没想到。

他以为祁桦最害怕的会是[画皮]这个文具树被得摩斯公布出来, 毕竟一旦所有人都有了防备, [画皮]的成功率就会大打折扣,而为了保守这个秘密,祁桦甚至不惜杀人。

相比围观者,被揭穿恐惧秘密的当事人, 却很镇定。至少看起来, 还维持得住一个大组织分部组长的姿态。

“我承认,我更喜欢这里。”他平静直视得摩斯,语调没太大起伏, 所有的情绪都被完美掩饰。

可惜得摩斯不看脸, 只看心:“我喜欢你的态度。既然承认了, 那就把害怕回到现实的原因,也一并坦白了吧,毕竟就算你不说……”他朝祁桦微微一笑,“我也会帮你讲的。”

祁桦自然垂下的手有一刹那的握紧, 但转瞬又松开, 脸上随之扯出干笑:“我在现实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而在这里, 我有还乡团组长的地位, 有文具树的能力, 有一呼百应的手下,我当然不想再回到现实。”

得摩斯眼里闪过些许意外,而这意外里,又夹着一丝满意:“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像你这样态度良好,那我聊起来可就轻松多了。”

“在你面前,没有任何秘密藏得住,”祁桦的身体稍稍松弛,这是一个适应了聊天节奏的信号,“一旦认清这一点,就知道所有抗拒都是徒劳的。”

唐凛轻微地挑了一下眉。

祁桦很聪明,并且自我调节能力极强。他一开始被揭开恐惧,情绪有明显的波动,可在短短两句交谈之后,他已经完成了“认命——自我解嘲——主动配合得摩斯聊天”这一系列过程。

前面那么多被得摩斯判了死刑的人,基本都是这一转换过程的失败者。

即便是通关了的,像下山虎、丛越,其实也没真的成功完成这一态度转换,只不过他们用其他方面的闪光或者机缘,进行了综合弥补。

“虽然你的奉承不是很高明,但我喜欢。”得摩斯被阴云笼罩了多时的俊美脸庞,终于转晴,“那就让我们长话短聊——”

“挪用公款,被平日常受你欺压的下属举报,卖了房子还钱给公司,才避免了牢狱之灾。但工作玩完了,也不可能再有其他公司要你,你把所有的压力和不甘都发泄给了老婆孩子,于是老婆和你离婚,孩子也没判给你,最后你潦倒得连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得摩斯像在按流程读一个背景故事,语调抑扬顿挫,却机械得毫无情感。

祁桦的身体重又僵硬起来,很明显内心正遭受新一轮冲击。

“就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被卷进了这里。”得摩斯在此处暂停,温柔的目光像毒蛇的牙,死死咬住祁桦。

这才是得摩斯。

你态度好也好,坏也好,配合也好,抵抗也好,他终归要把你剥光,剥得一丝不挂,剥得无所遁形。

祁桦最终顶住了。

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只是沉默着自我消化。

眼看着他僵硬的身体,又稍稍放松的趋势,得摩斯忽然又加了一剂猛药:“你的文具树很有趣。”

祁桦猛然一震。

得摩斯视若无睹,自顾自继续:“[画皮],能随时随地变成任何人的模样,包括声音,用来打探消息或者偷袭,再好用不过了。”

祁桦咬紧牙关,似乎想笑,可没笑出来,最终成了一个略有些扭曲的怪异表情:“都被你抖落出来了,再好用也没用了。”

得摩斯装模作样叹口气:“是啊,[画皮]最大的优势,就是被欺骗着的‘无意识’。大部分人在面对熟人的时候,都不可能去想‘这个或许是假冒的’,哪怕对方露出了明显破绽,他们也会从对方的遭遇、心情等其他方面去自我解释。这一‘警觉盲区’,就是[画皮]的生存条件。但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了,有这样一个文具树,可以让使用者伪装成任何人……”

“那它就是层一戳即破的纸。”祁桦打断他,替他说完。

得摩斯没料到祁桦会主动抢过话头,目光变得玩味。

祁桦静默着,任由他看。

得摩斯忽然笑了:“像你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最大限度运用权力和能力的人,本就不该在外面束手束脚。恭喜,你现在找对了地方。”

祁桦第一次彻底松弛下来。

他知道,他已经……

“通过。”得摩斯淡淡给了结果。

这并不是一场严格意义上的“交锋”,因为祁桦把大部分冲击,都在内心里自我化解了。

但也正因为这样,众闯关者对他的通关,并不意外。

两次冲击的自我吸收和转化——一次是不敢回现实的恐惧,一次是[画皮]暴露的恐惧——是他获得通关的决定性因素。

神殿中的考核看到现在,再迟钝的闯关者,对于“通关诀窍”也多少捕捉到一些规律。

面对恐惧,越容易情绪激动的闯关者,越容易被判死刑。

而面对得摩斯,越放肆的闯关者,反而容易获得通过。

但情绪,不是你想平静就能平静的。

放肆怼守关人,也不是谁都豁得出去的。

祁桦做不到后者,却很好地完成了前者。

“别急着走,”眼看祁桦要转身去后方的通关者阵营,得摩斯慢悠悠地叫住他,“我还有一句临别赠言你呢。”

祁桦回过头来,目光疑惑。

得摩斯微微前倾,凑近他:“我认识一个和你拥有一样能力的人,并且全世界都知道他的能力,但他的战斗力,可从来不是一戳就破的纸……”

守关者撤回身体,缓缓抬眼,看向后方所有的通关者。

“我说这些,是希望你们不要误会。你们能通过,只是因为你们符合了通关标准,但千万不要幻想自己有多强。”

因为虫子,就永远只是虫子——得摩斯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这句话。

“下一个。”守关人耸耸肩,随意地绷紧气氛,又随意地将气氛拉回,轻佻的视线挪到仅剩的唐凛和白路斜身上。

白路斜上前半步,占据了守关人全部视野,毫无顾忌地打了个哈欠:“你再慢点,我要睡着了。”

得摩斯静静看了他片刻,说:“如果你再对我发动文具树,我就不客气了。”

白路斜“呀”了一声,凤眼笑得无辜:“被发现啦?”

得摩斯不屑地轻哼:“[孟婆汤],让人三分钟内记忆空白。”

孟婆汤?

众闯关者心里一惊,这文具树犯规啊。想要攻击谁,直接让对方失忆,趁其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进行攻击,简直没有失败可能。

唐凛总算知道竹子和南歌是怎么丢的颈环了。

恍惚状态下被抢,抢完了又因为还在“三分钟内”,被抢的记忆也会消除,所以他们只记得遇见白路斜,等回过神,颈环没了,白路斜也没了。

影响“记忆”的文具……

如果记忆可以被消除,那升到更高级的文具树之后,是否也可以恢复?

这是一个很大胆的设想,但未必不可行。

唐凛下意识看范佩阳。

果然,范佩阳紧盯着白路斜,眼里闪着的光,极亮。

“你的文具树,对付闯关者或许无敌,”得摩斯继续道,“但用在我身上,就是找死。”

白路斜一点不恼,甚至还有股求知的热情:“那几级文具树,用在你身上不是找死?”

得摩斯第一次遇见问这个的闯关者,颇为新鲜,难得好脾气地给了回答:“至少五级以上。”

白路斜却不罢休:“那几级文具树,可以把你弄死?”

得摩斯:“……”

众闯关者:“……”

什么叫自己挖坑埋自己,请看得摩斯。

这个群众喜闻乐见的问题,守关者没给与回答,因为在下一秒,得摩斯就无耻地发动“窥探”,白路斜一个恍惚,安静下来,自然也无法再追问。

得摩斯进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白茫茫。

他甚至都不能确定,这究竟是不是白路斜的内心。

什么都没有。

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云,没有风,没有深渊,没有恐惧,也没有任何一种活物的身影。

就是一片虚无。

无尽空旷,无尽苍白。

得摩斯伫立其中,一时茫然。

一个人,一个再没有感情的人,心里至少也会留些过往回忆的片段影像,哪怕只是客观记录。

但这颗心不是。

无爱,无憎,无惧,无怖。

它是空的。

“喂,你到底看出什么没有?”遥远的不知名处,传来白路斜不客气的催促。

得摩斯一怔。

他还没结束窥探,闯关者竟然先醒了。

迅速将能力抽离,得摩斯的视野重新清晰,对上白路斜那张期待的脸。

“我的恐惧是什么?”闯关者漂亮的细长眼眯起,迫不及待地问。

“没有。”得摩斯现在没心情烘托气氛,他比白路斜还想知道原因,“你心里什么都没有。”

白路斜热切的目光迅速降温,毫不掩饰地嫌弃:“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啧。”

他的失望感太强烈,倒让得摩斯抓住了一丝端倪:“你希望我看出什么?”

白路斜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勾起嘴角:“你鬼都没看出来,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得摩斯:“……”

守关者被噎得险些吐血,但血气的翻涌好像也带来了灵光一闪。

得摩斯眼底掠过精光:“你失忆了?”

白路斜笑了:“你还不算太差。”

得摩斯:“被攻击了?一次性文具?”一级或者二级文具树可没有这样强大的效果。

白路斜:“我要记得这些,就不叫失忆了。”

得摩斯:“……”

众闯关者:“……”

逻辑很严谨。

换谁做了这样的攻击,也肯定趁着文具还在时效内,抓紧跑掉。这样等到白路斜清醒,就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锥心三连问。

拥有能让别人失忆的文具树,却最终被别人消除了记忆,也不知该说是讽刺还是宿命。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失忆,也该有个遭受攻击的时间点。

这个很好确定,只要在脑海里找一下记忆的源头就行了。

“你现在能记住的,最早的事情,是什么?”得摩斯问。

白路斜歪头想一想:“地下城,我在一片废墟里悠然苏醒。”

众闯关者:“……”

就是被打晕过去了吧。

得摩斯却不是真的在意白路斜被攻击的事,他在意的是:“所以你记得从地下城到这里的所有事情?”

白路斜莞尔:“你是要替希芙讨公道吗?”

希芙,1/10守关者之一,被白路斜割断了一截头发,还给他盖了章的女人。

得摩斯没理会闯关者的调侃。

他在兴奋。

白路斜或许不记得地下城之前的事,可从地下城,到水世界,他至少经历了两个关卡,内心里却依然什么都没有。

换句话说,希芙也好,自己也好,其他闯关者也好,甚至这两个关卡里所有出现过的危机和惊险,都没能在这个人心里留下一丝痕迹。

哪怕不失忆,这也是一个没心的人。

没有感情,不懂害怕,又乐于战斗,对于上面来说,这是最理想的闯关者。

“不聊了,”得摩斯干脆利落道,“通过。”

白路斜刚要说话,手臂忽然一热。

低头,一个新的徽章,出现在希芙的徽章旁边,图案是一张恐惧的脸。

※※※※※※※※※※※※※※※※※※※※

今天早点更=w=

喜欢子夜十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子夜十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夜十最新章节 - 子夜十全文阅读 - 子夜十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重生90甜军嫂你好毒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黑化大佬太可怕初恋选我我超甜带着城市穿七零万春街重生之炮灰逆袭路她病得不轻重生女配洗白日常荣光[电竞]你好,King先生总统阁下请矜持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我老公是重生的总有颗星星在跟踪我在日本当猫的日子小姐每天在线掉马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她又飒又爽[快穿]雷古白莲花,滚粗!天才基本法重生之彪悍小军嫂念慕顶流崽崽的妈咪又美又飒
完本推荐: 混沌最强者全文阅读继承罗斯柴尔德全文阅读狂妃嫁到:邪皇请接驾全文阅读鸿蒙帝君全文阅读天生特种兵全文阅读校园第一废物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我真是神医全文阅读伐天系统全文阅读寻尸人全文阅读双脑医龙全文阅读黄泉诡道全文阅读恐怖女主播全文阅读大战拖延症全文阅读桃运兵王全文阅读不死炎神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半妖司藤全文阅读鸿蒙神王全文阅读武道人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劫天运万古妖尊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重生之苍莽人生霸天武魂百花大帝陛下因何造反天才狂医睡龙之怒电影黑科技万界带货商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夜阑京华御鬼者传奇入赘龙王末世神魔录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都市:开局冒充外星人卖二手外星航母万古神帝重生九零做团宠洪荒调查员造化神宫我的1978小农庄什么都会的仁王君快穿之反派他想从良大唐第一逆子生命的继续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子夜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夜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夜十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子夜十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