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暖阳 >> 然而另一边

同样的夜晚。黑色的奔驰停在楼道的街角。

车内灯光昏暗,李言握着方向盘,嘴角抽搐的看着副驾驶上撒泼打滚的圭五。

原本应该被送回学校的小五,死皮赖脸的抱住安全带不肯撒手,除非李言同意邀请她去楼上坐坐。

“圭五。”李言的声音冰冷且不耐烦。

被点到名字的某人心里一跳,破罐破摔的闭眼嚷嚷着:“我不管我就是想上去喝杯茶而已啦!”

她心虚的不敢睁开眼,只怕自己承认不住李言的眼刀而退缩。

李言太阳穴猛跳,对着那张无赖又任性的小脸,她真的有一巴掌扇上去的冲动。没办法,有些人就是贱。

见心上人没有动静,圭五心慌的睁开眼,委屈巴巴的拽着李言的袖口,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特别纯良,“言言我就上去喝杯茶,我们不是朋友嘛?”

很好,很懂得合理的运用手中的条件。

都怪宋辞,出的什么馊主意。

李言放弃挣扎了,直接打开车门,拎着包下车。

圭五小眼一亮,嘴角是计谋得逞的得意的笑。

吱呀一声,厚重的防盗门开启,李言打开灯,装修黑白简约的房间亮起。

她侧身,好奇心满满的圭五走了进来,乖巧的站在玄关等着李言的吩咐。

“鞋柜里有新的拖鞋和鞋套,你自己选。”

圭五眯眼笑,傻子才在这个时候选鞋套呢,又不是只来一次。她麻利的换好鞋子,走近客厅,好奇的四处打量着。

公寓是简单的两卧两厅一厨一卫,圭五看了一下,另一间卧室被当做了书房。房间除了必要的家电和家具外,没有其他装饰物了。给人一种空荡而冷清的感觉,像是一座埋葬自己的围城。

虽然早就知道李言单身,但是看到这幅光景,一阵酸软的心疼之感涌上圭五的心头,她紧握双拳,带着轻微的哭腔问:“言言一直这样生活吗?”

李言正忙着待客之道,又是端茶又是奉上仅存的糕点,没办法,生活如此简便,她根本没时间好好享受口腹之欲。乍听圭五的问题,知道她在心疼自己,李言脸色平淡,没有丝毫难过或者不愉。

“对啊。快来喝你的茶,喝完就走。”

热腾腾的绿茶和糕点呈在茶几上,圭五心里很高兴,嘴上却撒娇着:“言言这么急赶我走吗?好狠的心嘤嘤嘤~”

说完还装模作样的捂面哭泣,搞得李言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李言气息一滞,悄无声息的把糕点撤了回去,只留一杯热茶。

圭五赶忙双手挽回,“言言我错了!雅蠛蝶~”

细长的凤眼瞥了圭五一眼,圭五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嘿嘿嘿傻笑着。

李言放下糕点,双手抱肩,不容置疑的吩咐:“赶快吃,吃完回去,别赶不上地铁。”

“诶嘿,还是言言心疼我。”圭五自得的笑,也不管李言的白眼,端起茶杯,捻起糕点送入口中。

“好吃。言言最好啦~”圭五黑亮的瞳孔闪烁着星星。

李言耸肩,转身离开。

圭五家境不错,平日里珍贵的糕点也认得不少,只是这个牌子,这种口味的点心第一次品尝,那种软糯的口感很是不错。

她福灵心至,嘴里因塞着食物而口齿不清,问:“言言~里这个糕点拉里买的呀?”

她吞下口中的食物,邀功的问:“你喜欢下回我带过来一点好不好?”

身处卧室的李言闻言走了出来,原本淡雅的裙子换成了宽松的居家服,而且颜色还是小女生的粉嫩。或许是颜色太过柔和,或许是家居服手感很是柔软,圭五不可思议的看着慢慢走近的李言,现在的她浑身散发着温柔可亲的气息,和白天优雅而冷漠的总经理大人一点都不一样!

圭五双眼冒桃心,一眨不眨的看着李言。

李言心中一阵腹诽,随手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一把砸了过去。

正中某人圆滚滚的小脑袋。

圭五自知被欺负了,捂着“伤口”,瘪着嘴,泫然欲泣。

“有时间卖萌还不如赶快吃完离开。”李言撩过发丝,拿出手机翻阅着信息。

圭五自知不能继续得寸进尺了,加快进食的速度,吃完后还不忘问之前的问题。

“言言~你还没有告诉我糕点哪家的?”圭五胡乱的擦掉嘴边的残渣,靠近李言,一把勾住她的胳膊。

李言抽出一张纸,头也不回的递给了圭五。嫌弃的意味溢于言表。

圭五轻哼一声,乖乖的接过,仔细用心的擦了一遍。

“那是我自己做的。”李言平淡的说,仿佛在说一件普通的小事。

嘴角咧开,圭五傻笑着,一双豆大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李言。

“别自恋。”李言觉得需要表一下态,不然某人YY能力可强了。

事实的确如此,就算李言说别自恋,圭五依旧一厢情愿的认为李言开始接纳她了。

怎么办呢,李言可不打算告诉她真相。那盘糕点,再不吃就要坏掉了。

圭五自觉收到了糖果,心满意足的摆摆手离开了。

临走前她娇滴滴的说:“谢谢我家言言亲手做的糕点,果然言言是爱我的。”

李言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单调的空间又只剩她一个人,茶几上的茶还在冒着热气,似乎证明着刚才有位来客。

李言怔怔的在沙发上坐了会。

她拿起手机,打开微信,赫然看见陈墨给自己的留言。

“暖阳说话了。”

短短五个字,在李言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她连忙换下家居服,拿着包,急急忙忙离开了家。

电梯很快到达一层,门刚打开,踩着五厘米高跟鞋的美人小跑了出去。

她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黑色的奔驰如蓄力奔腾的野马呼啸而出。

李言太急切了,夏暖阳自当年后再也没说过一句话,陈墨说只有她愿意开口,才可能有好转的机会。如今夏暖阳已经迈开了第一步,是不是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她能够再一次看到记忆里温暖的笑容?

李言把心思全部放在了夏暖阳身上,没有看到飞速倒退的街边,有一个瘦小的女孩子对着自己挥手。

那是磨磨蹭蹭还没有离开的圭五。

她在街边注意到了李言的离开,她大声的打招呼,挥手示意,李言目不斜视,擦肩而过。

而且车的速度太快,平日里驾驶风格一向安稳的李言今日像是嚣张跋扈的赛车手。

发生了什么?

圭五心有疑惑,又不甘心被无视,连忙叫住附近的出租车,坐了进去。

她说:“跟上前面那辆黑色奔驰。”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他扭头奇怪的看了圭五一样,没说什么,发动车子跟了上去。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在上海的高架路上风驰电挚。

圭五手中的手机一直显示着李言的电话号码,她面色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先打电话联系一下李言。她也知道,以李言的脾气,绝对会将圭五推得远远地,不让她接触太多自己的内心世界。

圭五叹口气,锁住手机。

司机师傅跟着李言来到了一处高档小区门口,这类监管严格的社区有时候不会让外来车辆进入。师傅突然开口说:“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没关系,进不去我就在门口下。”

“好的。”

门口的保安果不其然的拦下了她们,圭五付了钱,道声谢,下了车。

视线中李言的车已经远去。

圭五咬牙,迈开步伐跑了上去。

李言停好车,步伐急促的走进了别墅。

此时宋辞刚好从夏暖阳的房间离开,她衬衫破裂,裙子褶皱,脖子青紫之色显然,李言心里一惊,连忙过去询问。

“你没事吧?吓到你了没?”李言抓住了宋辞的手,情真意切的关怀道。

宋辞本是想回房换一下衣服,出门就看见了李言,她回握对方的手,摇摇头,语气轻柔,“没关系的,也没发生什么。”

看着宋辞洁白的脖颈现在满是伤痕,淤青遍布,李言咬唇,心有愧疚,不敢看她,“对不起,希望没有吓到你。”

“没事啦,你不要介意。”

宋辞稍微拢住裂开的衣服,问:“陈墨告诉你了是吗?”

“恩,她说暖阳开口说话了。”

“啊。”宋辞拂过额前的发,“也不算说话,只是发出声音了而已。”语毕,又有些无奈的补充道,“而且她现在也睡了,你......”

“没事,我可以调查监控。”

监控?那间房间里有监控?

宋辞想到刚才被压住的事,白皙秀丽的脸瞬间跟火烧了一般。

李言出言解释:“视频不外泄的,安装监控也只是方便陈墨观察暖阳而已,你如果介意的话我可以把那一段删掉。”

宋辞轻咬薄唇,觉得穿的有些单薄了,只是说:“没关系,反正也没什么,你先去看监控吧,我去换件衣服。”

李言点头,上了楼梯,监控室在二楼。

宋辞换好衣服,本想和李言一起看看监控的内容,出来时却发现圭五愣头愣脑的站在玄关处,畏缩不前。

“小五?”宋辞诧异,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过来。

圭五眼前一亮,笑的甜,嘴上也甜,“宋姐姐晚上好。”

像是初次到访的小朋友。

宋辞笑着点头,拿了一双鞋给她,“进来吧。”

两人距离接近,圭五便看见了宋辞脖颈间的青紫,她心下凛然,眉头一皱,沉声问:“宋姐姐你被欺负了?”

宋辞恍然,左手滑过脖间,心中叹气,为明天上班该穿什么发愁,面上一片淡然,“没事。话说你怎么来了?”

依照李言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把暖阳的事情告诉圭五。圭五居然能找到这里,还是跟在李言后面。

想到这里,宋辞瞟了圭五一眼,笑着问:“你该不会是追踪李言吧?”

心虚的某人瞬间低下头,绞着手不说话了。

“喝什么?”

圭五抬起圆润的小脑袋,“普通的水就行啦。”

宋辞就给了她一杯水,两人坐在沙发上。

“宋姐姐这是你家啊?”圭五神色天真的看着宋辞,问道。

宋辞心中一阵笑意,面上不显,她可是快30岁的成熟女性了,怎么可能不懂圭五心中的小九九。

“不是啊。”

“诶,不是啊。那这是言言的咯?”

“也不是啊。”宋辞翘起腿无比淡定,反正有求于人的人又不是她。

圭五两次都没得到明确答复,双眼无比哀怨的看着宋辞。

“宋姐姐和言言关系很好嘛。”

“一般,我是她的下属。”宋辞想了想,坏心眼的补充道:“各种意义上。”

可不是么,不管在公司,还是在这里,她都说得上是李言下属。

圭五被宋辞语气中的神秘吓到了,她咬唇,不再故弄玄虚,直奔主题,问:“言言呢?我看到她进来了”

“大概在楼上吧。”宋辞好笑的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五,好心的出言劝道,“我说你应该担心一下自己,你跟着李言到这边,她等会下来了,你有的受。”

圭五心中一虚,嘴上偏要逞强,“我看言言神情不对,只是过来看看,反正又没什么。”

等等,李言夜里神色匆忙的赶到宋辞这里,半夜三更,孤女寡女,宋辞脖子又是一片青紫。圭五心中凄凉不已,已经幻想脑补出了一部大戏。

宋辞看她惶然的神色,就知道她想歪了。翻了个白眼,也没想解释什么。

有什么好解释的,这种事越解释越乱。而且等会李言就会下楼,替她收拾圭五。

果不其然,下楼声响起,两人均是抬头看着缓缓走下的李言。李言面沉似水,凤眼里是千年寒冰。

唉,可怜的小五哟。

宋辞暗叹,悄悄的远离了斗争中心,站到一旁看戏。

“言言,我。”圭五一看李言的神情便知不妙,慌乱不已,刚想开口解释。

李言毫无感情的话打断了她,“谁让你来的?”

“言言我在路边看到你了,你开的太快我担心你。”圭五紧张的解释。

李言勾起嘴角,只是怎么看都是冷笑,她红唇轻启,语气低沉,那是内心世界被侵犯的恨和恼怒。

“你跟踪我。”

这四个冰冷而没有温度的字,把圭五打入深渊。

她眼前一黑,站稳后瞬间落泪,“言言,我只是关心你......”

“那我还要谢谢你了。”刻薄的话在此时吐出是那么的流畅。

语言是无比锋利的尖刀,圭五在这一刻深有体会。

大颗大颗的泪水落下,圭五哽咽,“言言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只是不放心你,你不要生我气。”

真是楚楚可怜。

宋辞叹息,只可惜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丝毫不能打动李言。

她的心,早已经因为暖阳的事,而坚硬无比,水火不侵。

抽泣的声音不绝于耳,宋辞突然想到屋内的某人,再看看面若冰霜的李言,决定伸出手帮圭五一把。

“李言,她还在睡觉。”

圭五会吵到她的,你就饶了圭五吧。

李言心领神会,语气不复之前的冷漠,“你不要哭了。”

会吵到她。

圭五当即停止了哭泣,满面泪痕。聪明如她自然也听懂了话外音。

“对不起......”圭五低下头,咬牙忍着泪,再一次道歉。

李言流露出疲惫的神色,她按揉着头部,说:“不要再来了。”

不要打扰到她是么......

圭五苦涩不已,点头应允。

李言不想再多说什么,转身进入一间房。

宋辞递过去一张纸。

圭五接过,擦掉了泪痕,“谢谢宋姐姐。”

宋辞见她可怜,柔声道:“赶快回去吧。”

圭五转身就离开,宋辞送她到门口。

外面月色清凉如水,微风拂过,散去了不少圭五心中的伤感。

“宋姐姐。”圭五咬咬牙,问出口,“她是谁?”

那个在言言心中如此重要的人,是谁?和言言,又是什么关系?

宋辞拈花笑佛般不语。

“不可说?”

宋辞点头。

“言言喜欢她?”

宋辞勾起唇角,笑的神秘。

“可是她不喜欢言言对不对?”圭五心中的希望重燃,她突然意识到如果那个人也是喜欢言言的话,那么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宋辞不为所动。

“这栋别墅是言言买的,你和那个人住在这里是不是?”

“你和她是情侣么?”

“言言为什么今晚急匆匆的赶过来?”

“她为什么不想让我再来这个地方?”

圭五如炮弹般连续发问,掷地有声。

可惜宋辞悠然淡雅,笑而不语。

“宋姐姐~”圭五咬牙跺脚。

“你该回去了。”宋辞笑着说。

圭五突然感觉有一道万丈深渊隔在她和宋辞之间,她是这一端的人,宋辞和李言是那一端的人。

她们无意过来,也无意让圭五过去。

只要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

喜欢暖阳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暖阳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暖阳最新章节 - 暖阳全文阅读 - 暖阳txt下载 - 十凉的全部小说 - 暖阳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相爷要刷存在感穿成年代极品他亲闺女暖阳光在云那边豪门崛起:重生千金是学霸闪闪知我意美女日记之离歌笔说你暗恋我[重生]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合租恋人:恶魔的呆萌女孩圣樱学院:王子的专属甜心暖阳贵少来袭:丫头,乖一点暗恋成习惯终于等到你山庄谜影你不喜欢我这样的?亲爱的涂山君掠战独占忠犬暖玉他的小猫爪他说她是丁香花校园功夫女生命拔节之时我的老师不爱我桃李不言gl
完本推荐: 嗜血邪途全文阅读哥哥,不可以全文阅读张三丰异界游全文阅读机甲战神全文阅读妃嫔这职业全文阅读邻家闺蜜爱上我全文阅读我不成仙全文阅读火影之虫族崛起全文阅读下山虎全文阅读都市真仙全文阅读九剑灭魔全文阅读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文阅读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全文阅读非职业半仙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宗师全文阅读我是大土豪全文阅读修仙小农民全文阅读死亡讯息全文阅读极道宗师全文阅读明末强国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玩家超正义全能千金燃翻天变身最强病弱少女千年迷局之修仙汉祚高门第一狂婿我的影子会挂机许你万丈光芒好神兵记忆原始大厨王大唐逍遥驸马爷花都巅峰狂少儒道至圣机缘下神女傲九天孙猴子是我师弟无疆快穿:全能女配修炼中木叶赌神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娇术名侦探世界的警探南明第一狠人极品全能狂少我要做球王青梅竹马陌路相拥逆天丹帝国漫的世界一剑独尊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暖阳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暖阳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暖阳txt下载手机版 - 十凉的全部小说 - 暖阳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