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沙中文 >> 狼督军 >> 第429章 :冯玉祥害主

第429章 :冯玉祥害主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他们不是帝王,说不得辞庙,只不过将三十年来辛苦经营的东西白白给了别人了罢了!不,不是给,是送,这样想想,还有一份淡淡的人情,只是想起这三十年前老,从孤身一人一无所有到威震天下,气吞中华在到基业拱手让与他人,这三十年的岁月到底是怎样一个脚步一个脚步迈过来的呢?曹锟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耳边传来悲怆的北洋第三师的军歌,眼泪一不留意便顺着发烫的脸流了下来。

东瀛啊,东瀛,往日以你为目标激励士气鼓舞官兵保家卫国,谁知道今日却你一句话便让爷们下了野,当真可以啊,若是老子有东山再起之日,兵锋所指必是东京!

吴佩孚这样想着,手上的马鞭也卷着风地抽打着马车,似乎前方的马便是害的自己仓皇辞庙的东瀛人,马一再吃痛地向前奔驰着,两边树林呼啸而过,车帘也呼呼做声,此情此景吴佩孚不禁想起战场驰骋的日子,忍不住小声地呜咽着,好在马很快,呼啸之中将他的呜咽之声一一掩去,前方便是任丘,过了大城,抄近路走静海,用不了一个小时便是天津了。

“子玉,你进来歇一会儿,老子也赶赶车,松快一把!”

曹锟嘶哑地说道,这一路上他几乎将半生的泪水都流干了,若在不让他干些什么,他几乎要发狂了。吴佩孚还想推辞,却拗不过曹锟,只得说道:“三爷,那就辛苦你了?”曹锟抡起马鞭使劲儿朝着空中一甩,累着嘴笑道:“你听这声儿,这玩意儿咱爷们儿还没有撂下吧,哈哈。”吴佩孚见了赶紧往车厢里钻取,若是再慢上几分,曹锟的笑便不是笑了,自己憋屈着的一腔子的委屈也就包不住了,有倒是不男儿有泪不轻弹,又岂可在自己恩主面前丢了份子。

“子玉。”曹锟突然说道:“常振邦这小兔崽子说不得还真能一统天下,不知道他的天下是怎么样?”

吴佩孚说道:“我国自老佛爷西去,摄政王归政,清逊帝退位,袁大人登基这一出出戏闹得是乌烟瘴气,民不聊生……”

“子玉,袁大总统也是为了国家!”曹锟马上说道。

吴佩孚气不过地说道:“三爷今儿你不让我,我也得说了,不说子玉我心里不痛快啊,当年若不是袁大总统要当什么皇帝,逼走了蔡锷,闹得咱们北洋支离破碎,否则就凭咱们北洋这一帮子老兄弟的本事也不至于让东瀛人猖狂到这种地步,当着是可忍,孰不可忍!”

曹锟长叹一口气,道:“不可忍,也得忍!咱们现在是鸡蛋,人家是石头,不认还能干什么?还记得你劝我时,孔圣人就说过,为了国家好,便是十世之仇,都可以报复的,怎么转眼之间你自个儿就不认账了呢?”

吴佩孚被他这么一说,这就很尴尬了,张了张嘴,最后长叹一口气,道:“说别人是一回儿事儿,可是轮到自己身上又是一回事了。子玉愚钝让三爷见笑了。”

曹锟笑了笑,却叹气道:“其实何尝你心里不舒服,老子心里也不舒服,恨不得找个人出出气才好,否则光是憋都要讲人憋死啊!”

吴佩孚道:“还望三爷留有有用之声,以待他日征战沙场与东瀛决一胜负!”

曹锟笑了,道:“你说常振邦这小子要是统一了天下之后,是耽于享乐从此以为天下无事,还是忍辱负重,二十年后与东瀛抬头相见呢?你与他打过交道,又打过仗,不妨说说看。”

吴佩孚想了想,道:“东瀛人要将常振邦下堂陆夫人,迎娶东瀛人。”

曹锟大吃一惊道:“干他娘的,这小子的命怎么这么好?老子都忍不住寻思这事该不是他们赣系挑起来的吧!”

吴佩孚道:“三爷,你以为是好事儿呢?”

曹锟道:“娶媳妇不是好事儿?小登科啊!还他娘的是个东瀛女人,以后他们的关系就近了。”

吴佩孚道:“也不尽然啊,三爷!这女人还好说,可是东瀛人还要求他的几个小孩子一起去东京读书,打算从下奴化这些孩子,你说常振邦的妻儿都被东瀛人弄了,他心里会好受?”

曹锟闻言哈哈大笑道:“这常振邦怎么这么倒霉,老子好歹只丢了点军队,这小子却是输了整个家业,当真是倒霉。”

他的笑声七分豪爽之中到有三分解脱,他以为自己是最倒霉的,将三十年基业拱手让与他人,现在看来常振邦才是最郁闷的,半个中国的家业联通妻儿老小都掌控在东瀛人的手中,像一条戴了狗链子的藏獒,任你再如何的凶猛也逃不脱脖子上铁索的束缚,这样的他绝不会一统天下之后耽于享乐,说不得还真有和东瀛人二十年后抬头相见的一天。只是笑过之后他心中不免有些伤感,天下第一大军阀常振邦尚且如此,别人又能如何?西南叛逆便是在东瀛人的支持下撑起来的,东北奉系如今更是和关东军穿一条裤子的关系,难道中华长城要被东瀛的富士山一节一节压垮吗?他又不禁变得沉默下来,半天才说道:“子玉你说常振邦二十年后能打败东瀛人吗?”

吴佩孚听罢,尝尝叹了口气,道:“难啊,难啊,中国这般大,二十年能傲视东亚,可那东瀛人也绝不会给他二十年时间崛起,只怕二十年不到,东瀛便要发动一场大战打断的中国新兴的道路,或者持续支持东北和西南,让这两块地方不断地和常振邦捣蛋,将中国的元气一点点的消耗掉。不过那常振邦也绝非宵小之辈,他和英法走得近,听说那唐百川最近和美国公使来往密切,合欧洲列强为一股力气,抗衡东瀛对中国的施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货,只不过未来谁也说不定,只希望中国早日崛起吧!”

说话间,便听到周围哗啦啦一阵树林摇曳的声音,那声响如同夏日暴雨,不久,一队杀气腾腾的骑兵拦在了曹锟的马车前面,叫骂着让曹锟停下马车。

曹锟见状不由得勃然大怒,他曹三爷是什么人?直系大统领,也是曾经一言九鼎的人物,虽说如今将一切权利都给了常振邦,可也不是你们这些小兵崽子能够叫嚣的,有道是虎倒架子不倒威,手中马鞭呼啸着使劲儿甩去,马吃痛地嘶吼一声,更是发疯一般朝着前面冲去,前面的那些骑兵大吃一惊,纷纷往后退去,他们也知这马车上做的是谁,上头让他们拦马车,可是没让他动粗,若是伤了这两个大人物,那就得不偿失,上头为人怎么样,绝对是那要拿他们出气的,还不如让过马车,就算上头怪罪下来,大不了挨板子也就是了。

马车飞驰而去,过了这些骑兵,曹锟忍不住狠狠地说道:“常振邦这小子竟敢斩尽杀绝,也不怕坏了规矩?”

吴佩孚沉默冷片刻道:“规矩本来就是被人坏的,只看你有没有本事,不过此时子玉觉得甚有蹊跷啊,以常振邦的为人就算想赶尽杀绝也绝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只怕有人必有用心,想用三爷和子玉我的人头激怒咱们的那些直系兄弟。”

曹锟低头一想觉得当真是这么个理儿,可到底是谁要这么干呢?他还想不出来,毕竟常振出道儿以来的仇人也不是一个两个,就在他想着的时候,吴佩孚从马车内钻了出来,对曹锟说道:“三爷,子玉觉得此人来者不善,断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只怕追兵还会来,不若三爷下车,委屈一下躲在那片玉米地中,若过了今夜平安无事,我再来找你,若是有事,还请你为我报仇雪恨!”谁知道吴佩孚刚说完,曹锟便回头一笑,笑的让他有些渗人,还没待他明白怎么回事,便被曹锟推下了马车,接着马鞭猛抽,如风而去,丢下了目瞪口呆的吴佩孚。

吴佩孚望着远去的马车背影,不觉泪水留下,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曹锟的马车咣咣咣便是三个响头,等他在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的血,头上的土,脸上的泪已经混为一片,肮脏死了,吴佩孚顾不上这些,站起身后,便闪电一般窜进了田地里,朝着前面奔去,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吴佩孚大吃一惊,再次没命儿般的朝着前狂奔而去,半个小时之后,却见那些骑兵押着曹锟的马车远远地过来,就在吴佩孚一边跟着一边寻思着用什么好法子能救出三爷,可是想尽了办法,终究是孤身一人,就在他干着急的时候,大队骑兵部队从身后赶来,看那旗帜,听那军歌,竟然是冯玉祥的军队,他不由得大喜过望,他与冯玉祥虽有过节,但大面上还过得去,如今曹三爷有难,他怎么着也得出手相救才是,就在他想要冲出去的时候,却被脚边的石头咣当一声绊倒,十分狼狈地趴在了地上,却见到曹三爷被骑兵们五花大绑推推搡搡推到了冯玉祥的前面。

冯玉祥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曹三爷,想不到咱们还有相见之日?”

曹锟瞪了他一眼,很是愤怒地说道:“冯玉祥你这是干什么?”

“卑职给三爷请安了?”冯玉祥过去给曹锟打了个千儿,这是前朝的军礼,也是他狼狈不堪之时,被曹锟收留之后所行的军礼。曹锟瞪了他一眼,吼道:“亏你还记得,当年若不是老子收留你,你早就被杀头了!”

冯玉祥一抬头,眸子中迸射出狠狠地精光,道伸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曹锟当场就肿了半张脸,他这才恨恨说道:“老子乃当时英豪,竟然在你这无能之辈麾下当真,想想都觉得羞耻!”说完又是一巴掌,曹锟一口鲜血喷出,两颗牙齿便和血一起落了地儿。

“若老子当初听了子玉所言,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副样子,如此我说老子这无能之辈四个字吧还是不亏的!”

一听他说子玉两个字,冯玉祥忍不住冷哼一声,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上来一脚便将曹锟踹到地上做了弯背大虾米,拔起腰间的军刀狠狠地朝着曹锟身上刺去,点点鲜血喷洒出来,他一边刺,一边骂道:“吴佩孚那个怂蛋算什么东西,也配和老子相提并论!你个不长眼的老混蛋,有眼无珠的狗东西,老子才是北洋的元勋,老子才有资格率先成军,独掌一方,倒是那个酸秀才是买了皮眼,还是怎么的,你竟然让他执掌了第三师,可是那王八蛋又做了什么?除了排挤老子这些个有功之臣还能做什么,西南,东南,东北哪一个他打得过?要是换了老子早就攻克昆明,收复东北,便是常振邦那混球来了,老子也能将他赶下大海,放着老子这般经天纬地之才不用,你用哪个窝囊废,老子真恨不得弄死你才好。”骂完之后,地上的曹锟几乎被他扎成了色子,遍体鳞伤血流满地,好在冯玉祥怒气冲冲之时下手也很有轻重,伤口虽多都不致命,也算手下留情了。

玉米地中的吴佩孚见了,忍不住落下泪来,想要冲出去,却只能拼命地捂住嘴。冯玉祥丧尽天良,他却只能看着冯玉祥残虐恩主,一时之间觉得自己和冯玉祥并无二致。

“拉他起来!”冯玉祥冷冷地说道,兵士们赶紧从地上将曹锟拉起来。

曹锟等着灯泡大的眼睛狠狠地说道:“你从军时候只是破衣烂衫,有两只鞋,一只还没有底儿,皇恩浩荡给你饭吃给你啊钱花,你却造反!袁大总统从兵卒中选你出来当将官,你却和西南私通,老子收留了落难的你,委你于旅团,任你为镇守,督军,以至于老子有今日之劫,是以中国千年以降,未闻有叛其恩主而反加兵戈者,若有的话,也就是你小子了。先杀提携之结义恩兄阎相文,后反提携之主袁大总统。卑劣无耻,神人共愤,远非张邦昌,洪承畴,吴三桂之流可比。贰臣之徒,人所共厌,岂徒旧之恩主乎?君不见承畴入贰臣,三桂遭戮尸?黄天有灵……”

还没待他说完,冯玉祥黑着脸,一刀便看在他的右腿上,曹锟惨叫一声,咣当一声跌倒在地,他的惨叫让吴佩孚心都碎了,捂着嘴巴的手已经被咬出了血,落在地上,可是他所能做的便是忍耐下去以待又朝一日为三爷报仇雪恨,将这个二五仔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拉起来!”

冯玉祥大声呵斥着兵士们再次将惨不忍睹的曹锟搀扶起来。

冯玉祥嘿嘿一笑,道:“老子一直以为你是个不识字儿的粗人,刚才还咬文嚼字的骂了老子,想来是吴佩孚那小子说的吧,他去哪里了?”

“不知道!”曹锟恶狠狠地说道:“你也不想想若是有子玉在我身边,我何至于有今日?”

“既然你不说,老子也不问了,反正他就算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也会收拾他,不过至于你这小子,既然舌头这么好使,那就留下来吧,免得以后是个祸害!”

冯玉祥伸手一把卡住曹锟的下巴,抓出舌头一刀下去,鲜血狂奔,温热的血落在四周,周围的兵士们都惊呆了,曹锟也啊呀一声惨叫便昏死过去。

“弄醒他!”

一个兵士将军用水壶中的水颤巍巍地倒在曹锟头上,冯玉祥看了不解气,一把抢过来铺天盖地的撒了下去,曹锟这才慢悠悠的醒来。

舌头没了的他只能恶狠狠地等着冯玉祥,表示自己的愤怒。

冯玉祥冷冷地说道:“有眼无珠之人要眼睛又有何用?既然这么喜欢瞪老子,那就还是留下来吧!”说着伸手噗噗两声下去,便将曹锟的眼珠子挖了出来,非人的剧烈的疼痛让曹锟再次昏死过去。吴佩孚也被眼前的惨剧活活地吓昏过去。

“将这老废物带上马车,随老子……”还没待他说完,便见一个骑兵驰骋而来,翻身下马到了他身边,道:“报,东南骑兵从后面追来,不知道多少,但绝对少不了一个团。”

“哼!应该是叶举的那小子,老子正愁只有一个曹锟不足以换取张大帅的信任,他来的倒是真好,正真好让老子用他的人头给张大帅做晋身之物。通知兄弟们准备战斗!”

喜欢狼督军请大家收藏:(www.jszw.net)狼督军金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狼督军最新章节 - 狼督军全文阅读 - 狼督军txt下载 - 懵懂独狼的全部小说 - 狼督军 金沙中文

猜你喜欢: 三国之刘备军师寒门状元民国军阀长宁帝军狄仁杰传奇极品明君回到秦时当剑客三国之纵横大汉天朝之梦楚汉争鼎超级抗战系统汉乡回到大航海时代疯子司令抗日之浩然正气戏闹初唐将血大明开荒团奋斗在盛唐带着系统闯明末重生药王盛唐小园丁暗铁抗日之最强狂兵唐朝小白领大明领主
完本推荐: 极品都市神匠全文阅读情剑江湖全文阅读女系家族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大吉大利,绝地求生全文阅读机甲步兵全文阅读捉蛊记全文阅读豪门弃少全文阅读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全文阅读地球末世修仙全文阅读十日诡谈全文阅读至尊少年王全文阅读地府交流群全文阅读邻家闺蜜爱上我全文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全文阅读校花的极品老师全文阅读黄河禁忌全文阅读乡村小神算全文阅读农民修神全文阅读末日之丧尸来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天降我才必有用灭魔之影纨绔天医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云的来生我独仙行港片里的卧底冷宫娘娘有喜啦麻烦请叫我上仙鉴宝金瞳通幽大圣一剑斩破九重天穿到民国吃瓜看戏仙宫继承罗斯柴尔德家里有门通洪荒超级锋暴帝霸混在大宋江湖的日子卿非未良人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快穿:女配闪开,原女主要逆袭我有无数技能点超强全能农民凤岭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凌天战尊史上最强手机地图最强医圣

狼督军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狼督军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狼督军txt下载手机版 - 懵懂独狼的全部小说 - 狼督军 金沙中文移动版 - 金沙中文手机站